想要你陪我


楚楚眸子里射出不屑的冷光:“那家伙肯定在盘算我会不会跟他上床。”

男人的目光一动不动,死死地盯着楚楚。

楚楚轻轻踩了白兰一脚。然后,她旋转着手中的玻璃杯,眸子里射出不屑的冷光,阴着脸对白兰说:“那家伙肯定在盘算我会不会跟他上床。”

白兰反过来踢了楚楚一脚,鼻孔里一哼:“自作多情!在深圳这个鬼地方,男人死盯着女人是家常便饭。哪像我们内地,男人多看女人一眼,准保有人说他是色中饿鬼!”

楚楚撇撇嘴:“那我们打赌,他要是不过来……”

白兰嘲笑说:“赌什么赌?赌剥光了你身上这套行头,裸着身子耀武扬威从这大堂里走出去么?”

这话不假,楚楚和白兰目前已经囊空如洗了。那只真皮做的坤包里头,除了一卷手纸、一支廉价眉笔、一只粉盒和一管口红,再也找不到什么东西。两人跨上大理石台阶,推开旋转门,进入大堂之前,白兰抬头望了望楼顶上闪闪烁烁的“新世纪”三字,犹豫着打起了退堂鼓。头顶上的字由霓虹灯管镶拼而成,五颜六色,光亮灼灼,充满了诱惑,也充满了高傲,对窘迫潦倒的她们也闪烁着一种轻蔑。她们一无所有,竖着走进去,就很有可能被横着踢出来啊!来深圳之前,白兰就听说这儿已经西化,是富人的天堂。来了深圳之后,所见所闻给她们的感触更加深刻。白兰轻轻碰了碰楚楚的胳膊,那意思是在征询楚楚进还是不进。

楚楚牙关一咬,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进!”

毕竟底气不足,英雄气短,楚楚的眼角悄悄湿了。

拿到毕业文凭当天晚上,她们坐在拼命晨读过的校内湖畔,望着天上疏朗的星星和银盘般洁净明亮的月儿,抒发了一通感慨:终于熬过来了!

白兰问楚楚说:“我们去深圳会成功么?”白兰细细的声音还透着紧张和怯意。当然,她听到了草丛中泪珠碎裂的声音。她的心在伤感中挣扎了一下。

楚楚说:“

恶俗男人一惊,脸一下笑成了一朵花:“哟哟哟,原来是东方大哥,小弟我有眼无珠,还望大哥海涵。”说着头一偏,冲身边攥紧了拳头的哥们大喊:“别愣着了,都他妈的给台上小姐献花去,让她接着唱!东方大哥爱看草原,咱们谁也别想去黄河!”

幽了一默,大厅里响起一片哄笑,楚楚却没了再唱的兴趣,她一语不发地下了台,回到了白兰跟前。白兰说:“楚楚,我们走吧。”

楚楚在心里问了声:我们能去哪儿?

楚楚黯然的神色就如冬日里暗灰的天空,一股股寒流直往白兰心底里钻。眼前的楚楚还有将石子踢进湖中的豪气么?社会毕竟不是学校。租住的房子已经退了,现在连住的地方也没有了。她和楚楚能去哪儿?如果再不找到工作,明天早上只能喝自来水了!

楚楚还是一声不吭。说真的,她绝望得直想大哭一场。

“二位小姐,”东方雄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她们跟前,微笑着坐了下来,将一沓钞票搁在桌上:“这是五千,我不施舍,写个借条吧,以后还我。”

楚楚和白兰谁也没有接腔。静默中,东方雄从胸前口袋夹出一张设计和印制都极为简单的名片放在桌上,然后四指压着,推到了钞票跟前。楚楚用两根嫩葱般的手指拈起名片,上面仅仅写了一句话:一个曾经到处飘泊现在仍然飘泊的游子东方雄。

楚楚禁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这是一张名片么?未赴深圳之前,她听人说过,深圳的总经理多如牛毛,掉一片树叶可以同时砸倒三个。东方雄干吗不冠一个吓人的头衔?

桌子底下,白兰的脚悄悄伸过来,惊恐地顶了顶楚楚的脚尖。楚楚如梦初醒,表情一下子严肃了:“东方先生,您如此慷慨,我们有点不知所措。我想您一定是有目的,不管是好是坏,我们都必须明白。”

白兰抓着那札钱,推回东方雄面前。

东方雄皱了一下眉头:“你们认为我是乘人之危,图谋不轨?”

白兰说:“请别误会,东方先生。我们是觉得这钱来得不明不白,我们拿着也不放心。古人说,廉者……”

“不受嗟来之食,是吗?”东方雄哈哈一笑,“二位小姐真是傻得可爱。告诉你们,深圳不相信任何人的眼泪!当你们的肚皮受到饥饿的挤压而疼痛的时候,绝对再没心思去默念那些陈腐的人生哲学。”

笑声像锋利的刀剑,刺穿了楚楚的心。她冷峻地看了东方雄一眼,一甩瀑布般美丽的长发,说:“白兰,我们走!”

白兰阴着脸也站起了身。

楚楚和白兰的目光就像刀一样,一左一右架在了东方雄平静的脸上。恶俗男人一下瞄到了这边的场景,狞笑着几步纵了过来,朝东方雄挤眼谄媚:“大哥,这俩妞惹毛了你?”

东方雄不动声色:“没你的事,走开。”

恶俗男人自讨没趣,嘿嘿干笑两声,走了。东方雄慢悠悠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过塑彩照,用食指和中指夹着,递给了白兰。白兰惊得一下窝圆了嘴,照片上是个女人,女人就是楚楚,要不就是楚楚的孪生姐姐。白兰将照片递给楚楚。满腹的疑虑一下蹿到了楚楚脸上,两道修长如柳叶的眉毛也耸了起来:“哪儿偷拍的?”

东方雄正了脸色:“这是我未婚妻柳叶。”

东方雄明亮的瞳孔一点一点暗了下去。他长叹一声,全身痉挛着低下了脑袋。

楚楚和白兰交换了一下眼色。

本故事地址:http:///xiaoshuo/22758.html

东方雄慢慢抬起头,久久地凝视楚楚,暗淡下去的瞳孔深处透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忧伤。聪慧的楚楚似乎明白了一切,她莞尔一笑,说:“东方先生,我想您一定遭遇了不幸?”

东方雄一声苦笑:“你很敏感。前不久,柳叶驾车去广州,途中不幸遭遇了车祸,死了。而她身患绝症的父亲躺在医院。柳先生是我的恩公,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光里,我不能让他承受失去爱女的打击……”

白兰迫不及待惊叫起来:“您想让楚楚扮成柳叶?”

东方雄眼角已亮起泪花,他点点头,声音非常低沉:“没错!当然,这也是一种劳动,而且是一种高智慧的劳动,除了吃住和其它开销,每天付给你600元报酬。”

楚楚不动声色,白兰却忍不住催楚楚接受这个天上掉落的馅饼。楚楚平静如水,说东方雄的良苦用心很让她感动,尤其是东方雄的开出的报酬更让她无法抵抗,她当然愿意作一回“特别”的尝试,但她不能不考虑白兰的生活。东方雄点点头,说白兰不成问题,只要乐意,一样可以住进他安排好的别墅,包吃包住也包开销,但不给工资。楚楚没吱声,拿目光征询白兰的意见。白兰沉吟良久,最后点了点头。

东方雄笑了:“如果女人不值得男人打量,这个女人就根本不配在世界上生存。”

东方雄灵巧地掌着方向盘,一上车就再不说话。白兰坐在后排,楚楚坐副手位置。一栋栋高楼大厦闪耀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形成了汹涌的水流,一股股往后流去,又一股股往眼前逼来。楚楚禁不住偏过头问白兰:“感觉如何?”

白兰说:“疯狂。”

楚楚说:“我倒觉得这很刺激,能够撩起搏击的快感和征服的欲望。在内地,你是感觉不到的啊!内地的生活节奏太慢了。”

东方雄不失时机插了一句:“你真这么觉得?”

楚楚掠了掠被风吹乱的头发,笑了:“当然。”

东方雄说:“小姐,你才跨出校门,过一阵子,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恕我冒昧,你那小巧精致的坤包里还有多少物资支撑?”

楚楚:“你……”

白兰却在背后阴阴地笑了,那笑声冷得像一条蛇,嗖地蹿进了楚楚心底。

三个人再也没人说话。

驶过一段正在大兴土木的路段,宝马往左一拐,在一栋精巧的小别墅跟前停了下来。

东方雄把头一偏:“到了,从现在起,你们就是别墅的主人。”

说着,东方雄递给楚楚一串钥匙。楚楚和白兰刚刚下车,宝马立即调过头开走了,将楚楚和白兰抛在四顾无人的空地中间。

这是一栋砖木结构且装修极为豪华的二层小楼。墙面、地毯、吊顶所有用材都十分考究,楚楚和白兰简直叫不出名来。通往二楼的半旋式楼梯扶栏,用的是能照见人影的镜面不锈钢。一楼的客厅有二十多平米。靠墙角的一组沙发是捷克式的,蒙皮却是意大利进口的纯正牛皮。沙发靠背的墙上,悬挂了一幅荷兰画家特雷克的《带餐具的静物》。

“白兰,”楚楚一下就激动起来,回头一看,却不见了白兰。她们好几天都没痛痛快快洗一洗了,白兰是不是进了浴室?浴室在客厅对面,与厨房紧邻。楚楚推开浴室的门,仍然不见白兰,倒是惊讶地看到瓷质的洗漱台上,堆满了各种琳琅满目的进口化妆品。

“白兰,白兰!”楚楚兴奋不已,冲出浴室,站在客厅中央大喊大叫。

“我在这儿呐!”白兰的声音从半旋形楼梯上滚落下来。

楚楚旋风样刮上二楼。二楼辟了间休闲室,面积同底层客厅一样宽敞。只是室内正墙是一整幅玻璃。五张华美的高背靠椅摆在那儿,在整幢小楼的阔绰和奢华中,精心地点缀出了一种格外庄重的效果。白兰坐在当中的椅内,只现了脑顶上蓬松柔软的一丛黑发。

楚楚过去一看,深圳的夜景全部摄入了眼底。

楚楚十分惊讶:“简直美死人了!怪不得内地人一个劲往这儿闯。”

白兰却不无忧伤:“瞎闯有什么用?名牌学校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满腹经纶,连个饭碗都没人给。”

楚楚说:“兰姐,别这么丧气好不好。我就不相信这儿不属于我们。”

白兰说:“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可算找着了主儿,管吃管住管花销,还每天净得600银子,一个月下来就是一万八?老不中用的要是老不死,你肯定能发大财。”

楚楚说:“你总是不失时机挤兑我,看我不整死你!”

说着,楚楚绕过椅子,扑到白兰前面,压在了白兰身上,不停地挠着白兰的胳肢窝。这是白兰最经不起攻击的弱点,脚蹬手舞间,她被楚楚挠得笑个不停,连眼泪都笑出来了。两人疯闹半天,一起滚到了地板上。白】 兰最后不得不告饶,楚楚才吃吃地笑着停止了攻击。也正巧,就在这时,一楼客厅的电话响了。两人愣了愣,急急跑了下去。

电话是东方雄打来的。拿起电话的时候,楚楚就听到听筒里夹着一个女人的声音。女人在问,东方先生又泡上了哪位靓妞?东方雄小声呵斥,叫那女人闭嘴。跟着,东方雄的笑声传了过来:“还满意么?卧室去看了没有?大背投和影碟机全是进口的,相当逼真。不过,我可告诉你,好些碟子黄得不行,别乱看哟。”

楚楚问:“就这些?”

东方雄说:“明天9点上班,跟我去看柳先生。”

楚楚说:“东方……”

本故事地址:http:///xiaoshuo/22758.html

对方啪的挂了电话。这就,当然不可能完美。不过我要告诉你,在这个地方,完美不是取舍人的标准,金钱才是。人一旦拥有了可以任意支配的金钱,就可以享受别人的尊敬。”

楚楚觉得心底里有一种东西被残酷地碾碎了,但又分辨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

东方雄慢慢端起高脚杯:“楚楚,这个问题我们今后再深入讨论。我想问你,你和柳先生这些日子相处得如何?”

楚楚:“老人很善良,对我也很关心。我甚至感觉他就像我父亲一样。你能不能给我说说柳叶,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

东方雄默然不语,眼里居然泛起了泪光……

宝马并没减速,依然风驰电掣,妖冶女人脸上漾起轻蔑的冷笑。

日子风平浪静,但东方雄在酒吧感人至深的泪光老是在她眼前闪烁。东方雄的爱情真那么高洁?楚楚常常自言自语。

白兰十分疑惑:“楚楚,你经常把东方雄挂在嘴上,是不是动了凡心了?”

楚楚的目光一下逡过来:“怎么可能?”

问话的工夫,楚楚脸色禁不住红了一红。她坐进沙发,翘起一只圆润可爱的长腿,轻轻抖动,借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白兰觉得很有趣,脸上漾开了一圈一圈的笑。楚楚瞥了她一眼说:“笑什么笑?白兰,难道你已经满足于这种养尊处优的生活了吗?”

白兰说:“我不满足,可我也没太多的奢望。”

楚楚道:“不要忘记,东方雄养着我们是他有求于我们。一旦老人两腿一蹬,我们又会有麻烦了。”

白兰说:“这我知道。你说,如果我们不像鸟儿一样闷在这精致的笼里,又该往哪飞?”

楚楚紧抿了嘴,闭眼想了一会,突然挺身站起来:“和东方雄说说,请他帮忙给想想办法。”

楚楚是个想了就要干的女人。她急匆匆奔到电话机边,抓起话筒,刚想按键,又停了下来。东方雄的电话号码呢?她问正瞅着她的白兰,白兰笑着说:“你问我我问谁?那名片不是只给了你一张么!”

楚楚哑然失笑。那天,她陪东方雄去医院看望了柳先生,晚上睡的时候觉得纳闷,就翻出东方雄的名片看。一个曾经到处飘泊现仍然飘泊的游子!多么别出心裁。她看着看着就想,要是自己有一天也成功了,倒很值得借用这个有意思的创意。后来想困了,她将名片随意塞到了枕头底下。楚楚急忙走进卧室,从枕头底下把名片翻了出来。

先拨办公室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中音,很甜美也很有礼貌。女中音告诉她,老板谈生意去了,如果有事,她可以转告。楚楚说了声“谢谢”。接着又拨东方雄的住宅电话。接电话的仍然是个女人。这女人声音很软,嗲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女人说东方雄先生两天都没见人影子了,她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突然,她反问楚楚是谁,是不是东方雄先生新爱的美眉。楚楚顿觉恶心,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接下来她又拨东方雄的手机。手机关机。楚楚没辙,只好又拨通了办公室的电话,告诉女中音说她叫楚楚,让东方雄晚上8点打电话给她。

白兰瞧楚楚一连四次都找不到东方雄的懊恼样子,觉得很是滑稽,忍不住就乐了:“运气还不错呀。”

楚楚白了她一眼:“是我一个人的事?走吧,上街逛逛。”

白兰没动:“要是东方雄打电话过来……”

楚楚头一昂:“他谈生意去了,一时半会不可能有电话。”

两人并肩走出别墅。一走下台阶,楚楚说“等等”,转身又开门进了别墅。过了好几分钟,她才重新出来。白兰愣愣,突然叫了起来。原来楚楚脱掉了白裙子,换上胸前缀着桃花的真丝连衣裙出来了。

白兰心里一动:“你不是最喜欢白裙子么?”

楚楚动了动嘴唇,什么也没说,只是推了白兰一把。

深圳的大街拥挤而热闹,充满了噪动和喧嚣。这个从一个小渔村发展而来的城市,不仅早就成了国内关注的焦点,而且成了世界瞩目的对象。内地很多文化水平很低的打工仔来了,不少学富五车的学者名流也纷纷跳槽来这儿做起了淘金梦。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南腔北调。欣赏着这道独特的风景,楚楚心里就涌起一股想欢呼的热流。她觉得总有一天,自己也会融合进去,成为这种文化和这道风景的真正推进者!

本故事地址:http:///xiaoshuo/22758.html

兴致很快被饥饿替代。楚楚突然觉得两腿有点软了,抬头往前一看,正好看到前面有幢大厦正在施工。安全围栏跟前,好几部工具车装了饭桶菜盆正向打工仔们卖盒饭。

楚楚用肘子顶了顶白兰:“肚子饿不饿?”

白兰肚子里也闹起了革命,说:“转了老半天了,怎么不饿?”

楚楚说:“吃盒饭。”

白兰一惊:“天,你这身打扮像吃盒饭的么?别把人吓着了。”

楚楚横了她一眼,从肩上取下坤包,摸出10元钱,然后将包递给白兰。身子一晃,人已经到了买饭的人群后面。打工仔们一身泥水一身臭汗,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把她推过来撞过去。楚楚一点也不顾忌。挤到工具车跟前,楚楚已是大汗淋漓。售饭的小伙子很是愕然,愣愣地瞅着她:“你……也、也买盒饭?”

楚楚恶狠狠瞪他一眼,说:“不买饭,挤着好玩?真是——”

小伙子口里连连应着,急忙打了饭给她。楚楚好不得意,举着饭盒又挤了出去。刚刚站到白兰身边,东方雄的宝马“呼”的一声驶了过去。开了车窗的后座,一位妖艳的女郎扫了她一眼,脸上漾起轻蔑的冷笑。楚楚没注意她,赶紧朝前面招手。可宝马并没减速,依然风驰电掣,开得比赛车还快。

楚楚愤怒得跺脚舞手,最后竟然将辛辛苦苦买来的盒饭扔在脚下,还咬牙切齿地踏了几脚。一位中年妇女微笑着晃了过来,臂上箍着“卫生监督”的醒目袖圈。她指指一地狼藉的盒饭,从小本本上咔嚓撕下一张票据:“小姐,罚款一百元!”

楚楚愤怒得尖叫:“没钱,没钱,我没钱!”

中年妇女皱了眉:“没钱?要真没钱,那就跟我去市容管理办公室。不过,看你这身行头,不像是个没钱的呀。要真去了那儿,一百元还走不了哦。”

白兰吓得不轻,赶紧打开坤包,把大大小小的碎钞集在一起,才五十七块七。中年妇女这才高抬贵手,说你也不像耍奸耍滑的刁民,就五十元结了案吧。不过,可不给收据。

挨了这一“刀”,楚楚逛街的情绪随风而逝,只好和白兰忍着饥饿的折腾,一步步捱回了别墅。进门时,已经是8点17分了。好在冰箱里还有冷藏的扎啤和点心,两人把东西取出来,开始狂嚼豪饮。肚子刚好喂饱一半,东方雄的电话打了过来:“我说楚楚,你们下午到哪里去了?”

东方雄的口气很硬,可以想见他对楚楚擅自外出很不满意。

楚楚回想起宝马载的那位嘴唇血红的女人和她招手呼喊东方雄却没刹车的情景,心里的恼怒就冒了出来。刚想发火,转念一想又把火压了回去。东方雄是她什么人?临时雇主而已,他想干什么,她管得着吗?

楚楚自我解嘲,扑哧一声乐了,说:“呆屋里闷呀,跑大街上闲逛去了。”

东方雄问:“去了哪儿?我驾车跑遍了深圳,也没找着你们。”

楚楚存心要刺激他一下:“没见着哇?我们可是看见你了。你后座上不是捎了个精浪的小姐,还冲我们撇嘴呢。”

东方雄顿了一下,笑了:“那可是我最得力的公关部长。我说楚楚,你是不是吃醋了?”

楚楚一愣,扬了头,爆发出一阵开心的大笑:“我吃醋?犯得着吗?你就是玩遍天下美女,我也不会发嗲呀。”

东方雄软了声音,说:“你嘴真损。得,别贫了,当时你们在哪?”

楚楚想了半天,也说不出地名,只好说了一下她买盒饭时周边的情况。东方雄马上告诉她,那新建的大厦就是他承包的,造价5千多万,他想再让对方放点血,增加投资,下午花了3万在距大厦前两百米的“梦情人”大酒店请了两桌。除了对方的人之外,他还请了几个方方面面有头有脸的朋友。当然,他想借此机会把楚楚和白兰介绍给他们,为她俩今后的发展做一个美好的铺垫。可他没想到,打电话到别墅找她们,却没人接听。他只好开了车到处寻找,最终还是失望。

听着听着,楚楚的眼圈就有点红了,默默地咬紧了下唇。

楚楚一沉默,东方雄急了,赶紧问:“楚楚,你怎么不说话?”

楚楚苦笑:“我在惋惜。”

东方雄说:“没关系,机会还会有的。告诉我,你留电话给秘书,有什么事?”

楚楚说:“我和白兰是来闯世界的,却让你装进笼子里养了起来……”

东方雄笑了,道:“楚楚我告诉你,白兰可以考虑让她走,你暂时还不行。对了,老头子有话过来,让我俩明天去看看他,你准备一下吧,还穿那件杏黄的连衣裙。”

楚楚低头一看自己的杏黄连衣裙,浑身上下已经给弄得脏兮兮的,连原来的颜色也难以分辨了,尤其靠近桃花的地方还沾了一块难看的油渍。

打完电话,她把东方雄有意思要给白兰找事的情况告诉了白兰。白兰高兴死了,扑上来搂着她转了好几圈。两个人疯闹够了,楚楚才钻进浴室,把自己全身上下洗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又把裙子洗好熨得平平整整。一切整理完毕,海关大厦的大电子钟正好敲响凌晨二点。

柳老先生知道自己的日子不会很长了,但一看到楚楚,立刻高兴得伸出了手臂。他说他已经完全把楚楚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只要见到了她,心里就会升起一股融融的暖意。楚楚说,她也真正把他当做了自己的父亲。家里贫困,父亲为了送她上学,累垮了身体,早就离开了人世。她也渴望得到实实在在的父爱。这一次看望,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离开医院时,东方雄还喜形于色,对楚楚的表演天赋赞赏不已。

本故事地址:http:///xiaoshuo/22758.html

楚楚厌恶地说:“6万,是支付现金还是给支票?”

准8点,白兰和楚楚终于进了“新世纪”。红马甲引她们见了早恭候在那儿的老板。没什么繁文缛节的寒暄,老板就领楚楚去了歌台。地毯依然是猩红色,楚楚却感慨万千。她将麦克风送至嘴边,说:“各位小姐,各位先生,月光浓积了新城,花香迷醇了人心……”

哗——掌声如潮!

老板当场拍板:月薪暂定一万,点歌费另计。

激动中,楚楚舞着嫩藕般白皙的长臂:“为感谢大家,我下面将演唱一首《马儿啊,你慢些走》。”

马儿啊,你慢些走喂慢些走

我要把这美丽的景色看个够……

大厅里一片沉寂。有些上了年纪的顾客抽动着嘴角,控制不住流下了动情的眼泪。红马甲们围过来惊讶地看着楚楚,一个个脸上写满疑问:这么好听的歌儿哪儿来的,怎么从来没听人唱过?老板微笑着频频点头,由此而产生了一个大胆构思:要重新包装曾经昂扬过的旋律。白兰听得如醉如痴。她没想到楚【
·不小心跟高中死对头(01-17)
·《DOVE 融化的巧克力》(01-17)
·数字爱情(01-17)
·配角同样耀眼(01-17)
·也许曾有爱情来过(01-17)

上一篇:爱情的绿叶 下一篇:留一点爱给自己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2-01-17发表于 恋爱故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想要你陪我| 恋爱故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