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艳遇


雨越下越大。赵飞走在雨中,这满是涟漪的世界。汽车飞驰而过,又溅起大片的水花。赵飞走着,雨便越下越大。

这是夏天的雨,而赵飞有一把大伞。他孤独地在积水中行走,于是雨越下越大。

灯火中天地雨雾相连,迷茫朦胧,好在赵飞喝了点酒。他燥热疲惫,这样,雨确实越下越大。

赵飞不知道要去那里,只有闪烁着霓虹的迪吧,他便走了进去。可以避雨,可以再喝点酒。一个性感高挑的女孩儿,将他引到位子上,欢快地问道:“先生,请问要什么酒水?”赵飞就依照那女孩子衣服上的酒水的牌子,点了酒。赵飞看看手表,不到九点,狂欢刚刚开始。一个妖娆的大红头发的女孩儿,大喇喇地过来,大喇喇地坐下,大喇喇地说道:“请我喝酒!”于是赵飞便叫服务生找来杯子,并为她倒满。

音乐渐渐,直至震耳欲聋。各种颜色的灯光还有妖娆的女孩儿们,她们翩翩起舞。面孔白皙的男女服务生稳定地端着各色酒水,穿梭在酒桌间。赵飞看着女孩儿们纤细的长腿,不觉饥渴,就和面前的女孩儿碰起杯来。

忘掉一切,离婚或者得白血病的儿子的夭亡,赵飞放纵地笑了起来,那个妖娆的女孩儿 酒量很好。

两个人喝着,不断地碰杯,不断地一饮而尽。五光十色的灯光扫来扫去,不知那里飞出一些肥皂的泡沫,五颜六色飘飘荡荡。专业的就是不一样,领舞的女孩儿在强劲的音乐中疯狂舞蹈,飞扬着头发扭腰甩臀。

赵飞沉醉在这狂欢的节奏里,有些窒息,但是心情似乎真的好起来了。他甚至将手搭在那红发女孩儿赤裸的肩膀上,随着节奏身子不由自主地跟着打起拍子来。女孩儿毫不在乎地依偎在赵飞的怀抱里,也扭着身体。

两个人都不说话,因为说啥都听不到,音乐声音太大了。过了一会儿,赵飞又叫了些酒,然后两个人就更加紧密地纠缠在一起。

终于到了子夜,那红发女孩儿贴了过来说道:“想不想和我睡觉,走吧,去你家……”

第二天……

赵飞赤裸裸地从床上爬起来,也就看到了旁边那个赤裸裸的红发女孩儿。一时间不知所措,口干舌燥。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昨晚的事情,或者说部分的想起昨晚的事。那个女孩儿蠕动了一下,伸展了胳膊,咯噔一声将床头柜上的相框碰到。那是赵飞死去孩子的遗照,死时刚满五岁。于是赵飞轻轻地将相框拿了过来,小心地放在自己这边的床头柜上。那红头发的女孩儿迷茫地坐了起来,用手抓挠着蓬松的头发,向四下张望,对着赵飞说道:“你叫啥?这里东西南北中?”赵飞有些尴尬,说道:“东,东郊!”于是,那女孩儿赤裸着身体找到了赵飞前妻的拖鞋,便赤裸裸的走到窗帘前伸了个懒腰,飞快地说道:“有早点没有?有新牙刷没有?有厕所没有?”赵飞看着那女孩赤条条伸展扭曲的背影,心中不禁荡漾波澜。他边找衣服,边柔和地说道:“厕所就在隔壁房间,你先去上厕所,其余的我给你找!”女孩随便披了件衣服,就跑去上厕所了。

赵飞慢腾腾地穿好衣服,给那个女孩儿找了一个牙刷,开始做起早餐。此时他的心里犹如开锅一般沸腾。他不知道这个女孩儿叫什么,也不知道这个女孩有什么打算。他想了一会儿便将油炸好的荷包蛋放在盘子里,还有蒸好的馒头。

赵飞对女孩说道:“冰箱里有牛奶,你自己拿吧,给我也拿一瓶。”那女孩儿点了点头,便去厨房冰箱处拿来了牛奶。于是,两个人吃喝起来。那女孩儿一边吃,一边问道:“你多大的,做什么的?”赵飞老实地回答道:“我是自由职业,三十五岁!”那女孩儿咀嚼着油炸荷包蛋,满不在乎地打量四周说道:“操!还是一个大叔。”

不知道为什么赵飞对眼前这个女孩儿有了些好感,他甚至觉得自己和她曾经在哪里见过,于是淡淡地笑着问她道:“你多大了?做什么的?”那女孩儿正打量着四周,心不在焉地说道:“二十一岁,混的,没工作!”她转过头来漫不经心地又毫不在乎地问道:“你老婆呢,上夜班吗,几点下班?”赵飞有些尴尬地答应道:“离了……”女孩儿还是自顾自地打量着四周,她发现了赵飞儿子的照片,大声笑道:“你儿子?真是可爱!”

赵飞的儿子死去了半年,但像拔掉的牙齿,虽然早已经不再那么揪心的痛楚,可裸露的牙床照旧时不时提醒他,那曾经的过去既往。赵飞感伤的但总算是平静地说道:“死了有半年了。”于是那女孩儿诧异而饶有兴致地转过头来,问道:“咋回事?这么小就死了,车祸吗?”赵飞长长出了口气,答道:“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于是,那女孩儿有些惊慌地说道:“不是吧?这么恐怖的,会不会是你装修房子的问题?我没事吧!?”赵飞叹了口气,说道:“不知道,按理说不是装修的问题,这房子装了六七年了!”于是,那女孩儿放下心来说道:“吓死我了,没事就好!”

赵飞有些生气地看着眼前这个浅薄的女孩儿,心里不由得犯难起来,想道:一会怎么把她打发走……赵飞开始懊恼昨天的荒唐,于是对那女孩儿说道:“快吃吧!”但那女孩儿并没有听他的,却扭开了电视,并将频道转在音乐台而且声音很大。女孩儿一边吃饭,一边听音乐,一边说道:“这鸡蛋炸得不错,你手艺真不错呀!”

于是吃饭,听音乐,女孩儿却凑上来神秘兮兮地说道:“这两天和我老爸、老妈吵架了,在你这儿借住几天好不?”旋即这女孩叹了口气可怜巴巴地说道:“不要拒绝我哦!我现在无家可归了。”赵飞觉得这个女孩儿有趣,他便劝她道:“还是回去吧!”又问道:“你爸爸妈妈是做什么的?”女孩皱着鼻子说道:“做生意的!”于是赵飞便不再说话,但他不觉沉醉在这个妙龄女孩儿的无意识所表现的可爱之中。

他问那女孩儿:“你准备在这儿住几天?”女孩儿想了想,合掌向赵飞摇晃道:“一个礼拜好不好?最多一个礼拜。”赵飞听了不再说话,点了点头。于是那女孩儿笑道:“便宜你了!”于是大家将手里的馒头三口两口吃完。赵飞注意到这女孩儿的东西,从手包到衣服、腕表似乎都是名牌。不过赵飞也不能确定,赵飞对这些东西不太清楚。过去他都是老婆包办,现在则几乎是他的母亲包办。

女孩儿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赵飞打开计算机,他是一个自由撰稿人靠写点文字为生。女孩儿把声音调到最大,又不停地换台。赵飞的计算机就放在客厅的阳台上,电视吵得他不能静下心来。他又不好说那女孩儿,便索性用电脑做起别的事情,不久,他无缘无故地找出了自己儿子的相集,那个死掉的五岁的孩子。

儿子永远被定格在五岁的年纪,他永远也长不大了。赵飞不禁想起了儿子刚生下来时的样子,他怎样在产房的手术室等待的情景。为了这个孩子全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的前妻得了产后忧郁症,然后为了照顾老婆孩子——赵飞也辞去了公务员的职位。好不容易孩子长到五岁,又得了白血病去世,其间的痛苦艰难只有赵飞自己知道。赵飞认真地看着相片,回想着孩子活着时候的情景并沉浸在痛苦里面不可自拔。

不知道啥时候那女孩儿悄悄来到赵飞的背后,突然大叫一声,但是并没有将赵飞吓住。赵飞慢慢地转过头来,瞬间女孩儿被赵飞哀伤眼神吓住了,而不再说话。赵飞也没有说话,又转过头去看那些照片。把那女孩儿撂在那儿。但是那女孩儿并不因为冷落而离去,反而如同只小猫般一屁股坐在赵飞的腿上。赵飞只好关闭了孩子的影集,和那女孩儿亲热起来。

你所拥有的是你的身体,诱人的美丽……

赵飞和女孩儿又都赤裸地躺在床上,他的心里一片荒芜。于是扭转头去看那女孩儿,那女孩儿还是照旧的妖艳迷离。赵飞其实很感谢这个女孩儿。这半年来他过得实在是不好,一个人孤孤单单,只有地上爬来爬去的蟑螂与他做伴。赵飞开始认真地思索起有关这个女孩子的事情:作为一个三十五岁的中年男人,他对自己的艳遇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孩——什么要求也没有就和他上床。

那女孩儿疲惫地看着赵飞,淡淡地笑了笑。她亲了他一下,便钻到毛巾被里,不久昏昏睡去。

赵飞没有白天睡觉的习惯,便穿上短裤下了床,他把电视关掉,开始】 静静的敲字,时光于不经意间悄然流逝。赵飞很投入并忘掉了所有的事情。文字意外的流畅,赵飞注意到少了几分自己一贯的忧伤。写着写着赵飞渐渐沉浸虚拟的情节中,他在写一个小说……

过了一会儿,赵飞忽然想起中午饭还没有做,而那女孩儿还在赤条条地酣睡。赵飞悄悄地穿好衣服,有些不忍离去。他欣赏着这女孩儿的睡态——这女孩儿此时睡得很熟,半条胳膊以及一小部分背露在外面,她非常的白净。

想了想,看了看。赵飞走去厨房里,准备午饭。他熟练地在电饭煲里煮好米饭,然后小心翼翼地切着菜和肉。不想发出太大的声音,怕惊醒了那女孩儿的好梦。不久赵飞切好菜,便放在那儿,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在客厅里打开电视看新闻。

赵飞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心里想的全是那个不认识的女孩儿。他还是照旧地不太明白状况,却啥样的想法都有。他甚至天真的有了和这女孩儿结婚或者长期同居的打算,以至于他自己都在笑话自己。这个女孩儿是九一年的小孩,自己比她大一轮还多。固然还做不了她的父亲,却也比她大一辈。

旋即赵飞又想起了许多的道听途说,比如哪里的某男与比他小许多的新娘结婚,或其他诸如此类的事例。赵飞甚至想到了最近最火的关于爱情的传奇“爱情天梯”。那里的男主角就比他的爱人小许多,尽管是姐弟恋,但道理差不多。赵飞开始想入非非——男人比女人大一些也是正常……他甚至思忖起那些尴尬的场面如何应对,比如他提着礼物去女孩儿家交涉、谈婚论嫁。他甚至都清楚地看见女孩儿的父母勃然大怒的表情,将他赶出门外又将他的礼物摔得到处都是。最后自然这女孩儿和他一起勇敢地离家出走,而且此时她在他的建议下已将头发染成普通的酒红或者黄色。

总之赵飞陷入到很久没有的胡思乱想之中,确切的说,自从三十岁有了孩子后他再也没有如此长久的做过白日梦。尽管赵飞感觉很舒服直到最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思想正不受管制的胡思乱想。所以他很快地打住,并且为此感到羞耻,还对着镜子挤出一个干瘪的笑容。就在这会儿,他听到隔壁那女孩儿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紧跟着说道:“操!几点了?”

赵飞决定过去看看,但那女孩儿已经赤条条地走了过来,一边问道:“几点吃饭?”一只手则抓挠着自己的红头发,说道:“妈呀,好多头皮!”赵飞淡淡地笑道:“马上就吃饭,我这就去做。”然后轻轻说道:“你好歹穿件衣服,万一来人咋办?”女孩儿毫不在意地说道:“穿啥,你还有啥没看见的,嘻嘻!”说罢轻盈地赤条条地转了几个圈子。”

赵飞不说话了,便去厨房做饭,那女孩子则跑到厕所里洗起澡来。又过了一会儿,赵飞开始炒菜。而那女孩儿也洗好了,跑到赵飞眼前快活地让赵飞看,原来她不知道从哪里将赵飞前妻的睡裙翻腾出来。于是女孩儿说道:“我像不像大婶?”赵飞边翻腾着炒锅里的菜,边说道:“像谁?哪个大婶?。”于是女孩儿说道:“像你老婆呀!”赵飞一边翻炒着,一边笑道:“不太像!”于是那个女孩儿撅着嘴沮丧地说道:“没她漂亮吗?”赵飞只好说道:“你比她漂亮!”

这样那女孩才高兴一点,于是跑到客厅里扭开了电视,还是声音很大并且照旧地不停换台。

屋子里变得久违的热闹起来,有电视声和炒菜的声音。赵飞感觉很恍惚,仿佛回到了不久以前,那时孩子还在,老婆还在……

那女孩儿不时地跑来厨房看赵飞饭做的咋样,想来她有点饿了……

又等了一会儿,赵飞便招呼那女孩儿过来打饭。女孩儿欢蹦乱跳的,赵飞便指给她看碗在哪里,筷子在哪里。

吃饭的时候,那女孩大声地一个接一个地问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比如赵飞前妻的性格脾气,比如他们是怎么样避孕或者生子,比如他们的孩子得病又是怎样治疗。赵飞耐着性子一一解释,尽管他多少有些不快。

当那女孩儿听到赵飞的老婆也因为生孩子得了抑郁症,不由得大吃一惊而且十分感兴趣,便不停地追问下去。她问道:“生孩子也会得抑郁症呀?她是不是疯了,打人不?”赵飞还没有回答,那女孩儿又接着问道:“那你们为啥不去医院检查清楚,DNA,现在不是有DNA检查吗?”面对女孩儿洪水滔滔似的问题,赵飞一时手忙脚乱,只好说:“医院也检查不出来。”女孩儿看着赵飞眼睛骨碌碌地转来转去,仿佛不能理解,于是重重的叹了口气便不再说话了。最后她又长长地叹息道:“真可怕!”

于是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了,电视机的轰鸣照旧继续,赵飞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女孩子突然产生怜爱,便夹了筷子菜给那个女孩儿。那女孩子兴奋地将碗伸过来,开心地扒起饭来。

此时此刻赵飞对这个女孩儿的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但是很快他否定了这个念头,这个女孩子比他小十四岁,不可能和他认识。那女孩儿忽然很严肃地说道:“你不认识我吗?”这话问得赵飞有些慌乱,仿佛女孩儿窥穿了他的心思。赵飞没有说话,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说道:“吃饭……”

那女孩儿便不再说话,埋头吃起饭来。

时间不疼不痒,昨天的和今早的那一场大雨将世界洗刷得干干净净,树木格外的绿而繁茂。屋子里的挂钟嘁嘁喳喳的走着。风依旧清凉,从窗户里钻了进来,令两个人感到振奋。但无话可说并不让他俩觉得难受,于是沐浴在这夏日清凉的风里继续慢慢地吃起饭来。那女孩奇怪的沉默半响,又抬头看着赵飞有些委屈地说道:“你确定你不记得我了?”赵飞感觉到她话里有话,但又完全的不明白就里,于是还摇了摇头。

那女孩儿便低下头,喃喃自说自话道:“也难怪,我染了大红的头发!”于是她用更低的声音突兀而腼腆地说道:“我平常不染头发的……”

但是赵飞还是不明白这女孩儿说的是啥意思,于是在记忆里苦苦地寻找着这个女孩子,他一句话不说。那女孩儿接着说道:“我过去是长发,黑的,记得起来不?”赵飞还是无话可说,便说道:“嗯!”

女孩儿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我太小了吧,不起眼!”赵飞不吭气,然而终究不太明白女孩子的意思。

很快地吃完饭了,那女孩儿居然跑去帮赵飞洗碗。赵飞有点不好意思,于是陪着洗碗的女孩儿说话。但女孩儿并不说话,只是麻利地洗起碗来,她还穿着赵飞前妻的睡衣。过了一会儿。女孩儿问道:“我像不像你老婆?”但是她并不等赵飞回答,又给赵飞看自己那双细腻娇小白皙的双手,深深叹气道:“干了好多活,我的手都起茧子了!”

赵飞看不出这双手有啥茧子,但觉得女孩儿很可爱,便帮她洗手,又用干爽的毛巾擦拭,并且吻了一下。那女孩儿颇有些感动,低声说道:“不要这样,我都不想走了,不想离开你了!”赵飞叹了口气,说道:“你还是该走的,咱俩差距太大了,我比你整整大十四岁,唉!”那女孩有些不开心,问道:“这也是问题吗?”赵飞认真地点了点头,近乎冷酷地说道:“是问题!大问题!!真正的大问题!!!”赵飞接着说道:“别人会说我,你的家人也绝不会同意!”那女孩儿认真地听着,发出深深地叹息老成地说道:“好吧,就算是个问题!”

于是女孩儿默不作声地走到客厅,继续地看电视,继续地换频道,继续将声音扭到最大声音。赵飞则在厨房里擦拭起油烟机来了,不久他就听到那女孩儿银铃般的笑声。他突然陷入到一种错觉里面,觉得这女孩儿真是他的老婆,一个小小的玉人儿。客厅里那女孩儿继续不断地发出银铃般的欢笑,赵飞幸福的无法语言,就像吸食海洛因样梦幻。

忙完了一切,便回到客厅。他坐到女孩儿对面的位子上,一言不发。那女孩儿坐在沙发上并不老实,还不时变换着坐态,赵飞看着女孩儿心中有说不出感觉。时间静悄悄地流逝,他看着女孩儿修长白皙的腿。那女孩儿似乎有些羞涩,然而又是大胆地不断地变换着姿势。于是赵飞坐了过去,轻轻地抚摸着女孩儿的大腿,而女孩儿则顺势依偎在赵飞的怀里。赵飞将遥控器要了过来,他将电视的声音调小了一些。

屋子里安静了些,甚至静悄悄的,两个人静静地享受着互相依偎的时光。那女孩儿蓬松的红发摩擦着赵飞的脸庞,有些刺痒得难受。女孩儿低声地问赵飞道:“你喜欢我的发型不?我过去是留直发的,也不染成红发。”赵飞简单而真心地说道:“没啥呀,我觉得你现在样子就很好,很时尚有个性。”那女孩儿不太相信,甚至有点不自信地说道:“不相信,你们这些大叔都喜欢长发的女孩儿,长发飘飘对不对?”赵飞有点不好意思,就木纳地说道:“还是蛮不错的!”那女孩儿如猫一般钻入到赵飞怀抱的更深处,赵飞便将她抱得更紧。

过了一会儿,女孩儿又从赵飞的怀里钻了出来,猫一样。赵飞将遥控器递给了她,那女孩儿兴致勃勃地看起电视来。赵飞觉得自己该对女孩儿说些话,他也确实有很多话要说。但是他不知道从那里说起,而且他觉得给她说不大合适,因为她是那样小的一个女孩儿。他不愿意将自己的烦恼告诉她,是的——宁可不说。

赵飞明白——自己和她只是露水姻缘……

那女孩儿看了一会电视,而屋子里只有电视的声音。赵飞看着女孩儿白皙秀美的锁骨,想了半天说道:“你太瘦了!”那女孩儿说道:“不是吧?我还觉得我挺胖的呢!”说着女孩儿站在沙发上,对赵飞说道:“你看我的屁股,多大的!”赵飞只好微笑而不说话,那女孩儿接着说道:“我妈说比她屁股都大!”赵飞听到这里真的笑出声了。

女孩儿也笑了,又在沙发上跳了几下,这才坐下来娇嗔着打了赵飞一下。赵飞大笑了起来,说道:“你打我做啥?”那女孩儿笑着说道:“就打你,不许你笑。”女孩儿笑着,眼睛里荡漾无限的春意。这女孩柔软的笑颜,深深打动了赵飞。赵飞说不出话来,于是赵飞对女孩儿说:“你吃水果不?我给你削个水果?”那女孩儿不说话,却认真地点点头,于是赵飞便去给女孩儿找了个苹果,然后认真地削起苹果。女孩儿似乎也不看电视了,而是含笑地看着赵飞。

两个人沉浸在一种假象里,就像真的夫妻在家常生活中。

不久赵飞给女孩儿削好了水果,他将苹果递给女孩儿,女孩儿笑着来接,于是赵飞快速地将苹果收了回来,他逗那女孩儿,说道:“给我分一块,好不?”那女孩儿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不好!”说着便一把将苹果抢了过去,香甜异常地咀嚼起来。一双眼睛骨碌碌地转着,挑衅地看着赵飞。顿时间赵飞目眩神迷,他一把夺过了女孩儿的苹果,并亲吻着她的脖子,女孩儿乖巧温顺并且低声呻吟。

但这只一个长久而甜蜜的吻而已,俩人却都满足,女孩儿抱着赵飞,有些坚决地说道:“我不走了!留下来给你做老婆吧!”这话如巨雷一般震醒了赵飞,赵飞知道女孩儿的想法不切实际。尽管他不知道有多不切实际,实际上老夫少妻的事不少。他慢慢地冷酷地推开那女孩儿,说道:“我恐怕你的家人不许!你知道吗?家庭、父母、朋友一个都不能少。尤其对你这年龄的人来说,父母的祝福是不能缺少的!”

那女孩儿不再说话了,她痛苦地陷入到思索中去了。赵飞抚摸着女孩儿的大红艳丽的头发,说道:“好了,珍惜眼下就好了!”女孩儿考虑了好久,不由自主地点起头来。尽管这个结果是赵飞促成的,但是看到女孩儿真的点头,赵飞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

真的很苦,赵飞便不再说话甚至直不起腰来,沉默了好久,赵飞说道:“嗯!”说着便如同定在沙发上的牵线木偶一般,僵在那里。女孩儿也差不多。可一会之后,她就恢复活泼,又忙碌地扭转着电视,而且重新把声音调得极大。赵飞叹了口气,便跑到阳台上打开电脑,他试图写点东西。他想这样也许能摆脱眼前尴尬痛苦的境地,但他根本写不出——那怕是一点点文字。

只好浏览网页,他费力而痛苦地阅读着网上那些文字,然而心思却毫不在上面。那女孩儿似乎忘了一切,完全沉浸在一部电视剧里,不断地欢愉如银铃般清脆地笑了起来。赵飞颇感释然,甚至自欺欺人地想道:“她终究是个孩子,或许自己想得太多了!”

赵飞想给那女孩儿再削个水果,然而那女孩儿并不想吃,她告诉赵飞自己想吃些柚子。赵飞想了想说道:“那咱俩一起去买柚子好不。”女孩儿可爱地撅嘴皱眉道:“不好,我要看电视剧。”赵飞想道:楼下就有一个水果铺子,那里虽然近一些,但是价格要贵一些。”

于是赵飞说道:“好吧,我去买柚子。你好好地看电视,有人来了不要开门。”那女孩儿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视,却一个劲地点头。

赵飞便出去买柚子了。

现在正是初夏,赵飞走在雨水未干的街道上。成排的树木正由翠绿转为青绿,时间看起来周而复始,但实际上总是往复向前。今年的树木又粗了一圈,除此之外赵飞还掉了一颗牙齿,所以赵飞知道这一年又过去了将近一半。昨天下了一晚上雨,今天又下了一上午。天刚刚晴了下来,湛蓝的可爱,几朵云飘在天上。赵飞无意识的走在街上,似乎忘了出来是买柚子的。他的心情并不好,也不太坏。

浑浑噩噩。

其时他已经走过了楼下的水果摊子,还遇上了个老邻居,又同他不知道说了些啥。就这样买了盒烟后,他终于看到了卖柚子的小贩。挑了一个柚子,又掉回头来,往家走。同时想起了得抑郁症的前妻,想起了死去的孩子,一切如过电影一样。

或者说喝醉酒一样。突然间赵飞恍然大悟,他终于决定了——他要想办法把这女孩儿留住,应该从新开始生活。至于别人咋说,那是别人的事情,总之他要留住这个女孩儿。

一定!!!

于是他快步地走着,抱着柚子向家里飞去。

可他回家后,屋子早已空荡荡的,那女孩儿并不在了。赵飞疯狂地寻觅着,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然而,但女孩儿终究不在,蒸发了一般。

最后他在茶几上一本书上找到了张纸条,是女孩儿的留言——大叔,刚才有朋友电话,我得走了。嘻嘻。照顾好自己,有时候也要想起我哦!

赵飞反复地看了几遍,思量着女孩儿的语气,揣摩着那女孩儿笑靥。他便将纸条揉作一团扔掉了,又将那本书塞回到书架里。就在这时候,从书本里掉出一张照片,赵飞将照片拿起来一看——赵飞将那照片捡起来看了看,原来不过是他与前妻婚礼的照片,于是他准备 将照片塞回去。

可是他突然发现,给自己前妻捧花的小女孩——那个花童就是刚走的女孩,只不过那时候她很小而已,真的是有一头秀美的长发的女孩儿。赵飞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便无声地坐在沙发上。

屋子里十分安静,墙上的挂钟却照旧滴滴哒哒……


·也许曾有爱情来过(01-17)
·配角同样耀眼(01-17)
·数字爱情(01-17)
·《DOVE 融化的巧克力》(01-17)
·不小心跟高中死对头(01-17)

上一篇:碰到这样的男人你就嫁了吧 下一篇:无意中发现寡居的婆婆怀孕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2-01-17发表于 恋爱故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单纯艳遇| 恋爱故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