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私语


下午,凉如决定要离开。她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他们一起上了车。路上,彼此沉默不语。车上循环放着班德瑞的钢琴曲《秋日私语》。  凉如回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一次随丈夫参加朋友聚会,天阶也在其中。她不喜欢,也很少参加这种聚会。觉得与他们是属于两个世界的。喝酒的男人们是一个世界,而她处在另一个世界。凉如默默坐在丈夫旁边,整个过程很少说话。天阶也喝了点酒,中途,他离开座位,走向餐厅中央的钢琴弹奏起来。  琴声慢慢响起。朋友们照样觥筹交错,嘈杂不已。只有凉如侧过脸静静地看着,正好看见天阶的侧影。他穿着很棉的短袖T恤,白色有点发黄,头发理得很干净,睫毛很长。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中自如地滑动,完全沉浸其中。  这正是凉如喜欢的曲子,《秋日私语》。随着节奏,她慢慢闭上了眼睛,走进了这首曲子。   当手指滑入最后一个音符,如一缕细丝轻轻慢慢飘向空中。凉如还沉浸在其中,天阶已经回到了座位。凉如这才缓过神,眼神正好与天阶撞在了一起,不知所措。天阶也显得有些尴尬。  散席后,微有醉意的丈夫跟天阶握了握手,说,以后常联系。站一旁的凉如对天阶微微一笑,她发现天阶稍有醉意,也冲她笑了笑。  时间是冲淡一切事物的神器。凉如对那天的事也淡忘了。  大半年过去,她们竟然在一家蛋糕店相遇。凉如挑选了一个小草莓蛋糕,正准备付钱,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叫她。她顺着声音找去,一个穿着面料挺括的黑风衣男子站在她面前,只觉得似曾相识。  凉如,我是天阶。天阶再次见到凉如,很欣喜。  凉如看出了他眼睛里的柔情。天阶?这个名字让她想起了天阶弹奏《秋日私语》的情景。再次见到他,她心生欢喜,但表面上还保持着矜持。 内容来自   简单寒暄之后,天阶说,凉如,跟我走吧。  凉如很震惊。她不明白天阶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走?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要跟一个男子走,而且这个男子她从未了解过,几乎陌生。她毫无准备。  天阶眼神更加坚定,几乎命令她说,对,现在跟我走。  凉如再次看见他那长长的睫毛,似乎无法拒绝。丈夫也有长睫毛,她相信长睫毛的男子。就这样,跟他一起上了车,坐在副驾驶。  天阶打开音乐,还是《秋日私语》。  听到这首曲子,凉如放松了下来。  天阶,你对这首曲子情有独钟吗?  对,喜欢的东西就会一直喜欢下去。我不厌旧。  凉如提起一个疑问,为什么这么久还能认出我?  天阶沉默了一会,说,因为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是独一无二的。  凉如不再说话,一直保持沉默。天阶心里似乎早有了方向。车子已驶出了城区,进入了一条单行道公路,然后拐进了山间小路,盘旋又盘旋而上,看不到路的尽头。许久,才豁然开朗,进入了一个小村庄。 内容管理系统   这里很宁静,只听到犬吠的声音。村子没有高楼,全是矮矮的青瓦房,村前村后都是古老的樟树,鸡、鸭在树底下啄食。有农夫牵着牛刚从地里回来。这里似乎是被时间遗忘的地方。房子还是保持着原本的古朴风貌,只是里面被重新改装,做成了民宿。  天阶带她来到村口的一家民宿,铁门紧闭。天阶按了按门铃,随后一位女主人过来开门,身后跟着一只猫。院子里一颗高大的梧桐树,木叶尽脱,铺满整个院子,不曾扫去。天阶向女主人要了一个房间。凉如在她身后扯了扯他的衣服,有意阻止他。天阶回头用坚定的眼神看了她,似乎要她相信。  天阶拉起凉如的手,径直向房间走去。凉如虽然心跳得厉害,觉得很唐突,但又觉得很自然,似乎彼此并不陌生。她感到天阶粗糙的手很大,有力量,有质感,能瞬间温暖她冰凉的手。  一进门,天阶一把抱住凉如,抱得很紧,使凉如无法呼吸。此刻,所有的情都在怀抱里倾注、凝固。良久,他端起凉如的脸,看着她的眼睛说,凉如,自从第一次见了你,我就不由自主地喜欢你。喜欢你清透的眼睛,是我从未见过的。我每天猜想你喜欢的颜色,你喜欢的曲子,你喜欢的书籍,你喜欢的食物,甚至你的职业。我常常想像跟你再次相遇的情景。今天遇见你,怕从此错过,再也无法见到你。对不起。凉如。   凉如已经泣不成声,眼泪大颗滚落下来。她紧紧抱住天阶,把头深埋在他怀里。凉如何尝不是。那次聚会之后,他想再看看他那长长的睫毛,幻想着天阶能够拥抱他。但是,她有家室,她还爱她的丈夫,觉得这些只能虚构。  天阶温柔地用手拭擦她脸上的眼泪,轻声问道,凉如,介意我吻你吗?  凉如默不作声,闭上了眼睛。  天阶在她左眼轻轻地吻了下去。凉如,给我两天时间好吗?  两天?凉如不知道这两天会发生什么。她内心又无法拒绝这个长睫毛的男子。而丈夫,她又该如何面对,她很愧疚。  心情平复后,凉如拿起手机,拨打了丈夫的电话。她告诉丈夫,她订了成都的机票,马上起飞,明天会回来。丈夫习以为常,他尊重她做的任何决定。只是关切地叮嘱要注意安全。凉如常常突然决定去一个地方,而且说走就走,任何人无法改变她的决定。她从不结伴,总是独行。   凉如,来,我带你去走走。天阶又拉起她的手。  天阶带她来到了村后的一条小溪。溪水从山涧一直往下流,水击石上,淙淙作响。溪底清晰可见,有小鱼小虾在石头上来回游。溪桥边的桃树已被秋风吹老,干枯的桃叶随风飘落,随水逐流。两岸草木枯黄,显得很寂寥。  她们在溪边的一块石头坐下,风很大。凉如穿着一件墨绿色毛衣,秋风直接穿过她的身体。天阶把黑色长风衣脱下来,披在凉如身上。  天阶,我们是没有未来的。我爱他。  凉如,我不需要你为我做出抉择。你继续你的生活,我不打扰你。  天阶,你该找个人,照顾你。  不,凉如,我一直在等你。见到你,我今生已知足。  可是我无法给予你任何东西。他也爱我。  我不在乎。我会到梦里寻你。  又是一阵沉默。凉如很喜欢这个地方。静谧,自如。她常常一个人去大城市,在街上一个人游荡,一直走。很少去这种安静的小地方。

内容管理系统

  晚上,天阶拿出自带的笔记本,开始写作。他是网络写手,靠卖稿为生。他每天坚持写,从不间断。没有灵感的时候,便会来这里住上几天。  凉如从民宿的图书室借了一本日本小说《棉被》,靠在床头阅读。她在图书馆工作,每天整理书籍,有空便阅读各种书籍,除此之外,很少与人接触。  期间,丈夫打来电话。凉如来到院子接听。丈夫问她是否安好。她说,已经入住下来。成都很漂亮,这里的风很大,梧桐叶已经飘落。她还告诉他会带礼物给他。  打完电话,她觉得愧欠。与丈夫结婚七年,经历过争吵,彼此伤害过,她也曾想放弃,找一个温暖的人。如果当时遇见天阶,她会毫无犹豫地跟天阶走。后来,经过磨合,改变自我,彼此不再指责,相互越来越信任,感情越来越深。这一辈子,他们谁都不愿离开谁。   回到房间,她继续看书,天阶还在写作。她们相互不打扰。房间里只有敲打键盘的声音和翻书的声音。  困了,凉如和衣先睡了。天阶还在写,他总是写到深夜。  写完之后,天阶也上床,紧挨在凉如身边,从她身后抱着她,吻着她的头发,在她耳边轻声说,凉如,我们一直这样抱着,好吗?  凉如已经醒了,沉默。眼泪流了下来。她全身被天阶包裹住,很温暖,很放松。丈夫也常会这样抱着她。  这天晚上,他们什么也没做,只是以这样的姿势一直抱着。  第二天早晨,凉如醒来,发现天阶已不在房间。只见床头留了张纸条,上面写着,凉如,等我回来。  凉如来到院子里,逗猫。她喜欢猫,但不喜欢狗,她认为狗有攻击性。  天阶从外面回来了,给她带了一把野雏菊。  这天,他们还是在村子里闲逛。不再谈论未来,只享受着当下时光。农夫见惯了来这度假的情侣,不以为奇。他们来到田地里,卷起裤腿,一起帮农夫种白菜。中午,扛着锄头,随农夫回家,一起吃饭。凉如帮忙洗菜,天阶帮忙炒菜。饭后,泡一壶农夫自己种的茶。   下午,凉如决定回家。天阶再次紧紧地拥抱了她,然后,一起上车。车上循环放着《秋日私语》。车子开得很慢。像来时一样,他们沉默不语。  路上,经过一家药店。凉如要求天阶把车停下,让天阶在车上等她。她在里面买了一盒杜蕾斯。这是她要送给丈夫的礼物。每次出差或旅行,她总是在当地买一盒杜蕾斯带给丈夫。  车子开得越来越慢,没有人先开口说话。很久,才到凉如家楼下。车子停下来,天阶瘫坐下来,一脸颓丧。这次分别,不知是否永别。  凉如不知如何安慰。天阶,谢谢你的爱。  天阶看着凉如清透的眼睛,哽咽着,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嘴唇,手在颤抖。凉如没有拒绝,任他粗糙的手抚摸,她再次感觉这双手的力量。天阶在她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凉如觉得很柔软,又有些灼热。  凉如,让我等你,直到......死去。他几乎要哭出来。 好,好   凉如下了车,头也不回得往前跑,跑向楼梯,一直跑到二十八楼。    (经编者百度检索,此文为原创首发)
· 泰国坠崖孕妇口述绝(04-28)
· 揭秘印度高僧虐圣女(04-28)
· 口述:异地恋男友不(04-28)
· 口述:为什么怀孕女(04-28)
· 口述:相亲对象太有(04-28)

上一篇:秋日私语 下一篇:彩虹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18发表于 恋爱故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秋日私语| 恋爱故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