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闺蜜全家得不育症,是我老公害的

男闺蜜全家得不育症,是我老公害的

  文 | 狐狸葱 插画 | 培培猫

  PS:新来的小伙伴,记得按顺序阅读~后台回复“秦嘉”提取全部内容

  第八十三章:恩爱时,满身的草莓让老公大怒

  第八十四章:我怀孕后,老公让情妇三人轮流侍寝

  第八十五章:新婚当天分房睡,老公喜当爹

  第八十六章:被情敌刺破羊水,我生下一个怪胎

  第八十七章:我生完孩子,产房里的人全被灭口

  01

  将时间稍稍倒回一些。

  紫宸殿里,金雀正对秦嘉说出这句话——

  “奴才以为,以命抵命才算公平。”

  “以命抵命?”

  秦嘉咀嚼着这句话,倏而笑了,语气轻快,却叫金雀浑身汗毛倒竖。

  “我竟不知道,你与我大哥之间有了这么深的仇恨。”

  金雀眉头拧起一瞬,真切道:“主子你难道不想获得自由吗?奴才看着您与王爷苦了这么久,心里实在难受……”

  “你果真是个忠仆。”秦嘉淡淡吐出这句话,却是那么讥诮鄙薄。“以燕王之喜为喜,以燕王之悲而悲。但是金雀,我不觉得你是这么没有自我的人。”

  “主子……”他不解的唤了一声,神情有了几分紧张:“您不信奴才了是吗?”

  “金雀,我曾经真的很信任你。”她叹了长长一口气。

  秦嘉懒懒的靠在了引枕上,视线里却尽是审视与警惕。“因为你是燕王府的人,所以我认为,在这偌大的皇宫里,我能相信的人只有你一个。”

  “可是。”她顿了顿,闭上眼失望似的摇了摇头。“那天遇刺,你为什么会离开那么久?”

  “奴才收到了卓傲送来的信,奴才怀疑有人作怪才跟了上去……”金雀连忙解释道。

  “不。”秦嘉打断了他。“这都是借口,你是故意留出那个空档的,好让那个人对我下手。”

  “这件事的确是奴才的疏忽,但奴才真的没有!您肚子里怀着的是王爷的小公子,奴才怎么会置您的安危于不顾?”金雀连连否认。

  “是啊。我怀着谢溯安的孩子,你怎么会置我的安危于不顾,反而被一封信带跑了呢?”秦嘉的视线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在金雀身上肆意凌迟。

  金雀说的话本来就自相矛盾。

  若他真的那么重视秦嘉,那么就该把信带回来给她过目,而不是擅自跟上去。

  况且,他在宫里待了这么久了,不管去哪里都有人盯着,他怎么敢私自行动?

  除非金雀知道,那些监视秦嘉和他的人全都被杀了!

  秦嘉讥诮的笑了:“说的也对,就连大哥都能对我的孩子下手。你对我下手又算得了什么?”

  金雀沉默了下来。

  便听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皇后娘娘好聪明,在下佩服。”

  02

  秦嘉看着突然出现在紫宸殿里的人影,露出几分了然的神情。

  ——果然。

  那一日刺杀,什么人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皇宫大内?

  除开出入皇宫如无人之境的血无常之外不做他想。

  此时这人一身黑衣,腰缠黄绦,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出不男不女的怪异。

  他把脸上的蒙面布扯下,露出与金雀相似的容颜,却要比金雀年长许多,大约三十后半的样子。

  “皇后娘娘,又见面了呢。”他咧唇一笑,道:“这次,我是来跟你谈合作的。”

  这一刹那,秦嘉就明白了许多事情。

  金雀明明是燕王府的人,却被阉得干干净净。燕王府自然不会有这种断人子孙绝人后代的兴趣,那么这就意味着金雀有一段无法与人说道的过去。

  他的过去就是血无常。

  “你与金雀是什么关系?”秦嘉问出了此时最感兴趣的问题。

  “在下姓金,名唤金源。是金雀的小叔,我们都出自川蜀大族金家。只不过二十年前被抄家灭族了。”金源轻描淡写的说着,一双眸子却是阴森诡谲。

  抄家灭族,然后沦落到阉人的地步。

  听起来挺惨的。

  秦嘉只轻轻嗯了一声,便接着问:“你要与我谈合作,什么合作?”

  “还能是什么合作呢?”金源有些女气的挑起了眉。“娘娘痛失爱子,想必很恨楚瓒吧?”

  她垂下眸子,长长的睫羽掩盖住里头所有的情绪:“恨又如何?他是皇帝啊,你们难道想让我杀了他?”

  说着,她似乎颤抖了几分:“我怎么敢?”

  金源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娘娘都不敢,这天下只怕没有人敢了。娘娘,您不是不敢,您是不愿,在下说得对吗?”

  秦嘉陡然抬起眸子,盯着金源,一副被人说中心思的防备模样。

  “这有什么好不愿的?”金源的神色中莫名带了几分狰狞。“要杀了楚瓒,对于你来说易如反掌。”

  “他与你同席吃饭,从来不试毒,只要是经了你的手送出去的东西,他根本不会让旁人碰。只要下一点毒,就能为那个孩子报仇,娘娘,你有什么好不愿的?”

  秦嘉捏紧了拳头,似乎在隐忍着即将喷发的情绪。

  便听金源哦——了一声:“还念着旧情呢?没事,娘娘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想必就会清醒了。”

  03

  “娘娘还记得先帝的警告吗?”金源慵懒闲适的弹了弹指甲,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光。

  秦嘉当然记得。

  说到底,她为什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就是因为先帝用她所珍视的一切来威胁她。

  辅国公府、张家、燕王府……

  “我的人还在盯着那些人呢。”金源嘻嘻一笑:“我可不跟先帝还有楚瓒一样,跟你讲什么道理,谈什么威胁。我一个心情不好,就可以手起刀落全部杀光,你信是不信?”

  秦嘉目光顿时狠戾,从牙关里挤出一句话:“我自然信,但你这么做,也会引起楚瓒的怀疑。”

  “是啊。”金源装出头疼的样子:“要是被怀疑就不好了,那我还是换一个筹码来威胁你吧。”

  秦嘉心里一紧。

  “燕王。”金源淡淡吐出两个字。“杀了他,好像有点无聊。反正他现在在天牢里,过得人不人鬼不鬼,要不就阉了他吧?让他跟咱们一样,尝一尝断子绝孙的滋味,如何?”

  “你敢!”秦嘉拔高了音量。

  她的后心一阵阵发凉。

  那次早产,就是因为燕王在天牢里被人刺了一剑,秦嘉怎么会想不到,这一切都是金源他们做的?

  他们能做第一次,就能做第二次。

  秦嘉的威胁对于金源来说根本不痛不痒,他冷笑一声:“娘娘,你不要太小看我。我都敢跟你商量弑君的事,还有什么是我不敢的?”

  她一双眼睛盯着金源,淬出毒蛇一般的光。

  “哎呀。”金源夸张的摆了摆手,“快别这样看着我,怪吓人的。我手里还拿捏着一条性命呢,要是被你盯得心情不好,把那个孩子杀死了该怎么办?”

  那个孩子?

  霎时间,秦嘉听见了一颗心被人撕裂的声音,就连跪在一旁一直安安静静的金雀都猛地抬头看向金源,眼睛里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你说、什么孩子……?”她颤抖着双唇问道。

  金源理所当然的勾唇一笑:“当然是你的孩子。”

  秦嘉觉得,仿佛有谁在无尽的黑暗中拉了她一把,她重新又能活过来了。

  看着她那突然燃起希望的神情,金源起了几分兴味。

  “想不到吧?那个孩子被我们换了。死的那个不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还在我们手里活着呢。”

  秦嘉却从刹那的狂喜中清醒了几分,她轻声反驳:“怎么可能?”

  04

  当时那种情况下,就算血无常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换掉两个活生生的孩子。

  “怎么不可能?”金源信誓旦旦的道:“你告诉我了,孩子不姓楚,我总得想办法保住他吧?楚家皇室的嫡长子竟然是燕王的血脉,天下有比这更痛快的事吗?”

  秦嘉一愣,望着他呆了半晌,才道:“我能见见他吗?”

  “娘娘,你想见他很简单,我们先来谈谈交易?”金源回到了正题。

  她重重闭上了眼,再睁开时,眼底见不到任何动摇。

  “先让我见见他,只要我确认那是我的孩子,你们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

  “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王爷的孩子不是已经被杀了吗?”

  紫宸殿无人处,金雀将金源堵在了墙角里,一双眼睛几乎能喷出火来。

  金源不耐烦的将他的手拨开,漫不经心道:“天下孩子都长得一样,随便找一个早产儿便是,她还能认出来是不是自己的孩子?”

  金雀无法置信地倒吸一口凉气:“你骗她?”

  “我骗她怎么了?我留她一命已经是大慈大悲了。你不要在这儿猫哭耗子假慈悲,当初还不是乖乖的跑了,让我去杀她?”金源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金雀浑身一僵,慌忙解释道:“我不是,我以为你们会放她走……”

  “我的雀儿啊。”金源捏起了他的下巴。“你以为你小叔是菩萨下凡吗?我说会放她走,就真的放她走?她可是楚瓒的软肋,杀了她,再看着楚瓒痛苦,难道不爽吗?”

  “那你现在跟她做交易,也没有打算放过她?”金雀好看的眸子瞪圆了,他转身就走:“我去告诉她。”

  “你去呗。”金源毫不在意。“你看看,她现在还信不信你的话。”

  金雀的脚步一顿,他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瞪着金源。

  “瞪我干嘛?我们金家的仇不报了?”金源就像一只优雅的猎豹,迈着步子靠近金雀,叫他不敢动弹。“当年,你耍小聪明扔下小叔逃了一次,就别想再逃第二次。你姓金,别忘了这一点。”

  金雀不敢忘,他这么多年,哪怕从血无常的训练营里逃了出来,被燕王捡回去,他都没有抛弃自己的名字。

  他是金家人。

  金家人被楚姓皇室屠戮殆尽,就连他们这些年幼的男丁,都被阉了扔进死士营里,谁不恨呢?

  可是当年抄了金家的是楚王,阉了他们的是先皇,人都已经走了,他还应该恨谁?

  恨楚瓒吗?

  05

  “事到如今你还没看明白吗?”金源凑到他耳边,低声说着:“我要的,是楚家人断子绝孙,让这龙椅换个人来坐。”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让我等到机会了。”

  “这一切都得多谢皇后娘娘啊……”

  金源的笑声随着风钻进金雀耳朵里,叫他浑身汗毛倒竖。

  ……

  两日后,金源带着一个昏睡的孩子来了紫宸殿。

  秦嘉就跟疯了似的扑了过去,抱着孩子将他从头看到脚,猫儿似的新生儿小小一个,轻得跟棉花似的,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将他揉碎。

  金源任由她抱着孩子,反正他也不怕秦嘉叫人进来。楚瓒已经杀了一次她的孩子,自然就会再杀一次,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秦嘉怔愣了好久,才簌簌落下泪来。

  她小心翼翼的将脸颊贴在婴儿柔嫩的脸上,哭声压得极低,生怕会扰了他的安眠。

  “对不起……宝宝,对不起……都是我没保护好你……”

  细碎的哭声在寝殿中回荡,金雀在旁看得心头发酸,想说些什么却被金源锐利的眼神逼了回去。

  他从小就不是这个小叔的对手。

  只得捏紧了拳头撇过头不去看这一幕所谓的母子重逢。

  过了好一会儿,金源被秦嘉哭得不耐烦了,才把孩子抢过来。冷声问道:“孩子已经见过了,我们可以开始谈交易了吧?”

  秦嘉捂着心口,脸色苍白,望着孩子恋恋不舍,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神情渐渐认真。

  她问道:“你想怎么做?”

  金源笑了,像那地狱门前的曼珠沙华。

  “我想演一场好戏给天下人看。”

  (第八十八章完)

  PS:最近总有读者说一章看不过瘾,作者一天写大几千字也实在辛苦,为了满足大家看过瘾的同时,也为了给我们作者一点写作的动力。

  只要扫描下方的(长按图片即可),成为抢先看会员,就可以每天阅读两章,今天已经更新到大结局了。

  短篇小故事:

  有个男人,专娶不孕妻

  她给老公下了永不外遇的蛊

  “我偷吃了,老公,原谅我。”

  你我本无缘分

  全靠我美貌死撑


·65岁赵雅芝近照曝光:(10-17)
·《500元的幸福》经典(10-17)
·那女孩说:“我的意(10-17)
·《漫长的告别》观后(10-17)
·婚姻没有安全感?如(10-17)
上一篇:《黑暗迷宫》好看吗?经典观后感10篇 下一篇:《梦回大清》的影评10篇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0-17发表于 情感日记栏目。
  • 转载请注明: 男闺蜜全家得不育症,是我老公害的| 情感日记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