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干菜

晒干菜

  每到夏秋之交,也就是菜蔬最丰盛最便宜时,大江南北,家家户户,都像准备过冬的小松鼠们一样,开始忙忙碌碌晒干菜。

  说起晒马齿苋,我母亲可是最拿手的。母亲晒马齿苋,向来是选在盛夏,马齿苋还没有结种子的时节。因为那时它的叶子最为肥厚,茎干嫩得一掐就出汁儿。一大筐的马齿苋,被母亲切得细细的,然后薄薄地平铺在竹编的大簸箩里,放在向阳的地方。夏日的太阳,释放出它全部的热情,热烈且毒辣地炙烤着这些嫩嫩的红茎绿叶。没几天,这些红茎绿叶的少男少女们通通变成了棕褐色的老叟老妪。待马齿苋彻底晒透,母亲便仔细地把它们收起来,放在透气的布袋子里。

  寒冬时节,母亲选个周末,把马齿苋放入凉水中足足泡上一天,老叟老妪们很快胖了好几倍。马齿苋是万万不可用热水泡的,因为会泡得黏糊糊的。马齿苋包子,一定要多放油,五花肉更是必不可缺,而且最好是偏肥一点儿的,这样包出的包子才会有丰腴的肉香,再加上干马齿苋独有的绵长扎实的干香,那可是不一般的美味!汪曾祺老先生曾说,他祖母包的马齿苋包子要蘸着香油吃,还有点淡淡的酸味,就是因为吃长斋的祖母没有放肉的缘故。若放上肉,相信汪老肯定爱吃得很。

  住在乡下的婆婆,每年春天总会在房前屋后种上许多茄子。吃不了的,她便把茄子切成薄片,用针线穿起来一串串地挂在屋檐下。婆婆选茄子同样有讲究,太嫩的不行,因为晒干后会“缩水”太多,吃起来没嚼头,太老的也不行,因为里面的种子太硬,还会影响口感。茄子干大多是和肉搭档的,什么炖排骨炖鸡炖猪肉,只要丢一大把泡好的茄子干进去,效果便出奇的好。它浸透了肉的香味,却不像肉那么油腻,而且特筋道。经常是一大碗茄子炖排骨端上来,好几双筷子齐刷刷地伸向原本是配角的茄子,倒是主角排骨,像个过了气的明星,被大家很嫌弃地剩下,无比寂寞地躺在大碗里,暗自神伤。

  不仅马齿苋和茄子,豇豆、西葫、土豆、梅菜、笋以及各种菌类都能被晒成干菜。多少年来,这些浓缩后的精华,给人们曾经无比寡淡的冬日味蕾,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十一年(11-12)
·你走不出我的心(11-12)
·入梦的营养(11-12)
·父亲,那绵延的背影(11-12)
·飞飞说那是 风吹过的(11-12)
上一篇:你在我的心里 下一篇:五月收获时的怀想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12发表于 情感日记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晒干菜| 情感日记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