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下惠遇上红太郎


面对节节攀升的房租,童林不得不选择以合租的方式来解决经济窘境。贴出小广告没两天,租客罗绮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敲开了门。四下望望,不等童林搭茬,她便用不容置疑的口气“约法三章”:“第一,不准在出租屋内召集狐朋狗友搞聚会;第二,划定各自的活动区域,不准越界半步;第三,从今往后,室内卫生由你负责。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想到能有人分担房租,节省开支,童林答应了。毕竟,这三条要求并不算苛刻。做完自我介绍,童林接过罗绮的行李箱送往卧室。刚到门口,罗绮便收住脚,虚空在地上画了一条线,冷着脸说:“这就是界限。闺房重地,不得入内与偷窥。”

你也太小心,太神经质了吧?我童林绝非宵小之辈。正暗自苦笑,敲门声响了。童林抬腿要去开门,罗绮紧跟着追出:“请记住我刚才说的第一条,别让乱七八糟的人进门。”

这次来的,还真是乱七八糟的人:推销员,一个打扮得比妖精还妖精的年轻女孩。两下照面,对方便甜甜地叫了声“哥”,接着像猫一样从童林的胳膊下钻进了屋。童林最头疼和推销员打交道,直截了当地下了逐客令。不得不承认,推销员的缠磨功夫堪称登峰造极,又一声“哥”叫得童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哥,我闻到这屋里有香水味,真香。是嫂子在家吧?”推销员耸耸鼻子问。罗绮听到了,甩门而出:“谁是你嫂子?出去!”

推销员的反应绝对够快:“那你们是?我明白了,合租,现在时兴合租。姐,你看看,我带来的可全是高科技新产品。这一件,我敢打赌,你一定能派上用场。”

童林看到了,推销员从包里取出的是一款防狼喷雾剂。轻巧灵便,操作简单,危急关头只需一喷,立马让色狼哭爹喊娘,缴械投降。罗绮斜瞥着童林,似是动了购买的念头。童林正欲劝她别上当,这屋里没狼,推销员突然握起喷雾剂对准他的脸,要为罗绮演示效果。童林见状,忙退回了卧室。隔着门缝,他隐约听到推销员和罗绮嘀嘀咕咕,说什么人心隔肚皮,谁能猜得透谁肚子里装的是不是花花肠子,万一他凌晨作案,咱这带电的防狼内衣、智能报警器就能发挥重要作用

架不住推销员巧舌如簧的忽悠,连房子都要合租的罗绮竟买下了多件防狼产品。看到她抱起“战利品”回了卧室,童林快步走出,轰推销员赶紧走。不料,推销员示意他小点声,又掏出两样东西:“哥,这是最新款的防毒面具。戴上它,什么辣椒水、芥末喷雾剂,统统不好使。这是高智能干扰器,专门针对智能报警器推出的新产品。如果不灵,双倍退款。”

童林一听,差点气炸了肺,强压着火气将推销员“请”出了门。谁料,当晚童林内急,伸手刚推开卫生间的门,就听尖叫声起。与此同时,一团浓雾扑面而来。

糟糕,是防狼喷雾剂!多亏童林躲得快,这才没“大面积受灾”。即便如此,眼泪还是滚滚而下:“喂,你怎么下死手?”

“活该。谁叫你不敲门就往里闯?”罗绮颇有些幸灾乐祸。童林咬牙质问:“那你在里面为什么不开灯?”罗绮的回答顿让童林哑口无言,自认倒霉:“电费一人一半,我还不是为了省钱?”

第二天,童林早早起床煮了碗面,并卧进两个荷包蛋。可洗了把脸再回来,前后不过两分钟,面竟然不翼而飞!

出租屋内只有两个人,若非被罗绮端走,那就是活见了鬼。稍加寻思,童林敲响了罗绮卧室的门板:“喂,是不是你动了我的面?”

“别忘了约法三章第二条,不准越界。”很快,两张一元纸币从窄窄的门缝里挣扎着挤出,“小区外有早餐摊。去买两根油条吃吧,别耽误上班。”

算你狠!童林没接,抓起包冲出了门。

一转眼,一周过去。这天下了班,童林顺道去菜市场买了点青菜。自从租房以来,他很少在外面吃,一是省钱,二是卫生。回到住处,童林系上围裙正要下厨,却听罗绮的卧室内发出了阵阵激烈的厮打声,叫骂声:“我让你骚扰我,我打死你。看你还敢不敢碰我!”

难道,真有色狼潜入房间,欲行不轨?童林不敢迟疑,握起菜刀撞开了紧闭的门板。搭眼一瞧,除了身穿睡衣、挥舞苍蝇拍又蹦又跳的罗绮,并没外人。愣怔间,罗绮看到了他,又以最快的速度握住了喷雾剂。

“别,别,我没恶意。”童林仓促往外逃。

“你擅闯闺房,天知道是不是心怀鬼胎!”罗绮边追边骂,誓要置童林于死地。再三央求之下,罗绮总算网开一面,但条件是今后做饭必须带她一份。受制于杀伤力极强的防狼武器,童林连连点头。而就在当夜,罗绮又“咣咣”砸开门,高举防狼武器,如红太狼般霸道地将童林赶出了卧室。鸠占鹊巢的原因很简单,她打苍蝇打坏了纱窗,可恶的蚊子流窜进闺房,没法睡了。没辙,童林只得卷起铺盖卷,在厨房里凑合了一夜。屡遭压迫,满心的愁苦正无处发泄,出气筒倒主动送上了门——那个女推销员又来了。

“哥——”

“闭嘴。你可把哥给坑苦了!”

“哥,遇到麻烦了?别怕,有我呢。”推销员的脸皮估计比长城城墙都厚,快速掏出一沓传单说,“这是我新接的业务,小额人身保险,可以全保,也可单保。比如,你怕脑门受伤,没关系,咱就只给脑门投保;你怕鼻子受伤,咱就——”

童林听得头大,抢过话茬硬邦邦回道:“别咱咱的,咱俩熟吗?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可要叫保安了!”

“姐,你睡醒了?这次,我给你带来了最新的防身产品。”僵持之际,推销员眼尖,一瞄见罗绮走出卧室便昂首挺胸往里硬闯。瞅着她“气势胸胸”的样子,童林哪敢阻拦?万一碰到禁区,定会被扣上咸猪手的大帽子。更可气的是,推销员居然拿出一支小型狼牙棒,喋喋不休地宣称什么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遭遇色狼,绝不能惯着他,该出手时必须出手。童林又气又无奈,掉头扎进卧室再没露面。

夜半时分,童林正呼呼大睡,隔壁却叽叽喳喳开起了讨论会。列席会议的,是罗绮和推销员。罗绮掩饰不住喜色地说:“小倩,经过近半个月的考察,我觉得童林值得我追。”推销员撇撇嘴,说:“有些男人是属老狐狸的,隐藏极深,你可别被假象给骗了。”罗绮说:“你放心,姐不会看走眼。还记得我在相亲大集说的话吧?这个男人,绝对是经济适用男。”

在这座城市的秀月公园,每隔十天半月就会举办一场“相亲大集”,数以千计的剩男剩女会写明自己的择偶标准,然后“挂牌待售”。半个月前,罗绮和好姐妹小倩前去赶集,逛着逛着,无意中一扭头便注意到了童林。接下来,罗绮明察暗访,得出的结果和自己的判断如出一辙。于是,她登门合租,意在进一步了解、考察童林。如果心里没有九成把握,她也不敢与陌生男子同处一室。那叫啥?叫自投罗网、以身饲狼。小倩也扮作推销员,三番两次前来试探童林,有时还偷偷留宿,以防不测。

“真金不怕火炼,这回你信了吧?”罗绮美滋滋地说,“他会做饭,会做家务,干净利落,脾气也不错,关键是人品好,不花心,比柳下惠还正人君子。”

“打住。”小倩郑重其事地回道,“在这个世上,你见过枕着鱼睡觉的猫吗?我猜测,童林这家伙指不定有病。”

“什么病?”罗绮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小倩凑到罗绮耳边,音量陡然来了个高八度:“啊——”

“想震死我啊?你搞什么鬼名堂?”

“是,是鬼啊——”

窗外,忽地闪过一道黑影。叫声未落,黑影又返回来,紧贴着窗玻璃龇牙咧嘴。要知道,这套出租屋在三楼,离地面少说也有10米高!

罗绮和小倩顿时吓得心惊肉跳,争着抢着跳下床往卧室外跑。刚冲出门,就见童林杵在门外,挠头嘀咕该不该越界。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界个头!罗绮一头扑进他的怀里,紧抱着他再不松开。小倩也要往他身上扑,童林却推开了她:“喂,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有高科技防狼武器吗?打鬼去啊。”

夜半三更,魅影出没,童林怎么一点儿都不哆嗦?还有,他压根没进门,怎会知道闹鬼?恰恰这时,窗外传来了一声吆喝:“哥们儿,成功了吧?兄弟撤喽——”

粉拳与狼牙棒齐飞,童林乖乖道出了实话:那天,在相亲大集上,他也瞄上了罗绮。可考虑到自己没房没车,硬件不够,就主动打了退堂鼓。不想,没过几天,罗绮竟主动送上了门。童林几次想表白,却始终鼓不起勇气。你有好姐妹,我也有好哥们儿。听完诉苦,哥们合计出了这个用长竿顶面具、装神弄鬼的损招:既然你没胆,那就让罗绮来个投怀送抱,戳破这层窗户纸。

招是损了点,好在效果还算理想。噼里啪啦一通“暴打”之后,童林从此“脱光”,如愿抱得美人归。


·【现代爱情小说】有(01-08)
·32A的友情 34B(01-08)
·夜 白玫瑰的葬爱(01-08)
·花有重开之日 我的选(01-08)
·柳下惠遇上红太郎(01-08)

上一篇:花有重开之日 我的选择没有错 下一篇:没有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2-01-08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柳下惠遇上红太郎|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