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流无声

溪流无声(散文)

孙柏昌

故乡,有一条小溪。

溪水是山泉汇成的,很清亮,如同一条洁白带子,系扎在故乡的山脚,随着山峦的起伏连绵蜿蜒着、飘拂着、舒展着,无拘无束,随性而率真。

溪水静静的流,阗然无声。有时,你会觉得她像一个恬睡的女人,慵懒地匍匐着,尽情享受山风的戏弄、阳光的抚摸……

当她捆扎在山涧里的时候,会湍急、跳跃,会有跌下悬崖的奔放,会有一泻千里的激情,绚烂四射的水雾里涌叠着生命的歌声,或激越着石破天惊,或潺缓着丝竹淙淙……

一旦步入故乡的小溪,那些曾经的挣扎、呼叫、嘶鸣,仿佛都弥漫在那柔软的沙滩里了,或者隐匿到蓬郁的护河林丛里了,溪流回归宁静……

有时,我觉得小溪是故乡的一个寓言,关于我那终年匍匐在土地上的乡亲,关于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的生命……

小溪终年有水在流。

春秋天,溪流瘦细了,紧紧偎依着堤岸。堤岸上的柳、槐、杨、皂角的影子把溪水染绿了。静静的水面如同一面镜子,女人们会在溪水里洗头发,对着镜子梳妆。溪水里那绿油油的青苔,像女人的头发一样披散着缠绵的柔情……小白鲢偶尔会跳出水面,绽开一朵很漂亮的水花。

冬天里,溪水结冰了。冰面下,偶尔会发出隐约瘖哑的叮咚声。

只有在夏天,山洪暴发的季节,小溪才会换了另一个模样,愤怒地吼叫那几次。河水浑浊着泥土的颜色,河面上漂浮着马尾松的枝桠、南瓜、地瓜秧子……不过,只消两三日,那水便退去了,小河又恢复了先前的宁静……

溪水流动着的我童年的欢乐。夏日里,在溪水里游泳、摸鱼。冬天,在冰面上抽螺陀。春秋天,在沙滩上放飞小鸟。那时,每个故乡的孩子几乎都养过麻雀或燕子。

溪水甘甜。只要在溪边的沙滩上挖一个坑,水就会渗过来,稍稍沉淀一会儿,会便清亮了,用手捧着喝或者俯下头去,都行的。甘甜的水,养育了一方水灵灵的人。

喝过溪水的人,是否都有一颗清亮的心灵?

每每看到都市里的孩子走在同样的柏油路上,走在同样的灰色森林里的时候,我常常会有一种忧虑,他们的童年记忆是什么呢。

我女儿小的时候,我带她们回过故乡,让她们走走我童年的小溪,感受一下溪水的宁静与清亮。只是回去的晚了些。小溪已经满目疮痍了。挖沙人,已经把河道变成一个个巨大的坑,溪水也断流了……

我知道,那断掉的不仅仅是溪水,而是世世代代的故乡人的灵性与本真……

溪流无声……


·慢下来的瓢虫(03-12)
·(03-12)
·达子香(03-12)
·万千气象——读楸立(03-12)
·水车(03-12)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敬仰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3-12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溪流无声|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