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仰

敬仰

——追忆鲁藜先生

孙柏昌

是一个年青的诗人把我带到鲁藜先生面前的。

他的家在迎水道,挺简朴的。

或许是命运中的太多的坎坷,或许是因为他一生都饱满着诗人的激情,当我坐在他面前的时候,并没有感到多少威压,反而觉得很自由。记得的,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是说了许多话的。

时下,许多人都在说培育所谓的贵族阶层。说得我十分茫然:是以心灵的高贵、精神的富有界定,还是以金钱为标尺?我见过许多新的权贵、名人,那种自认为吃了许多干饭(其实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干饭)的人的趾高气扬,只是一种可怜兮兮的自我炫饰,难以遮掩的却是自己那卑微的出身与廉价的灵魂。鲁藜先生应该是出身高贵的“贵族”,却以匍匐着的姿态,珍藏着一颗可以包容世界的高贵的心灵,以诗人激情的敏锐,剖析世界,俯瞰人生。

鲁藜先生是著名诗人、作家。福建同安人。1936年加入左联,同年入党。1938年入延安抗大学习。曾任晋察冀军区民运干事、战地记者。建国后,历任天津市文学工作者协会主席,中国作协第四届理事、天津分会主席,中国作协第四届理事、天津分会副主席。著有诗集有《醒来的时候》、《时间的歌》、《天青集》,《鲁藜诗选》。   童年时随父母侨居越南,1932年回国,在厦发表处女作《母亲》,1934年到上海参与左翼文学活动,1936年入党,1938年入延安抗大学习,发表了震撼诗坛的《延安组诗》,被誉为“传遍世界的福音”。他的名作《泥土》影响过几代人,人民公仆的楷模孔繁森渐将它奉为座右铭。  鲁藜是“七月诗派”的代表,他的诗充满爱国主义激情,为海内外广大读者所喜爱。建国前出版《醒来的时候》、《星的歌》、《锻炼》等诗集,解放初出版诗集《毛泽东颂》、《红旗手》、《英雄的母亲》等。1955年因受“胡风集团”事件株连蒙冤入狱26年。1994年10月,天津市为诗人80寿辰举行祝寿会,称他是“我国当代卓有成就的著名作家”(林默涵语),“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经漫长岁月冶炼,你属于纯金”(艾青语)

1987年,我在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报当副刊编辑。我还居然大言不惭地向鲁藜先生约稿。我猜想,先生肯定会拒绝我的非分之想的。先生却答应得非常痛爽快。

他说:“读者是我的诗的沃土。哪怕只有一个读者,也很高兴。”

后来,我的那期小报也因他的名字而显得格外光彩。

他也曾经看过我的一篇小说,给我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随着先生离去的时间愈久,那封信愈发沉重了。我希望能够把这封信保留在先生的纪念馆或者什么地方。于是我就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网上有一个鲁藜先生的网上灵堂,我去祭典了。天津也成立了一个鲁藜先生研究会。他的故乡也建立了他的纪念馆。

下面是鲁藜先生写给我的信:

“柏昌同志:

   在人生里面相知很难。但没有想到同居一市相见亦不易;都各自有其生活难以超脱的漩涡要去周旋。正巧我因故去京,让你白跑一趟。而今日听小赵说,才知你们弄得很狼狈,真糟糕。

惠书我也一直没有回信;总想找一个较为轻松时间写就拖到今日。我不知诗人是否应该命运多难;总是让我在迎接的不仅是人人都有的阳光,而是一般人难以遭遇的来自鬼蜮的阴影。

读《黄瓜园》难得的珍品,说小说不如说是诗。象这样充溢着如此清纯的灵感状态的作品,就是历来文豪的一生的著作也是很难有多篇同样的。也许是我孤陋寡闻。比如鲁迅先生的短篇中,他的《社戏》与《故乡》,我认为是灵魂自然升华的果实。歌德的《维特》、施笃姆的《茵梦湖》、沈复的《浮生六记》……我都私心爱慕,认为是作家真正血与泪的结晶。

艺术的品质是生命。有的作家虽然廖廖数篇却常青不朽;有的作家虽然繁浩巨著如林等于一片荒原。

当然,如果没有《红楼梦》,没有《浮士德》,没有《堂吉诃德》……也就没有一代的高峰了。一个真正的人生的艺术家都是要以一生的精力支结构探索人类命运的宝鉴。

愿与君共勉 匆匆

秋祺

鲁藜

一九八七、一0、一八”

鲁藜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他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的心底。如同他那首《泥土》中不朽的诗句:

“老是把自己当作珍珠

就时时怕被埋没的痛苦

把自己当作泥土吧

让众人把你踩成一条道路”

无疑,这是鲁藜先生高贵生命的最好注释!


·慢下来的瓢虫(03-12)
·(03-12)
·达子香(03-12)
·万千气象——读楸立(03-12)
·水车(03-12)
上一篇:溪流无声 下一篇:45年前,一个乡下土小子走进了天津卫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3-12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敬仰|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