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音乐

童年的音乐(散文)

孙柏昌

三哥从沈阳回家的时候,带回了一个口琴。

那是我那个小山村唯一的口琴。三哥也是唯一会吹口琴的人。

三哥的口琴曾经为自己赢得过爱情。记忆里,村里两个姑娘喜欢过会吹口琴的三哥,她们是村里最漂亮的人。

三哥很爱惜自己的口琴。吹完后,会用一个很新小手绢擦拭干净后,再裹起来,放在抽屉里。他不愿意让我动他的口琴。

三哥还带回一本《歌曲》集。书很厚,三哥经常看着书吹。我觉得三哥很了不起。能够把数字变成很好听的歌。

童年,柳笛是我的口琴。

柳树是一种很奇妙的树。春天,绿得最早。秋天,叶落得很迟。在北方,在叶枯叶荣的短暂轮回里,柳叶应该是叶子中的寿星。

仲春,柳刚刚绽出新芽,尚未飘絮时,是柳笛的季节。

折下柳枝,轻轻拧动,柳枝的皮就可以做成长短不一的柳笛了。当然,还需要小心翼翼地用指甲刮成口哨的样子,再咬出几个小小的孔洞,才能吹奏出音乐来。短笛尖厉,长笛低沉。一种灌木杨的枝条也可以做笛子。杨的枝条粗一些,可以弥补柳笛音乐的音色。

那时,每个孩子都有许多这样的柳笛。可以一枝独奏,也可以数枝共鸣。

狗吠、羊叫、牛哞、鸽哨、蝈蝈唱、蟋蟀吟、云雀鸣啭、黄雀啁啾,知了啼鸣……大自然的声音是童年的乐谱。

记得的,许多童年的伙伴会凑在一起比赛,看谁模仿得更像,更惟妙惟肖。一个个鼓腮凸肚,一本正经。没有奖品,也没有专家或者专职评委。每个孩子既是演奏者,也是评委。这很像博客里“顶”,只要三个孩子说你吹得像了,那大概就是不错的嘉奖了。

倘吹得好,便可以很荣幸地加入合奏。五六个,或七八个,组成一个合奏队,让大自然的声音凝聚于一瞬,相会于林带一隅,或沙滩,或草丛。有微风轻吟,有溪水淙淙,有岚雾飘逸……我们的笛声完全融入了大自然的和谐,云雀鸣啭般拉着长长的丝线,飞翔于蓝天白云。

“操!绝了!”

这是孩童最好的赞美词。

其实,每个一逼真的声音都是修炼出来的。你应该有一只很好的耳朵,还要不停的琢磨如何用好自己的舌头,运好气流,才能吹奏出真正的天籁之音。

而今,当我偶尔坐在音乐听那些华丽乐章时,会蓦然响起童年的柳笛,故乡的音乐,带着仲春柳枝折翠绿与青涩气味……

清晨,我很想回到童年那声音的世界,心灵还会变成一只云雀吗?在故乡的山岚上,在溪水边,在那苍翠的护河林带里,自由自在的飞……


·慢下来的瓢虫(03-12)
·(03-12)
·达子香(03-12)
·万千气象——读楸立(03-12)
·水车(03-12)
上一篇:感谢眼睛 下一篇:飘逝的萤火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3-12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童年的音乐|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