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与无钱

无线与无钱(杂文)

孙柏昌

前年夏天,应朋友之邀请,我去了趟惠州。

为了表示这种邀请的冠冕堂皇的正当性与可行性,我在他们公司新入职的150名大学生培训会上讲了半个小时的话。至于自己胡说了些什么,已经不记得了。

我记得的也许终生也很难忘记的是朋友的深情。

我的朋友专门给我置办了一套行李(当然,可以住宾馆,不过,我不大喜欢一个人呆在宾馆里,寂寞)。住在他的公寓里,随时都可以交流。想聊天的时候,就到厅里坐。累了就各自回房间休息。朋友知道我弄博客,专门给我准备了无线上网卡,交了1000元的费。那几天,我真切地感受了到友情的温暖。

我退休了,能够始终温暖着你的真正友人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寥寥无几。我觉得这就是世界,这就是人生,很正常。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3G”。这大概就是比尔.盖茨《未来时速》的一部分,无论你身居何处,都可以有一个虚拟的街心花园,让你随意徜徉、散步。

最近,我自己也需要办理3G了,面对三大网络运营商的服务,不知道如何选择。最终选择了联通。那个年青的女营业员向我推销说,联通以流量计费,月费80,4G流量。还说,你只是弄博客,不玩游戏或者下载影视,足够了。其实远远不够。昨天黄昏时分,我便登录不了任何网页了。也就是十几天的时间,月费便没了,还搭上了点预交的费用。每次下网,联通都会发来一条短信:此次流量为多少KB什么的。我只看了一次,记录的数字是484KB。我觉得,流量实在是很少,甚至还有点担心,一个月肯定用不完的。况且我也不需要一个月。于是,经常下线了,也不断掉“连接”,觉得连接着也不会发生流量。用得这么快,我还是有点始料不及。

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有免费午餐,或者天上落下的馅饼幸运地砸在你的头上。我是一个非常愚钝的人,唯独在这样的事上。保持着一份清醒。这份清醒来自故乡的一句俗话:“卖的总比买的精。”

凡是愚钝的人,都对过分精明的人有一种本能的反感。精明的人,把整个世界都当成商品,包括人,都可以随时购进与卖出。昨天两个人“铁杆”。好得穿一条裤子;今天便把朋友放在天平精细衡量:你还有几分剩余价值可以利用?倘无,便弃之若敝履。精明的人,在需要你的时候,总是以你难以拒绝的热情(雷锋说,对待同志要像夏天般温暖),热情得远远胜过雷锋;你看!我的肋条插着刀呢!谁又会拒绝肋条上插着刀的人呢?精明的人,在需要你死我活时候,是天使的模样。我却常常从那天使般的微笑里看到魔鬼的狰狞。

当你行将老去的时候,太多的鲜血与累累伤痕,总会让你明白许多。

当西方的价值观如洪水猛兽般冲击着传统道德堤坝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此刻,我唯一的清醒是,我的无线无钱了。我必须马上去充值,才能获得那天使微笑般的服务。


·慢下来的瓢虫(03-12)
·(03-12)
·达子香(03-12)
·万千气象——读楸立(03-12)
·水车(03-12)
上一篇:“联通”是黑洞? 下一篇:斑斓依然童年梦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3-12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无线与无钱|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