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曾经

寻找曾经(笔记)

孙柏昌

前些日子,我接到一个电话,本市的,不太熟悉,没有接。忘记了是谁告诉过我,千万别接陌生人的电话,会上当,还会把你的电话费盗光。

当同一个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我接了。原来是大学同学打来的,他是南开大学的教授。告诉我,同学在SOHU上弄了个“老三届”的空间(我们的“老三届”不是通常所说的那样的中学老三届,而是大学老三届)并要了我的电子邮箱,说,你马上就会收到同学转来的“空间”信息。

后来的几天,我一直惦记着,每天几乎都要打开两次信箱,只是没有看到。

昨天,又接到一个同学的电话,他说要和另一个同学找我玩。顺便说了“空间”的事。晚上,我便收到8封空间邮件,也登录了,看到了许多同学的“尊容”。时光真是一个残酷的雕刻家,把所有人高贵或卑微、华丽或黯淡的曾经都变成了岩石的粉末,很难追寻了。

当大家都在生活的转轮里沧桑了、演绎了多少殊途同归、同途殊归之后,都回归到了老者的宁静,可以悠闲地在空间里寻找着自己的曾经。

于是,我就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

每个人都有怀旧情结,老年人尤甚。感谢同学制造了这样一个空间窗口,可以在别人的曾经中唤醒自己的曾经。

昨天,看到了同学之间互相调侃的轻松,也看到了一个同学曾经的沉重。还看到了6个同学聚会的合影。

我们这一届是老三届中晚辈。在学院里的时候,我也是那种沉默的人,我知道没有多少同学会记得我。我也只是记得同班的和同语种的同学。不过,因为学院太“袖珍”了,名字互相都不陌生。我还不知道在空间里说什么,怎么操持属于自己的页面。昨天,给教授留言了,说我上来了。也在空间里留言了:“登录记忆岛”。

那毕竟是一段青葱的岁月呀!

记得的,我的一本旧词典里,还夹着当年学院的粉色的饭票,挺新的。我觉得,也算是文物了。

据同学说,世博会期间,上海的校友还专门准备了两套房子,让外地的同学去住。我在空间里,也看到了广州的同学接待去看亚运同学的消息。

曾经的记忆,不仅可以温暖心灵,也可以在现实的生活中互相取暖。

同窗,毕竟是人生一段最重要的曾经,一段弥足珍贵的记忆。

有这么一个空间,倘愿意,每天都可以聚会一次,不必等到校庆什么的。

我想,大家都有许多话。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人生之秋。空间里绚烂着智慧与枫叶的红。


·慢下来的瓢虫(03-12)
·(03-12)
·达子香(03-12)
·万千气象——读楸立(03-12)
·水车(03-12)
上一篇:斑斓依然童年梦 下一篇:称呼问题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3-12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寻找曾经|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