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下来的瓢虫

慢下来的瓢虫

作者:李丽杰

我在寂然的公园小径走着,孤孤单单。

小径铺着石子,一颗挤一颗,像挤香油似的,凸起的凌角有些磕脚,但我喜欢,喜欢它们真实的存在感及痛却很享用的凌厉感。此时是上午八时,一天中最金贵的时间,偌大的园子几乎无人了,大家都忙着,似乎只有我闲着。

突然,我停了下来。

眼前,有一棵树,一棵开着白花的树。在这炎热浮躁的夏季,那一树给人清凉的花朵,是多么令人惊喜啊。树不高,踮脚可见顶端树叶。花多而密,层层叠叠铺排,花瓣薄透,呈扇形,像极了蝴蝶翅膀,当然是白蝴蝶,翅子斑斓的蝴蝶自是没福气享用这种白的。花香沁脾,是那种冷静的幽香,不似丁香热情扑鼻令人迷乱的香。这种幽香有强大浸透力,自觉浑身由里到外也跟着香起来,感觉自己也成了花一朵,美着,香着。当地能开花的树廖若晨星,我从未见过此树,只认得丁香、樱桃、刺玫瑰等极少的树。不知它叫什么名字,暂且叫“蝴蝶树”吧。

静立其前,像与一位新识朋友对望,想从彼此的神情中看出互相吸引的默契来。看着看着,就见其中几朵花微微动了起来,这让我惊讶,细瞧,哟,是几只翅间带高贵黄斑条的蝴蝶呀。原本它们就在的,在我未来之前,对于这棵树,蝴蝶比我熟悉,所以目前我还不敢自诩是树的朋友。蝴蝶翩翩逗在花间,一刻不消停,落了这朵,一掉屁股又飞上另一朵。蝴蝶这是臭美呢,仗着身上多了几道色彩便跟白的花比美了。蝴蝶大概不知“美不在外表,而在内心”这个道理。其实不止蝴蝶不知,许许多多的人也不知。

又有细腰的蜜蜂嗡嗡飞来。蜜蜂是好样的,纤纤小腿滚满黄豆粒大的花粉,飞起时身子明显向一边斜,像疲惫的旅人,累得步履踉跄。据说蜜蜂每天往返几十里路,腿上带的花粉超过它自身重量的几十倍。它永不疲倦地劳碌着,并且把这种超负荷的状态当成一种快乐,否则它怎么会一直在嗡嗡唱着,唱着一曲劳动的欢歌呢。

忽地,迎面来一缕风,静止的花瓣便动了起来,香气更浓了。动的花瓣后闪出三只黑蚂蚁,前面的个大,醉酒一样直愣愣往前冲,很强悍的样子,后面两只较小,步步紧跟个大的。它们似乎被这并不大的风惊到了,触角乱摇,沿着叶子边缘“啊啊”地奔跑着。风渐大,树叶婆娑,花影摇曳,再看蚂蚁,不见了,想必回树干下的老窝躲起来了。

几近地面的树干底部的一朵花上,还有一只瓢虫,它爬得很慢,几乎看不到在动。慢着爬到花瓣上,再慢着爬到花蕊中,在慢中看风景,闻花香。有风吹,它就停下来,不躲藏,昂着小脑袋似乎在跟风搭着话,要多悠闲有多悠闲。瓢虫是哲人,它似乎完全懂得如何生存的道理。它并不像蝴蝶那样急切展示自己美丽,也不像蜜蜂那样只顾忙碌,更不像蚂蚁那样草本皆兵过活。

瓢虫的悠闲和淡定触动了我,一年来我很纠结自己的生活,而且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慢下来的瓢虫让突然醒悟,生活原本就是多姿多彩的,忙碌也好,悠闲也好,都是一种状态,都是一种可爱,就看你以怎样的心态去对待。

在将来的一年里,我想我能淡然面对现实,像瓢虫一样,慢下来,看风景,闻花香。


·慢下来的瓢虫(03-12)
·(03-12)
·达子香(03-12)
·万千气象——读楸立(03-12)
·水车(03-12)
上一篇:女孩的哭声 下一篇: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3-12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慢下来的瓢虫|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