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丽杰

“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春天来了,去湖畔看柳吧。湖畔离家不远,步行几百米就到了。

应该怎样形容湖畔这些柳呢?

绿,薄绿,若有若无,让心怀春天已久的人想伸手去摸摸,看它是否真的存在。就有好奇的人果真踮起脚尖伸手去摸了,什么也没摸到,却顺着手臂涌来一股力量,准确说是一种暗示——此时此刻正有一股源源不断的生命在悄无声息地向你袭来,在春天里旺盛地勃发。那薄绿一浪一浪地来,染得你的眼睛,眉毛,鼻子,嘴唇,发梢,甚至衣服上也有了绿,清新,薄凉。于是好奇的人就觉得身心轻盈,真想腋下生出一对羽翅飞向那枝头,问询小小的绿芽,你们终究是积累了怎样的力量才爆出这样一树浓情温婉的绿来?

柔,无骨的柔。小婴孩胎毛般茸茸的,柔到硬结如锉的心失了棱角,便席地而坐,慨叹世间怎会有这般风情万种的尤物。无风,柳枝纤纤地垂着,那枝条并不稳当,拿眼睛细瞧,柳枝在微微地抖,竟然很有节奏,像唱一首欢迎春天到来的歌谣。“依依袅袅复青青,勾引春风无限情。”古人说柳勾引了春风,我要说是春风勾引了柳。你看,风来了,柳条便顾不得矜持一股脑地跟了过去,于是风里的柳就成了自由的孩子,起起伏伏,活泼得如荡着秋千的小女孩。真想变成风,被那柳勾了去,也快活一番。

长,似乎超过柳树本身高度。柳仄了身子探向河岸,好像河里有什么美好的东西吸着它。“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空中挑起的绿丝绦,一根一根干干净净衬着一方蓝天,给人无限遥想。若想看到全部,就需仰了脖子看。看的时候千万要注意脚下的路,小心掉进了湖里。小时候学校房后,街道两侧和东大坝栽的柳是没有这样秀气的,这么长的。那树身是矮墩墩的,长到一定程度就四面八方伸出杂乱的枝,像懒婆娘不爱梳理的乱发。

柳,东北最常见的树种,落叶乔木,耐寒,耐涝, 耐旱。表面柔弱不堪的柳,实际却拥有男子汉一样的胸怀和特质。春天来了,随意折根带芽的柳枝插进土里,落地便生根,心无旁骛长开了。记得小时候插柳,柳苗多了,顺手扔在泥沟里,还得踹两脚。过十天半月,那柳竟然扎了根,还活着。生命向来是顽强的,不肯容易屈服。除去自然灾害,人为破坏,存下来的柳是真君子,用那一树嫩绿装扮这个世界,愉悦人们的心情。

柳苗多被人们栽在河坝上,房前房后,街道两侧也栽,但是牲畜多祸害,存下的极少。我总觉得栽在河坝的柳是最幸福的,有汤汤的水照着,美哉美哉。白天与常驻河坝上空的清风谈情,夜晚与明月繁星共享一湖水,多快活呀。而栽在房前房后树,命运就苦了些,也许被大嘴巴的猪拱上一口,也许被长了癞的狗滋泡尿,还有可能成了人们晒衣服的柱子。这些窘境,它们不怕,不抱怨,春天一到,该发芽的时候发芽,该扬絮的时候扬絮,生命的顽强在柳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做人也应该像柳,积极乐观向前,一时的困难和窘迫不算什么,春天终会来的。

我喜欢柳,不仅因为它绿,柔,长,更重要的是它不为环境左右,寒冷,水涝,干旱,都不能拿它如何。它无欲无求,就像我的乡亲,无论什么时候与他们相逢,呈现给你的永远是一张纯朴憨厚的笑脸。


·慢下来的瓢虫(03-12)
·(03-12)
·达子香(03-12)
·万千气象——读楸立(03-12)
·水车(03-12)
上一篇:慢下来的瓢虫 下一篇:达子香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3-12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柳|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