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气象——读楸立小说集《红孩子》有感

万千气象

——读楸立小说集《红孩子》有感

作者:李丽杰

春来了,满园的绿柳,我独独站在了它面前。因为它有纷繁庞大的枝杈,几搂粗的主根长到 一米高便分出两个可谓粗壮的侧枝,两个侧枝又分生出四个细枝,细枝再分生出小细枝……如此分下去,枝枝杈杈,旁逸斜出,这普通的柳就展现出与众不同的万千气象。若来一缕人感知不到,柳却能感知的细风,那柔枝便有一搭无一搭地荡,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若风不大不小,枝条会如曼妙女子甩着绿袖风情万种起来;风稍大,柳枝便不是荡了,而是甩了,一顺水的朝一个方向甩;风狂烈起来,柳枝便没了规矩,没了矜持,耍酒疯似的飞上舞下……一棵树,不一样的风中,便有了万千姿态,大自然就是这么奇妙。

变化万千的柳,让我联想到楸立的小小说。两年前在荷花淀群结识了楸立,了解他酷爱小小说,并且为之焚膏继晷,硬把一本厚如砖头的字典翻烂了。楸立从2009年开始写作,写作时间短,产量却极高,一年内发表百余篇作品,且多篇作品被收入年选和精选本,登上了国内许多重要刊物,超过我这个写了几年只发几十篇文章的人,真是让人眼红。2012年3月收到他新出版的小小说集《红孩子》,此书约15万字,分为《青葱岁月》《今古传奇》《往事怀念》《都市缤纷》《感动生命》五辑。江湖传奇,历史人文,红尘世故,警情案件皆可入文,这让我深深佩服作者思维灵动敏感和生活阅历的丰富。阅完全书,感觉楸立在努力做一件事——无论哪一辑的哪一篇他都在执着地宣传正义、大爱、善良、勇敢、宽容等积极向上的主题。其实文学使命本如此,读后归根到底是让人们思索点什么,酸、甜、苦、辣都行,不能像喝白开水一样,淡然无味。

好久不写小小说了,也不看小小说了,更没写过评论,但还是要写几句,简单,直观,片面地说,有不妥之处还请那个叫楸立的弟弟海涵。

楸立的小说,情节和结构没问题,我只说立意和语言,也是我最欣赏的地方。先说主题,好的小说是拒绝意义的平面和单一的。主题意向的单一和直露,文章便失去了委婉,含蓄,诗意,谈不上吸引读者了。拿他的代表作《红孩子》立意来说,大主题表现的是革命先烈们舍小家顾大家的崇高情怀,小主题表现的则是战争时期孩子们坚强的另一面;《随心漫步》也是这样,它不只表现“我”为了不拖累步儿而做出够爷们的事情,从另一个层面还表现了在现实面前对失去的那份爱的惆怅和无奈。此书中类似的多主题文章还有几篇,不一一列举。

小说是写人的,离不开人物,楸立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大都是仗义的,热情的,倔强的,用东北话说够爷们。这是应了“作文如作人”这句话,其实万物皆有根源,我敢说这跟楸立的性格密不可分。据说他每次出警总是冲锋在前从不畏缩,遇到群众有困难,也是主动伸出援手。虽说这是他应尽的职责,但坚持做下去也不易,我不敢说楸立有多伟大多高尚,但可以深切感觉到他在生活和工作中总在努力诠释如何做人,做一个好人,所以读楸立小说总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继而骨子里生出一种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感,给人一种净化心灵的力量。试想,一个浅薄轻佻,忘恩负义,利欲熏心的人无论他怎样粉饰,怎样夸夸其谈,仍是写不出高尚大爱的东西。作家要有悲悯情怀,要有高于常人的眼见,楸立具备了这种美好特质,难得。

二是语言。现在什么都讲究创新,文学也是这样,说着容易,做起来难。楸立似乎成功了,他的语言可谓新颖,独特,尤其是对话,运用了大量的口语,更有可读性,生活感和现实感并存。前段时间我在网上跟一个写剧本的争起来,他说好的小说有精彩的情节足够,至于语言他说他从来不重视。我不认同他的话,我倒觉得语言是小说的生命,现在有不少人写小说只单纯讲故事而忽略了语言,这不好。中国汉字三千多,但是真正能运用到自如灵动的有几人呢。语言就像一个秀色和才气兼备的好女子,你经营得好,它会让你眼前发亮,睡觉吃饭都想它,着魔一样,想放手都难。那到底什么是好语言呢?仅就楸立作品来说,语言精练,绝不拖沓,时不时打破常规,一字就说明问题,我觉得这就是好语言。比如《开满阳光的下午》:“五金拔了拔胸脯,嗯了一声。”注意,这里作者用“拔了拔胸脯”,而不是惯常的“挺了挺胸脯”,一个“拔”字,就把没自信的主人公力图想让自己高大的表现欲勾勒出来了;《红色青春》中“苦不苦学学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万恶的旧社会。”这句话似乎每位读者都说过,特亲切,特真实,看来越通俗的语言越好,越能深入人心;《随心漫步》的语言具有情绪化,时刻牵着读者的情绪:“步儿抱着我的脖子,像小时候那样,眼泪汪汪地流出来。”感受到那种难舍难分的情绪。“步儿好久才回话,声音淡淡地说,哥,祝你幸福。我勉强着说着自己的哈哈腔,步儿说得对,我幸福着呐!那一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仅仅两句对话,就写出那种欲爱不能,无奈,令人心酸的情绪。发纤秾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不管怎样,我们应谨记把锤炼语言当成一门学问,千万别小看它。

最后说说楸立小说不完美的地方。自觉与楸立不见外,他平时总是姐、姐地喊着,所以我不留情面,鸡蛋里挑骨头了。总的看来,有些字句显得晦涩、生硬,段落起承转合不自然,圆润。其实文学还得惨淡经营,在文学创作过程中,哪怕一个标点都被赋予了生命,需细思量,力争安排到恰到好处。另外,有些作品立意,字句,人物形象,出现了重复,这就需要楸立克服,突破自己,突破瓶颈。

当姐的就爱婆婆妈妈,还得再说一句,一年内发表大量文章,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说明楸立确实在努力写作,把它当作一项的事业来经营。坏事就是快了作品难免有瑕疵,欲速则不达。期盼楸立能慢下来写作,不受外界干扰,摒弃那些浮躁的东西,多出精品。

我说过,我不会写评论,写好写坏也就如此了。不过,作文的规矩我是懂一点的,最后回到首尾呼应上来:此时风去了,那千丝万条的柳又静了,呈现出一种静谧的诗性的美来。然而,也许片刻风来时,它又要秀妩媚和耍癫狂了。愿楸立小说也如这柳,无论到哪个阶段,呈现给读者的永远是多姿多彩,万千气象。

作者简介:李丽杰,女,1972年生,黑龙江富锦人,富锦市文学工作者协会副秘书长,佳木斯市作家协会会员。快乐生活,快乐写书,喜欢可爱的小动物,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写作目的很简单,听从内心召唤。2008年开始文学创作,有作品发于《儿童文学》《意林小小姐》《少年大世界》《雪花》《新课程语文导报》、《初中生学习》等报刊。2011年参加《富锦文学作品选》散文卷编辑工作。


·慢下来的瓢虫(03-12)
·(03-12)
·达子香(03-12)
·万千气象——读楸立(03-12)
·水车(03-12)
上一篇:达子香 下一篇:水车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3-12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万千气象——读楸立小说集《红孩子》有感|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