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桃李红满天


  尽管已经退休数年,但一想起我的三尺讲台,想起我那些可亲可爱的学生,心里就会涌起阵阵热浪……

  一九七五年的八月十五日,我从沙所知青点调回方正林业局高楞中学。担任七年七班班任,所教学科化学。一干就是二十五年。二十五个春夏秋冬,二十五个寒来暑往,我一直战斗在教育的第一线。有位作家这样写道:“教书育人似春蚕,释疑解惑捧心丹。鞠躬尽瘁热汗洒,芬芳桃李红满天。”我的誓言为:“用我毕生的心血浇灌祖国花朵灿烂似锦,愿以满头银发换得祖国栋梁成荫成林。”我实现了心灵的诺言,退休后的我真的享受着桃李红满天的幸福和喜悦。每到逢年过节,都会有来自五湖四海的问候和祝愿,几乎每年都有不同届学生的邀请,参加他们同学会的盛宴。每每就会想起和他们在一起的日日月月,就会想起他们一张张可爱的笑脸。思绪就展开翅膀,飞回到那一段段幸福快乐的时光……

  当第一次上课的铃声敲响,我多少有些紧张,但我还是满面春风仪表端庄地走进教室,登上讲台,面对台下黑压压的一群学生,在一个个炯炯有神期待的目光里面参杂着些许审视与挑战。我没有退缩,更没有逃避,只能勇敢的面对迎战。一节课下来。我赢得了学生们的好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知识在增加,经验在积累,用心去讲好每一节课。逐步完善自己的教育教学工作。当班主任管理班级成了我不可推卸的责任,和学生在一起,我从不摆老师的架子,却不失去教师的尊严;课上,我义正言辞,不许任何人开小差,不许任何人掉队。

  我从不体罚学生,摆事实讲道理,让学生心服口服。记得有一次,课前提问,我点了王刚同学的名字,叫他回答问题,还没等我让他回答什么问题,他就懒洋洋漫不经心的站起来说:“我不会”,眼睛里带着不耐烦。全班同学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聚在我的脸上,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更不知道老师将会怎样收场,室内一片肃静。真是气煞我也,我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慢条斯理的说:“王刚啊,我还没问你什么问题,你怎么就说不会呢?我把语调提高八度,满脸严肃,连珠炮似的提出:‘你会不会吃饭,你会不会睡觉,你会不会叫妈妈,你懂不懂什么叫自强自立自尊自重……”他无语,低下了头。全班同学也都鸦雀无声,不敢轻举妄动。见此,我把话又拉回来,语重心长地说:“同学们,你们到学校学习不是给父母学的,也不是给老师学的,是给你们自己学的,请问,有哪位家长让你们到学校来混时间的,肯定没有。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不惜自己当牛做马赚钱省吃俭用供你们上学,老师不辞辛苦教你们知识,你们扪心自问,不好好学习你们能对得起谁?”我坚信,我的一番话深深的打动了他们。本该上的一堂化学课却有一半时间改成了德育教育课。下课前我又严肃的告诉王刚:“下节课第一个提问你,回去准备。”

  学生形形色色,心理状态都不一样,素质参差不齐,家庭各不相同,众口难调。当老师难,当好班主任更难。课下,我和学生们打成一片,和男生掰腕子摔跤打球滑冰打雪仗堆雪人,和女生讲故事猜谜语跳皮筋打口袋。我即是他们的老师又是他们的朋友,我和学生的关系非常融洽,就像个孩子王一呼百应。我爱学生就像爱护弟弟妹妹,学生爱我就像尊敬大姐和兄长。我经常利用课余时间进行家访,找学生谈心,给差生补课。(当今要收费的,过去分文不取,心甘情愿)教书育人是我不变的宗旨。每本教案的封面都用隶书体清晰提示:即教书又育人的字样。力争做到让学生敬你爱你怕你服你。

  记得七七届土建班有个学生叫大庆,家境很难,父亲病故母亲精神失常,他是长子,上有一姐,下有俩妹一弟。全家人只靠姐姐的几十元钱过活。雪花降临了,他还穿着单衣,单鞋,没带帽子和手套,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于是,我带领全同学捐款,给他买了些应急的必需品。他感到了班级的温暖,老师的可敬,同学们的可爱。他的学习成绩在全班名列前茅。

  七八年的六月学校让我参加松花江林管局在三河屯举办的化学培训班。学生们得知此消息后,每人买了一个日记本,还有钢笔,高高的两罗子,摆在讲台上。当我走进教室向学生们道别的时候,室内哭声一片,那场面让我至今难忘。我从来没被学生气哭过,可是,那天我却哭的泪流满面,因为师生之间那种依依不舍的真情留恋,让我的心灵震颤,我不敢再看学生们那期盼的目光,为了求索,我含泪告别了我可亲的学生们……

  一九七九年的下学期,我班学生玉斌不慎把左腿摔断,不能到校上课。家长着急,他自己着急,作为教师我更着急,我找几个学习好的同学,给他送去当天的各科作业,几何代数由我送教上门。

  一天两天,一月俩月,他的腿好多了,每天拄着双拐在路口等我,看到他求知的眼光,我义无反顾,不管刮风下雨路途泥泞沟坎,还是艳阳高照,炎天流火,都坚持给他补课,直到他痊愈上学。在一个周末例会上,赵书记大声念着一封感谢信,听来听去是写给我的,就是我给补课的那位学生家长不知求谁写的,还有礼物:一支英雄牌钢笔,一个红色日记本还有一个绿色塑料文具盒。(当年算是厚礼了)本子的首页和文具盒里面写着:“赠给:辛勤的园丁,学生的贴心人。落款是学生家长刘金生,一九七九年五月七日”。家长的心意令我感动,并铭记于心。工作中我不求回报,我会继续为党的教育事业贡献自己的点滴。这件事要在当今有人可能在嘲笑,认为我是在唱高调,当年那是最普通的一件事,每个老师都会做到。那三件礼物(钢笔赠给我的老师了)笔记本子我用了,文具盒我始终没舍得用,一直珍藏留到今天,赠给了我八岁的孙女,并给她讲起那段故事,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一颗献爱心的种子。

  的确,我用心经营着班级,我用爱呵护着学生,我用良心书写着对党的忠诚!热望着能迈进党的大门。然而,在一个晴朗的下午,赵书记让我到党支部去一趟,我兴高采烈的去了。赵书记是一位温文尔雅,心地善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好领导,平日里我们都叫她赵大姐。她看我那高兴劲不忍心直说,就很策略很委婉的说:“君华,这次入党——可能——没有——你,但是,我相信你……”还没等她把话说完,我的泪水早已夺眶而出,我一边往外跑一边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次日,赵大姐看我情绪稳定后才语重心长的告诉我:“不是你工作干的不好,而是你家历史不清。”我茫然不知所措,什么叫历史不清啊,我晕了。从我懂事起就知道,我是根红苗正的贫下中农,入队入团加入红卫兵,一直都是班级的骨干三好学生。参加工作以来也是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勇往直前的排头兵,怎么就弄出一个历史不清。我回家问父母才知道,是爷爷被日本鬼子抓去当劳工,不知为是什么被鬼子用刺刀刺死。当年的那些邻居们搬的搬散的散死的死,有谁能为你平反昭雪呀,我到哪里喊冤啊,这个打击让我一时別不过劲来,可是,工作还得照常干,绝不能因此误人子弟。索性就当一个党外的布尔什维克吧。从此,我不敢高攀比我强的任何人和事。十年后,我终于站在党旗下,举起右手向党宣誓。然而,失去了当年的那份激情,把那份激动变成了深深的懂得,因为历经时代的风雨我逐渐成熟了……

  当年我担任初中班任时,学校往往把一些学习差爱淘气的学生插到我班,抑或是是领导对我的信任和考验。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也不例外。干吧。管理班级是我的长项,无论学习还是劳动以及学校搞的各项活动,我们班都是学年第一。那时,学年分为重点班和普通班,期末考试我班竟出人意料的以平均分高出重点班0。2分的好成绩荣获学年第一。我很有号召力,在劳动中我特能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勤工俭学种木耳,栽果树,收土豆,植树造林等我班都是先完成任务后再帮其他班级干。记得,在一次铲黄豆地时,一条蛇出现在我眼前,我哪里肯放过,一阵毒打,然后顺着蛇头扒下一个圆筒蛇皮套在锄把上,又光滑又凉爽,(我听母亲说过)扔在地上的蛇翻卷着,粘的满身都是土。女生吓得妈呀直叫,男生围观看热闹,蛇血溅了我一身。我小时候,家里穷、孩子多,父母经常拿我当男孩子用,扒炕抹墙搭炉子,我也爱和男生在一起玩,刮瓶盖打陀子掏家雀放风筝。女生打不过的人找我替她们出气。人送外号假小子。深秋时节,学校号召全校师生劳动,准备过冬取暖的烧柴。我班出了十一台架车子,拉回的烧柴又好又多,男生劈女生罗,干得热火朝天,真像一个热热闹闹的大家庭。望着那高高的柴火垛,劳累早被喜乐冲光,我们师生留下一片爽朗的笑声!

  八零年我考入了牡丹江林业师范,八二年毕业后,我分到方林职业高中任毕业班的化学课并担任高三四班的班主任。这个班是我最省心最优秀的一个班,在班长志军(我的有力助手现在是医生)的带领下,学习气氛浓,班级风气正,学生们都很懂事。我把家里的吊兰,万年青等花搬到班级由学生刚业专人负责,环境优雅,别具一格与众不同,值日生把地面擦得锃亮,有一种家里温馨的感觉。同学们热爱班级关心班级,大家过着其乐融融的集体生活。看着墙上挂满篮球第一名,排球第一名,足球第一名,田径运动会团体总分第一名,大合唱第一名的奖状,真是独一无二。,期末考试总成绩还是第一名。全校高三四个班上级给十个转正指标,我们班占了六个,班长志军荣获全校优秀班干部,三好学生等光荣称号。先进工作者教学能手,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的桂冠戴到了我的头上。我们陶醉在喜悦和幸福中。毕业了,同学们带着喜悦,带着快乐,带着憧憬踏上了社会。有一天,我又来到了高三四班,桌椅摆的还整齐,地面落了一层灰,屋里空当当的,没有了欢声笑语,看不到学生们可爱的脸庞,找不到他们熟悉的身影,好凄凉,心好酸泪水流到腮边。幸好看到墙上那些熠熠生辉无数个第一的奖状,好像学生们在说;“,老师保重!谢谢您的辛勤劳动。老师我们爱您!”是啊,教师的职业就是如此,送走了一届又一届,迎来了一批又一批。

  八八年我考入了黑龙江省教育学院,手捧着录取通知书,看了一遍又一遍,念还是不念,为何如此难,第一拿不出四千元钱学费,第二孩子小无人照管,第三把家交给丈夫我不放心,唯此,我只好忍痛放弃学业老守田园。

  改革开放,一时下海经商成为热潮,老实忠厚的丈夫也想找一个英雄用武之地,可是被海水灌得够呛,商场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哪里是他逞能的的地方,上当受骗一下子骗走13万,债台高筑。无奈,我只好离开我挚爱的工作岗位提前退休,与妹妹开了一家餐馆,干了四年半,又干了六年保险。总算把外债还完。校领导和同学们都为我离开教育工作而惋惜。

  去年夏天,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一听便猜出是我教过的学生祥岭打来的,他在电话里说:“老师啊,咱班李永山从外地回来特意要见当年英姿飒爽,梳着两个大辫子跑赛第一的那个老师,您能赏光吗?”我没有推辞的道理,一定去。物是人非,今非昔比,我不敢认他,他不敢认我,还出了个笑话,他把我孙女误认为是我的小女儿。谈笑间,我们推杯换盏,聊起了现在,忆起了从前。老师的大辫子不见,眼角皱纹添;永山谈吐风趣办事果敢现任某公司的大老板。给我带来了他当地的特产,又做合影留念。我品尝着桃子的甘甜又送来了李子的芳香。今年秋天一个周末,我参加一个学生孩子的婚礼,偶遇当年七年七班班长黄玉领(他毕业某农业大学,后来出国深造,现拥有上亿资产)他是我走入教育界的第一个班长,很懂事,有头脑。我俩的目光相遇好热烈好亲切,隔着三个桌子,无法握手拥抱,只能频频招手致意。次日,法林(也是我学生)给我打电话,晚五点到百事成饭店就餐,请老师大姐一聚。我猜到了一定是班长玉领的主意,果然不出我所料,见面后,握手拥抱。四个女生,十个男生围坐一桌子,酒浓菜香,又是一番忆当年。

  虽然我没穿上军装可我一样保卫祖国,虽然我没站在炼钢炉旁可我一样为祖国建设输送钢梁,医生。作家。演员。企业家。大老板。劳动模范……他们都是我的学生,他们的事业都是我的劳动。扪心自问我无愧于教育事业,我无愧于人民教师的光荣称号,我享受着桃李满天的喜悦和快乐,工作给我带来了无限的幸福和快乐!假如有人问我下辈子的工作选择,我还会不假思索地说:我还从事教育事业,为浇灌满园桃李而倾注心血!


· 老公如何给老婆做胸(04-27)
· 改良体位,性爱更刺(04-27)
· 女人性冷淡是怎么回(04-27)
· 夫妻生活时间过长是(04-27)
· 改良体位让性爱更刺(04-27)

上一篇:2013之我们租住的地方 下一篇:挑战自我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0-14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笑看桃李红满天|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