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的六月

  期待的春风夏雨成诗,在一天天的酝酿下,变成了微醺的六月。

  夏,不一样的情怀拥抱,不一样的心情写意。

  在听风的轻唱,在听雨的缠绵。

  六月的雨,淅淅沥沥,缠缠绵绵。似乎很少一天不光顾的。恍如六月的心情,时好时坏。

  当五月成为了刚刚离开的常客,六月这新的客人早已经按捺不住了。六月,就这样来了。

  六月一到,仿佛所有的风轻云淡都变了味儿。同学打电话来问,现在的你紧张吗。我说,不紧张,去年还紧张点,想起去年的六月,虽然只是隔着一墙的距离感受高考,但还是真真切切地被同学、网友渲染的说说感染了,有种不可言说的紧张,有种似乎窒息的感觉。现在想来,杞人忧天或许不过如此吧。连咪也问我,妈妈,你紧张吗?我说你都不紧张,我有什么好紧张的。她说,其实我还是有点紧张的,班上的同学都很紧张,不过还好,吃得、睡得。这样的倒计时,六天、五天——转眼间,高考的前奏已经响起来了。可咪的牙齿却在这时候兴风作浪起来,问她,影响学习吗。说还行,可这面临的毕竟是高考,不可等闲视之。不能吃太厉害的药,只能每天傍晚吊瓶,刚好坚持每天的考试。忐忐忑忑间,总算牙齿没多大影响。

  高考前一晚,她老爸回来了,我也怕她牙齿有什么,请了一天假,还有一天没课,也算对她高考足够重视吧。那一晚叮嘱我们,考试不用送她去考场,和同学一块去就好。语文考完,状态还行。数学考完,一推开住处门,一堆的牢骚:她在考试的学校在考试半个钟头后还没开门,同学考完数学其实心里难过,但刚开始撑着,如果还不能出来,估计哭倒一大片。问她考得怎么样,却是泪光点点。我想,肯定是离她想要的120分远了,但说,差不多110分左右吧,但怎么说都不会到120分。看来,中大的梦想破灭了。安慰了一番,心情平静下来。文综难度一般,英语有个改错不知道对否。高考,终于在还算平静的心情中度过了。

  难忘的是那些人,那些事。潇潇和她妈妈在咪考完最后一科等候在校门口。这温暖让人双眼濡湿,谢谢她们真挚的关心。姐姐们也在高考前看咪,鼓励咪。同学打来电话问候。六月,因为这些,让人不由得微醺。

  16号,搬家了。老妈带着家里的人回来了,他家也来了很多人,熟悉的同事,要好的朋友和同学也来了。见到了想见的人,可惜时间匆匆,没有好好聊聊。初中的同学在傍晚在家吃饭,很久不太见面的感觉真好。难得一聚的我们欢畅了一回。一天匆匆,就这样搬家了。家不大,可这是我要的清新,淡雅的风格。客厅是浅绿色的基调,饭厅是蓝色的旋律。蓝色的窗帘,素雅的家具。安静而美好,每天,听风的吟唱,听雨的轻鸣。心里铺成了这样的旋律:伴君伴女伴快乐,宜人宜家宜生活。

  不到两个星期的期待,21号晚10点,听说可以查分了。下午去了同学家吃饭的咪,在一次次的催促下说,急什么,呆会我回去查分数。快10点,回来了,洗澡。快10点了,我催促着,她却不紧不慢洗衣服。10点2分,她老爸在qq问,查到没有;同学打电话来说,她侄女理科,超一本线30多分,问咪考得怎么样?晾完衣服,不紧不慢上网,说要我离开,自己查就行。电脑太堵,用手机发消息,终于查到了:569分,超过一本线25分。正常的分数,可也是尴尬的分数。这一夜,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怕电话骚扰,忙在qq说说写下:咪569分,超一本线25分。但还是有电话断断续续关心。咪的分数算正常,没有像县统考爆发。以为这是很一般的分数。其他同学分数传来,除了一女同学爆发了,其他平时比她好的同学,都和她差不多。安然的一夜。

  看荷,也在我的一次次期盼中成行了。选了一晴朗的傍晚到同事的老家去看荷,只见荷叶难以见到荷花,忙绕远到另外的地方看看。终于见到荷花了,虽然只是星星点点。荷叶田田,荷花葳蕤,荷花含苞待放,撑起一柄柄的小伞,浅浅的黄,凝脂似的花瓣。摘下一朵,凝视着,荷香淡淡,清逸而悠远。举起它,在傍晚的微风中前行,惬意的一晚。把荷花放进一瓶子,第二天,荷花开放了,那样的肆意和灿烂。荷香袅袅,氤氲一室。花瓣兜兜转转,曲折有致,用手机记录这美好。

  好久没有动笔,在这六月的末梢,记录这浅浅的日子,淡淡的诗行。用心感受这微醺的六月。期待七月的歌,依然可以如此醉人。


·微醺的六月(10-17)
·春意融融(10-17)
·冬之韵(10-17)
·流年(10-17)
·向北  向北(三)(10-17)
上一篇:春意融融 下一篇:没有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0-17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微醺的六月|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