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美好

  喜欢“熬至滴水成珠”的说法,初次看到这个词语,觉得它喜忧参半,很有哲理,能够让人产生回味。那是一种经历了种种后的收获,那是时间的流转,经过努力的成果,那是憧憬了一次次后最美的结果。很美好的字眼,生活如斯。

  中午,又在一个个博客徜徉,总觉得,美的文字就像那些百看不厌,充满个性的衣服,让人目不暇接。花布家的博客,语言优美,视野开阔,热爱生活,很雅的一个女子。美,在文字间流淌着,如香郁扑鼻的茶香氤氲 。不知道到了谁家的博客,看到那一挂挂造型别致的蔷薇花,绚烂而张扬,因为出生在蔷薇盛开的四月,对蔷薇多了一份独特的感情。注目这葳蕤而花枝娉婷的蔷薇,觉得日子就像这一串串盎然而热烈的蔷薇,有了生机和希望。美,是那样的不经意。

  因了同事和他同学的信任,假期里,有空辅导一下这两个男孩子的语文学习。两个孩子都很活泼,他们一样是字词不过关,基础知识不够扎实,不爱看书,知识面狭窄。每次来上课,都是睡意朦胧,睡眼惺忪的样子。但聊起天来,绝对是滔滔不绝,他们会和你分享他们的快乐,会给你讲他们知道的故事和新鲜事。予人玫瑰,手有余香。你会被他们的快乐所感染,被他们的纯真所感动。

  在期盼中,四个月的思念暂告结束。20号启程,短信时时关注着,搭上了天津的动车,到了南站,到了西客站,见到了一块回去的三个朋友。21号晚,车到省城,她表姐和表哥接车。第二天,外婆挽留,留了一天,22号下午两点多,从省城动身回家,差不多7点了,才到了小区门口。和她老爸一块下去接,借到短信却在离家远些的门口。这丫头,怎么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早下车。大踏步走过去,见到了身影。近了,惊喜地说话。发现丫头胖了,又和高考前一样了。蓝色的衣服,衬着粉白的皮肤,很有生气和精神。悬着的心放下了。记得,总在梦中见到的丫头,是那样的黑瘦,那样的无神。那晚,很晚了,还在聊着。回家,逛街就成了主旋律。回来那晚,兴味盎然地说,呆会吃晚饭去超市逛逛。在超市里,买到了时令的靴子,适合此时南方的天气。穿回来的雪地靴暂时休整了。

  第二、第三天晚上,把散步当逛街了,白天也不闲着。在ls的服装店驻足,看着那些适合咪的衣服,让她一件件试穿,开衫很美,有黄色、淡蓝、粉色,原来以为,黄色应该是最好看的。其实不这样,粉色才最配咪的肤色。另外一件蓝色的开衫,很有创意,下摆有白色的蕾丝,有些像学舞蹈的人的衣服。她堂姐的同学看她穿着这样的衣服,问是不是她一直都在练舞蹈。和咪逛街,会很有成就感,但钱袋子可不争气了,总会干瘪瘪的回来。看着咪,常常感叹,干嘛我总是不能很好演绎那些衣服呢。常常和她老爸开玩笑,如果我长得高些、白净些,或许会和咪一样很好演绎那些衣服。他老爸总是不置可否,或者永远是那个永成的字眼“好久”。我知道,青春对于咪来说是进行式,对我而言,已经是过去式了。喜欢咪穿着那些泡泡的小短裙,配上粉色的雪纺衬衫,很有味道,但却太张扬,不适合咪。还有那些蝙蝠袖子的毛衣,咪穿上,总是恰到好处。她宽宽的肩膀,适合蝙蝠袖子的衣服,她穿上,总能让蝙蝠袖的衣服飘逸起来。她和衣服,总能很好交融,有着青春和纯美的张力。

  小年近了,街道也越来越拥挤了。和他在挑选年货。花生,必不可少。他说,多买点,要不不够我们吃几天。棒棒糖,家里老少都吃,也多买些,糖果也多买几种。买对联、门神和挂串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翻看那些对联,怎么总是富呀、福呀、贵呀的字眼,挑挑选选,就只有一幅还算靠谱。是说事业和前程的,还有些恰和。那门神,以前很少买,逛街总觉得挺好看的,可挑挑拣拣,就只有一个娃娃点缀的那幅还行。挂件,红红火火的,最有趣的是有两条鱼。我知道,这寓意好,某人更是喜欢。就他们钓渔翁所言,那是双飞。预示明年钓鱼,鱼会双双中钩,那是多美的事儿。看着他眉开眼笑看着那挂件,就它吧。给家增添年味,给他明年更多的希望。

  放假了,日子很安闲。随心随意过着每一天,就那样,彼此上网,彼此看电视。伴着,行走着。喜欢那句话:“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那就好好乐着,多些快乐,少些烦恼,继续前行着。


·那些美好(10-17)
·春之韵律(10-17)
·2013,走起(10-17)
·细数流年(10-17)
·微醺的六月(10-17)
上一篇:春之韵律 下一篇:没有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0-17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那些美好|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