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乐一把

  大学时被同学说成是四平八稳的我,有时候,也会玩乐一把。或许动如脱兔静若处子都矛盾地聚集在我身上。有时候突发奇想,有时候觉得那不是我的行为。

  那晚同学小聚,知道一男生的老婆孩子就在我们包厢的楼上 ,忙让他打电话叫他们下来。可他执意不肯,我“威胁”他,不打电话,我就抢他电话打给刚刚下来我们包厢唱歌的他弟弟,让他弟弟带下来。软磨硬逼不成。我说,要不就冲上去找,假说让他弟弟下来唱歌,偷偷上去瞧瞧。一同学自告奋勇跟我上去,我还犹豫不决是否要上去,她却执意上去。想想怪可笑的,有啥好看呢。正像这次去某人那边,他对门的女孩子也过来认识我,美其名曰看看,我听到她们的声音,忙说,没啥好看的。想想,依然哑然失笑,颇有王熙凤的“不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味道。

  我们上去他家人的包厢,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听服务员说,他们刚刚退包厢走了。总不能追上去截住人家吧,太不礼貌了。忙又回包厢,在包厢门口,有一陌生的男的。正奇怪间,里面音乐停了,好像闹哄哄的。进去,发现我们要找的人原来到了我们这儿。端详,人家皮肤白皙,人也温婉,声音柔和。扎着常见的马尾巴,上身穿着两件套的秋衣,下身是五分的休闲短裤,微胖,但人很年轻。和以前大家所说的一点也不一样,跟照片背影想象的也不一样。虽然没有我大学同学期待的长发飘飘,可也不是旅专那款大眼睛,娃娃脸,中性样的女孩子。他老婆在同学的盛情下,还为我们唱了一首《青藏高原》。不愧是学艺术的,歌唱得很有韵味。后来听她说,自己几年前就调到某院校的文体部,经常组织学院的文体活动。

  今天想来,依旧很乐。那股调皮劲,不太像我。可那就是瞬间的我,爱玩乐。

  盘点人生中,这样的玩乐也不少。穿着木屐,行走在镇上,穿越在街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初中时的一个晚上三五成群 逛街,会突发奇想想锁上电影院的门,看里面的人怎么发狂。去班主任家,会给他们家味道太淡的汤加盐,还主动请缨为他盛汤,让他讶然自己的汤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咸。却憋住不笑,看他喝汤太咸的奇怪表情。在裤管藏住人家的乒乓球,看高中时一男生暧昧某女生的诗,会煞有介事对上一首,想想,依然捧腹。更别说,偷男生日记看的那种快乐。不过这样的时刻,我充其量是“帮凶”,人家在翻,我在旁边看而已。记得有一次,看到某男生描摹喜欢的女生外貌:“圆圆的脸,甜甜的酒窝——”害得我们一个劲地猜,班里好像没有这样的女生。对这,至今是个谜,期待五一节的聚会,拐弯抹角地“拷问”一番。

  有时,喜欢玩乐。邪言,诸如“美男,就是优美男人,处男,就是被处理过的男人。美丽的已婚女子,就是靓婆”等这样的话总会脱口而出;邪行,就像前几天大学同学小聚,在某酒店,佯装某调皮女生,敲男生的房门,然后极速退回。让他们开门,然后看到没啥动静,就把门关上。害得男生都以为是另外一女生所为。这样的行为,总会不假思索地做。这样的应景,添了许多的乐趣。


·玩乐一把(10-17)
·聚在春暖花开时(10-17)
·那些美好(10-17)
·春之韵律(10-17)
·2013,走起(10-17)
上一篇:聚在春暖花开时 下一篇:没有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0-17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玩乐一把|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