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碎念

  雨和太阳常常捉迷藏,总会时不时变换主角的位置。这就是七月天

  傍晚,雨又在淅淅沥沥着,濡湿的地板上是坑坑洼洼的脏水,电也凑热闹似的忽然停了。呆在家里,对于一直靠电过日子的我们,是不能再忍受呆在家里的。

  出门去,雨渐渐小了,像毛毛雨,有雨飘着,但淋不湿头发,靠着墙沿下走,地板是干的,有一搭没一搭和咪说着话,走进一家饰品点,指望饱一下眼福,哪知道都是很便宜没有个性的东西,匆忙看了几眼,沿着小区后门走走,拐个弯看看,平时很少走这儿,发现这儿居然有两个小酒店,但没有什么客人。到路尽头,一个60多岁的妇女忙迎过来问,哪里是二级路?我一下子懵了,哪里是二级路,她要搭车回那个乡镇,是不是就在这儿搭车。想想,不就在眼前吗。忙说,这就是二级路,就在对面搭车。她说自己没钱了,现在天色晚了,能不能给点钱去附近乡镇的亲戚家。给几块不行,还要多给点,把散钱都给了,估计有10多块,搭三轮车去也够了。想想,就是骗人的,也就是10几块,给了钱,忙和咪继续走。

  在街上逛了两个多钟头,回到小区,依然是黑灯瞎火的,忙进了小区的超市逛逛,逛了一圈出来,还是没有电。只能摸黑回去了。一楼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拉着咪的手,说着栏杆走,跌跌撞撞的到了三楼,在进进出出的几辆车灯的照耀下,剩下的楼道依稀可辨了。终于不像咪所说的,呆会到了家也不知道,一楼一楼地数着上来。想想,黑灯瞎火的真不方便。

  回家,没有电,只能在煤气灶上烧水洗澡。和咪坐在阳台的地板等着水开,好在是雨天,凉风习习的,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洗澡完,在客厅放上凉席,风透过阳台的门纱吹过来,挺凉爽的。这样没有电的时光,聊天便成了最主要的渡过时光的办法。先从高中聊起,聊给老师打分,同学们给上课懵懵懂懂的物理老师打了70多分,给兢兢业业的班主任打了多几分,其中性格最好的老师90多分。结果班主任不乐意了。大家以后对打分就马马虎虎应付了事。我说,你们也真是的,就按情绪打分,班主任一天到晚忙着,容易吗?咪说,就那个时候,谁会这样考虑。我说,好说歹说,班主任也是先进教师。想想这样的评价也不鲜见。学生只看到表面的东西,看不到老师背后的努力。

  咪越说越兴奋,我忙时时提醒,小声点,呆会吵了别人的休息,咪吐吐舌头,压低了声音,继续说着。说上了大学,根本不像自己想象的,觉得很多梦想都破灭了。我说,具体指什么。她说,大学同学说,班主任骗了她们,说以后上了大学,就可以花前月下了,现在连个男朋友也没有。还有很多和自己想的不一样。我说没错呀,综合性院校的学生是这样的,外语院校不一样而已,老师没有骗你们。咪呵呵笑着,也是,我们现在有的是男闺蜜。

  夜深了,咪渐渐睡着了。风吹进来,凉凉的,有点冷的感觉。

  前晚,和同学约好一行六人去广州,和刚放假的同学会合。捡拾衣服时,咪说捡什么衣服。长裤、短裤、裙子?我说,捡两件短裤配上衣,捡一条裙子,再拿一套短裙配上衣。这样睡着的衣服也就有了,不用再捡拾睡衣了。陪着她去等同学搭车,想不到约定的时间改了,临时发了短信,咪出门没看。到约定地点等了半个小时,一个人影都没有,打电话说,约定的是十点,可十点过了,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打电话说,有同学到车站了,有同学正在赶来。不知道具体的上车时间,忙乘车到车站,大门没开,侧门还是没开,只能绕回另一个进站的门,绕着灯火隐隐约约的车站,终于找到了车子,也看到了同学。送别咪,沿着大路,慢慢走回小区,人稀稀疏疏的,有点害怕,但已经不想再搭车回去了。

  这两天,依然沉浸在《天才碰麻瓜》的电视剧,偶尔看看《花木兰传奇》也很有悬念和文化气息,虽然改编得有点面目全非了。时不时看看喜欢的博客和空间,看看别人的说说。时光,轻轻悄悄溜走。

  七月,渐渐即将成为了背影。八月,即将到了。


·七月碎念(10-17)
·悠悠时光(10-17)
·七月 你好(10-17)
·被风吹过的夏天(10-17)
·烟火人生(10-17)
上一篇:悠悠时光 下一篇:没有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0-17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七月碎念|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