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行街

在我们这个小城有一条街是个菜市场也叫步行街。当你走在这条拥挤的街市,那些风格不同并且带有地域特色的食品小吃真的令你目眩神迷,你看吧,西双版纳的釉子、芭蕉、青海湖的兰花豆、白洋淀的水特产、当地的绿色蔬菜、还有桂花鸡、梅子饭、大草原的奶糕、抗战饼等让你垂涎。

它就在我们居民楼的后面,晨曦,步行街便在机动车的马达声小商贩的吆喝声开始了一天的喧哗。要说这条街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一直这样想,毕竟,在这条街往返的人流还有那些商客他们的姓名、他们悲喜的命运和我隔着一定的距离,可是,我在这个地方活着每一天都要经过它、需要它,假如有一天突然没有了菜市场,对我们这些早已背叛了土地的人群那应该是皲迫之境。所以说,在某种意义上它和我又密切相关。我在这里生活已久,我在步行街上也没有遇到过触目惊心的场景和故事,那些熟悉的面孔陌生的人群,在他们迎来送往的笑脸后面,谁知道有什么样的惊喜和哀伤呢?来这里的商客我想一定是最平凡的人群或者说是生活在底层的人,没有身价没有被人崇尚的职业,在这不单是农耕的时代、在市场经济的压榨下来到这里是为了生存而被迫选择的一种方式吧。

日子就这样似乎平淡无惊,送走落日又一个黎明,送走酷热又一个寒冷的冬季。有的人消失了,有的又是一张崭新的面孔,一些人的黑发生白发脸愈加沧桑......在某个醒来的夜晚,我的脑子里突然间闪着他们的身影,瓜子老人、蛋糕小蜜蜂、哥两好拌肉、甜汁基督女、骆驼脚夫、茶蛋凤求凰......对了,就是因为在某个醒来的夜晚,我想起他们,才逼迫自己煞费苦心地写出这样拙劣的文字,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记住这些,或许,我是红尘中最柔弱最容易被挟持的物体;我是红尘中那条最敏感脆弱的神经;或许他们的命运和我析合令我低吟暗泣;是的,我和他们一样很卑微被这个繁华的世界忽略不记。

我所说的这个瓜子老人,该是耄耋之年了,我问过他,他每天都准时来到步行街的一个角落,开始时骑着脚踏三轮车,后来是电动的,冬不避寒,夏不避暑热,他的瓜子没有牌子也不吆喝,因颗粒大籽饱满味道独特而招来许多的顾客,可以说,他的瓜子风味在步行街上是一种特色,它鲜美的味道后面该是怎样繁复的过程漫长的黑夜当然还有老人的汗水,这些往往是被人们忽略的,我们总是习惯看到结果。我每次看到他迟缓的行动蹒跚的脚步,就会为他担忧,我习惯构筑最凄惨的场景,毕竟不是年轻人了,他应该是儿孙绕膝安享晚景了。我想,他只是为了赚个零花钱吗?这个问题的解答该是怎样的?这让我想起我年迈的母亲,母亲总是喜欢在我们家的院落了种满蔬菜和鲜花还有各种农作物,无论我们怎么阻拦她毫不动摇,春种秋收,母亲说,她喜好这样。

一个心中装着锦绣之美的人,他会以不同的形式泼染人生的色泽,绽放生命的奇葩,不关乎年轮,是不张扬的追求并且蕴藏着永远的力量。就像是琴手和弦的关系,画家的画笔,诗人的思想。要说到物质,那也是他精神价值的附庸。这样想,我就不怪怨他的孩子了。因了他,给我们的生活也增添了一种声响一种芳香而丰富了每天的日子。好像是突然之间,我发现步行街上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就像是一个剧目的主角谢幕声音嘎然而止,让人叹息。是我猜测的那样吗?那最终的结果。他把生命最后的一缕亮色释放给人间,然后像秋后的一片叶子,终于在一场寒风中悄然而逝,没有礼乐和赞美,只有在黑夜和寒风的注目礼下,化为地籁之声。步行街上并不会因为少了谁而停止它的喧嚣,直到深夜,人们才像潮水一样散去,空中还残存着白天的气味,一些塑料袋子被卷进突然刮来的风中又胡乱的吹走,就是在一个冷风的冬夜,我跳完舞回家路过步行街,在卖猪肉的一个石板上,睡着个男人,我走在街上都瑟瑟发抖,他居然还有鼾声。毕竟,这个世界还有一些被丢弃的人,他们飘忽不定的命运也像卷进风中的污物一样没有了定向,谁会给他施舍一点温暖呢?或者,他被指定为疯子是世界的尘垢。

可是后来,我发现步行街上那个拉脚的男人就是他,听卖肉的老板说,他是南边过来打工的,家里有老婆孩子。他露宿街头是没有能力找到遮风避寒的安身之所吗?还是为了省下租房子的钱?当他春节回到家,从裤裆里掏出汗臭味皱巴巴的钞票时,当他满脸堆笑抽出一根烟递给乡亲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经受的刀割般的寒风绳绞样冬夜。人的生命的柔韧性有时候真令人惊叹!活着是一种信念的支撑,而这种信念要来源一种顽健的心理基因,那就是爱生命、爱家人和责任。我想:他的人生再没有不幸了,因为苦难早已历练出他精神的强悍,我叫他骆驼脚夫。

我看到过他的目光,一次,他坐在一个台阶上,吸着烟,他的眼睛凝向远方,目光中透着艰涩还有坚韧,他没有微笑很孤独,在这个别人的城市,他一定认为自己是卑微弱小的,像空中漂浮的尘埃,在阳光中飞舞之后,黑暗来了就化若无痕,人在落魄的时候,自尊也低廉了,不得不忍受别人的目光,如果命运是这样摆布你的话,你所有的理由只能是沉默、隐忍、坚强的活下去。别人当然不去理会他的心灵世界,但是他知道,他啸傲的生命意志在这个别人的城市的上空挺立!有一次,我在一个雨天突然想起他,我便神经质地来到那个石板处,那儿居然用铁板做了简易的房子。春天终于来了,阳光饱满,柳絮在步行街的空中飞扬,人生而平等,但是,人生的际遇是不平等的,我想:只要你去耕耘和奋斗,人的命运不会只在一个黑暗处停留。生活在这个小城,我每天都要索取食物,我需要步行街,慢慢的我发现,我不但享受着食品的美味和色泽,还感受到一种文化从食物里漫溢,有一种精神上的超逸和满足。

说起来很有意思,有一对卖茶叶蛋的夫妻,白漆的木版上猩红的大字:“凤求凰茶蛋”,后来我偶然打开一本书,才得知是司马相如追求卓文君时唱得那支“凤求凰”的曲子,我想他们或者是给他们起名字的人是否也有过悱恻缠绵、浪漫惊世的爱情,然后,又让他们的爱情浪迹天涯。还有那些坛子鸡、梅子菜、厥菜羹等,这些我所知又不知的文字,它们都可能弥散着传统食品文化的馨香,是一种明丽、也是一种隐喻的隽永。正是这些平凡的人们,他们是文化的承继和传播者,也许他们不知,因为他们的不知他们更憨实淳朴可爱,因为我的所知,我感恩他们感谢步行街。又是一个晨曦,步行街开始了喧杂,那些在半夜就开始忙碌、那些在天不亮就开始奔波的人们,在流水似的日子里,演绎着他们人生的剧目......

那些熟悉的面孔陌生的人们,有的人消失了,有的人变老了,他们是这个小城的声音和气味,因为他们,才有了这个城市的繁华和灵动。步行街是个菜市场,也是一条食品文化街。

刘旭华。2009-10-3


·坐在草地上(12-09)
·关于诗歌的十句话(12-09)
·尋味(12-09)
·存在的意義(12-09)
·荼靡花事之西湖梦寻(12-09)
上一篇:在那座山顶,幻觉丛生 下一篇:找寻更美的山色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2-09发表于 生活随笔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步行街| 生活随笔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