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草坪温泉记

龙草坪温泉记 我翻阅过不少书籍,知道龙草坪本来叫龙沧坪。追溯这地名的由来,就觉得有一种咂摸不尽的意味,遥想其地古时一定多水,河面开阔,有深潭大瀑的。 佛...

阅读全文

不知多少秋声

○不知多少秋声 1 立秋一过,秋风一天凉似一天,秋草被它散散漫漫地一吹再吹,就有了一些不易察觉的萧疏、暗淡。 夜里,睡到白净的月亮吐出蟾光的三更或者四更,...

阅读全文

猎獾记

○猎獾记 那时,我到大队林场已经满两年了。一个人孤独地睡在荒山野岭上的茅草庵里,守着满坡的刺槐树。 冬天的夜里,山野很寂静,只有那些荒草和槐荚在风中发出...

阅读全文

我把包丢了

○我把包丢了 记得是和一位同事到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不知已经出门在外多少日子了,时光是浑沌的,分不清是哪个季节,我们乘车走了一程又一程,一路上我都是护着...

阅读全文

黑鹫记

○黑鹫记 我有个朋友在佛坪自然保护区上班,一天,他对我说,大古坪保护站最近捕到了一只黑鹫,个头又高又大,样子凶恶而猛厉。他约我去看看。我到了那里,饲养...

阅读全文

油桐树

○油桐树 我是在一个叫作贯溪的地方长大的,村南不到二里的地方就是汉江河,小时候,夜夜能听到沙滩上大雁的叫声,到了秋天,河岸上大片大片的芦苇花随风漫飞,...

阅读全文

屠牛记

○屠牛记 秋天的林场,树瘦草枯,冷风萧萧瑟瑟,让人觉得无尽的悲凉。 一天下午,他们几个都在挤眉弄眼地说着什么,到黄昏的时候,场长对我说:那头盘犄角吃了一...

阅读全文

枇杷树

○枇杷树 自我出生,老屋门前就有一棵很高大的枇杷树,它枝叶茂密,亭亭如盖,庇护着我的家园。 我小时候很瘦弱,可爬起树来却猴一样机灵,整天爬上爬下的,乐此不...

阅读全文

养牛记

○养牛记 婆曾喂养过的一头母牛,通身黑色,双角弯弯如月。 爷走得早,我这一生注定不会有爷留给我的一点点记忆。 爷走了,婆的日子空空旷旷,婆的夜显得比一个个...

阅读全文

构树

○构树 构树不是枸杞树,它是阔叶乔木,树皮的纤维细而长,极有韧性,据听说是造宣纸的绝佳原料。 我小的时候,村庄周围是有许多坟园的,家家户户房屋破旧而坟园...

阅读全文

去磨石沟看羞石

去磨石沟看羞石 许多年前遇到紫阳人张宣强写的一本长篇小说《美女晒羞》,便偷偷地在办公室读,读得脸红心跳。这书不是黄色的,写的是情爱故事,名字却很撩拨人...

阅读全文

养鸡记

○养鸡记 我上小学时,家里养的那只大公鸡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给我们村子里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时间已经过去几十年了,现在回到老家,偶尔还有人提起...

阅读全文

柿子树

○柿子树 小时候,我家门前有两棵柿子树,一大一小,大的一棵结和平柿,小的一棵结火晶柿。两棵树都长得怪怪的,虎踞龙盘,成了我们村里的一道风景。 我家住在县...

阅读全文

佛坪奇石公园记

佛坪奇石公园记 时间的嬗递总让人的意识不断从混沌的状态中苏醒过来,学会以更深刻和开阔的眼光看自己、看世界。时代发展到二十一世纪,佛坪人才猛然惊醒:我们...

阅读全文

想象烂泥湖

○想象烂泥湖 白云朵朵的秦岭山巅上,有个小县叫佛坪,烂泥湖是它更小的一个地名。 我从平川来到大山里,第一次从樱嘴里听到这个名字时,就深深地被它吸引住了。...

阅读全文

拾鱼记

○拾鱼记 那天下午,天空阴阴的,秋风漠漠地吹着,我在光秃秃的 荒坡上放那四头牛,像往天一样,傻傻地坐着失神。突然听到 水库的那一边隆、隆地响了几声,待我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