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 荷

  霜冷的日子。    跟朋友说,要去看桃源生态旅游区里的那片荷。    花儿已落,叶子枯黄,有什么看头?朋友蹙着眉头。    其实,忍看花儿飘零,不是我故作姿态以示自己非同众人,也不是我的独创和专利。    红楼大观园里的林黛玉林妹妹的垂泪葬花,寄托小女子伤感寂寞的情怀,写下的“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独把花锄偷洒泪,洒上空枝见血痕”,就有许多粉丝叹惋吟诵。    小城边这个唯一可以领略莲花风姿的荷塘,我曾经多次来过。“小荷才露尖尖角”时来过,荷的稚嫩青涩,是在我心底轻轻划过一道亮丽的彩虹,寄托着我的几分期许,几分梦幻;“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时来过,荷的鲜妍雍容,是在我的心底潺潺流淌的一条清澈溪流,喧响着我的笑语,我的欢歌;霜冷的清秋,我又来了。我来造访这些枯萎的,失去水分的残荷。    飒飒秋风里,曾经清丽秀美的荷,如今寂寞在风中。红颜凋敝,青润消减,形销骨立。    就这样,站在风中,我与这残荷目光交汇,心灵碰撞。    我听到荷的低语。    她用颤抖的声音诉说着往事。诉说走过的数个阳光灿烂或者阴雨绵绵的日子。诉说......她未竟的梦。    提起梦,我仿佛看到那初露的尖角,钻出水面,张开新奇的眼睛,那只小小蜻蜓透明翅膀上就驮着荷的梦吧?    曾听人说,没有什么比到了风烛残年,而自己青葱年代的梦还没有实现的更痛苦的事情了。高唱“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的辛弃疾,末了悲叹“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吟咏“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苏轼,则是一生漂泊奔命天涯,病逝前怅然落寞......    那么,荷痛苦么?    荷并不回答我的诘问。    蓦地,记起早年在一本杂志封底看过的一幅画,画名为《残荷听雨》,满目枯褐色的荷叶,几枝莲蓬兀立于水中,蜻蜓已不见踪影,莲子恐怕不是被觅食的鸟儿充当了果腹的干粮,也是早已掉落到泥淖里了。还是青葱年少的我,对画画的作者抱有强烈地成见:如此衰败的残荷还入画?!    曾经的午夜,听陈悦的《乱红》。    笛子是我少年时就非常钦慕的一种乐器,而钢琴曾经让我感到是那么华丽和尊贵。它们和在一起漫卷着,钢琴低迴跳荡的音符做背景,笛则如同一个衣着鲜丽的女子款款从幽暗处走来,一下子掳掠了我的心怀。凄美的旋律里,我看到一幅画面:冷雨菲菲,那曾经灿烂在枝头的繁花,香消玉殒在汪满雨水的泥地里。一地触目的鲜红花瓣,让我恍然惊觉:自己原来那成见,是多么的轻率和浅薄!人生历尽千帆,在同时间的对抗中,所有美好,所有生命都被证明是有期限的,艺术家们是在用自己方式昭示这个惨烈凄美的过程和结果,且提醒人们在拥有时珍惜!    唐朝诗人李商隐,也一定是遍观秋日十万残荷,才偶得了那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吧。    眼前满目的残荷,在岁月之河的淘洗中,褪去生命的铅华:袅娜的花儿踪影全无,就连曾经壮硕如伞的叶子,如今连苍绿也不曾留下了,叶面,被风侵蚀之后,只剩下褐色经脉缕缕,作生命的最后坚守。她守着自己穷尽一生积聚的财富——那一节节蕴蓄生命的藕,那样坦然,安详。    我恍然觉得,这深秋的残荷,多么像我那风烛残年的母亲!    母亲身体非常单薄,我对此很担心,我买来许多的营养品给她,而她常常忘记了吃。因生活和工作原因,我不能随时在她的身边照顾,无奈中便采用遥控方式,常打电话提醒她吃。可是,她似乎并不理解我的心情,有一次竟然在我发现买给她的营养品从未打开吃过而大发雷霆时,轻轻说:别为我担心了,我老了,就这个样了,一切都将在宁静安详中落幕。你还年轻,日子还长着呢。    前一阵,母亲病了,很重,无论我怎样劝说,她坚决不住院,我最终无语。我知道她怕麻烦她的孩子,她怕因为自己让我本来就拮据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吟咏着李璟的“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面对残荷,我在心中默默为母亲祈福。我祈祷那个“在宁静安详中落幕”的日子来得慢些,再慢些。    

  赞                          (散文编辑:雨袂独舞)
·杯具(02-25)
·那一夜,月光浴心泉(02-25)
·这些细细碎碎的温暖(02-25)
·富裕人家(02-25)
·反复练习幸福的步伐(02-25)
上一篇:我贫瘠的孩童时代 下一篇:近感无聊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2-25发表于 心情往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残 荷| 心情往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