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

  杯子,不住在我手中旋转。一个一个,亮睁睁,明晃晃的刺眼。刺痛了,一盘又一盘的杯具。。。。。  杯具,明亮,单薄,透明,易碎。本身就是悲剧。  猛然想起,萧红所说:“女人的悲剧,在于正因为她是个女人。“  想起,两个字。  喜欢。  喜欢,或许是回眸浅笑的那刹那的心跳;  喜欢,也许是凝神细视的那瞬间的憧憬;  喜欢,抑或是沁人心脾的那阵阵的书香。  亦然,圈有不同,人有迥异。  喜欢是什么?  不喜欢又是什么?  有什么,能让人黯然**?有什么,能让人至死不渝?有什么,能让人感同身受?  答曰:喜欢,不喜欢。  因为喜欢,成就了化蝶的千古佳谈;因为喜欢,化解了世代的恩怨纠葛;因为喜欢,放弃了成仙的千年追逐。  可叹,喜欢令人**,喜欢令人震惊。。。  但,与此同时不喜欢也在蔓延。  当喜欢绰手可得时,喜欢已随着岁月慢慢吞噬。一点一滴,悄无声息,无影无踪。  犹记得,<<倾城之恋>>的第一篇——<<第一炉香>>中的乔琪和葛薇龙。乔琪初见葛薇龙时,仿若相见恨晚,不知香港有这号人物。眼馋着,心恋着。。。  对于葛薇龙,涉世未深的小女生,自然挡不住甜言蜜语的诱惑。自然也成了乔琪的囊中之物。。。。。。  可叹,得知容易,弃之也简单。  似乎,一切都在情理之中。薇龙,成了乔琪的妻子。即便乔琪是不得宠的乔家十三少爷,身无分毫,花天酒地,好吃懒做。但葛薇龙,无怨无悔,为他挣钱,为他持家。然尔,乔琪至始至终从未喜欢过她。不过,馋眼美色罢了。故事的结局——第一炉香燃尽,不是也意味着葛薇龙和乔琪的婚姻燃尽。。。。。  为爱而结婚的人,不是和把云装在坛子里的人一样的傻么!诚然,为一个人的喜欢而结婚,不正如此吗?  突然想起,<<红玫瑰与白玫瑰>>中一段话——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俩个女人,至少俩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可叹,又一个女子在悲剧中缭缭此生。似乎,正如我手中的玻璃杯,本身就一个悲剧。似乎在出生以前就已定型,不容分说的杯具。又能怎样啦?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想起另一句话——笑,世界便同你一起笑;哭,变只剩你一个人。女人的悲剧,便从哭与笑开始。  默默叹息。爱的开始是一个眼神,爱的结束是无限穹苍。  “咦,平儿,你捏着杯子半小时啦!你在干吗啦!”  “哦。。。。”猛然回神,定神细视,杯子仍旧。杯具,仍然伫立,惨白,刺眼。  悲剧,却从未停止。  杯具,悲剧。。。。。  静思渊  2012,8,9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杯具(02-25)
·那一夜,月光浴心泉(02-25)
·这些细细碎碎的温暖(02-25)
·富裕人家(02-25)
·反复练习幸福的步伐(02-25)
上一篇: 下一篇:那一夜,月光浴心泉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2-25发表于 心情往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杯具| 心情往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