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月光浴心泉

  难忘那一夜,清冷的月光直直的垂落,照着远处墨绿的丛林和周围高高低低的树。作为一位徒步的旅人,意欲借宿于半山腰的一户农庄。跋涉在崎岖的山路上,脚步也踉跄。    有月光做伴,影子蹲矮的像连体的赘肉。    没有了你,心中的火焰早已经燃烧殆尽,我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了春天。    抬头望苍穹,朗月挂头顶。感觉离我最近的是它,最远的当是你了。我和你是两条轨道上旋转的木马,只可遥望无法对接。    回想多年前的日子,同样是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并未有丝毫的孤单。你说,你的爱如我随行,陪伴我去天涯海角。我胸膛里澎湃的热血,驱走了三九的严寒,消融了隆冬的冰雪。走起路来,脚步也轻盈了许多。    然则,生活的蹉跎移位了承诺。    当热情耗尽,正像午后的疾风骤雨,奔腾过后,总会现出云淡风轻。    顺着蜿蜒的山路往上走,目光总躲不过山顶的那株劲松。我曾立于树下,触摸它挺拔的枝干,聆听它苍劲的歌喉。蘸着心底的那份虔诚,用尖石在上面刻下自己的心愿。这个白天怀抱冰雪奋力向阳光伸展,夜晚抖开铮铮铁骨抵抗冬日严寒的伟丈夫。像塔,似岸,做着草坡的守护神,泥土的风沙港。真想做它的一条枝干啊,立高望远,沐浴朝阳的第一缕光辉,吸纳晚霞的末一朵云彩。只可惜,这儿不属于我,我是徒步的旅人,匆匆的过客,我的世界在远方,梦停留的地方。    农庄的主人热情的接待了我,在月光下设起了盛宴,用珍馐野味款待我这远方来客。淳朴的山民犹如山顶的松,亦如门前的泉,真真切切让人感受到了他们的刚毅、率直、热情、奔放。    听着门前涓涓的水流。我诧异,在这高高的山腰上,怎么会有这么一条溪流四季流淌?"山庄的主人看穿了我的疑惑,微笑着告诉我:“山有多高,水就有多深"。女主人则手指远处一处山坳地带不无自豪地说:“在溪流的上方有一眼井,井底有一孔泉,泉水清冽,从来就没有干枯过,这股泉水就是从打那儿涌出的。”她补充说:“若是夏日雨水多,流水日夜不停的吟唱,声音比这还要动听的多。”    我不禁对那孔泉充满了强烈的好奇,仿佛看见它在月光下烟绕雾罩,朦胧而神秘。心想,这泉水大概就是大山涌动的血脉吧。历经春秋四季的磨砺,沙石泥土的阻隔,终能保持一种鲜活的态势,需要厉经多少曲折付出几多艰辛,方能重回大山的体内,找到归途的路啊!人与之相比,实在是太微乎其微了。一丝丝磨难,一点点挫折,又算的了什么。打开心结,就走出了那片天。    那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迷雾中穿行,循着溪流一直往上走,终于找到了那孔泉。那一孔丝丝涌动,清澈甘冽的生命之水呀,就这样静静地翻涌着,流淌着,一直流淌到我心底。    天亮后,一定要亲眼看看那眼泉。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杯具(02-25)
·那一夜,月光浴心泉(02-25)
·这些细细碎碎的温暖(02-25)
·富裕人家(02-25)
·反复练习幸福的步伐(02-25)
上一篇:杯具 下一篇:这些细细碎碎的温暖,许我一世的安然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2-25发表于 心情往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那一夜,月光浴心泉| 心情往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