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殇言己

忆殇言己

  春暖花开渐行渐远,季节总在无趣的变换。北方高原的寒气逼人,兴许是这片天不及友人的那么晴朗。回忆总在午夜兴风作浪,撩拨得时光剪裁此起彼伏,过往被定格在将要遗忘的断层,抽象却又那么真实。

  两年的时光,匆匆但不被遗忘。远离远噬的高中生活,还有那曾形影不离的友人们。离别的含义或许各有诠释,却永远改变不了泪水划过的痕迹。一段故事结束了,又会编织出另一段情感纠结,只是角色不同了,情节不同了,找到了答案,面前却还不更多更多摆脱不了的谜团。唯有不变的,它们无关风月,只谈两肋插刀的友情。

  带着对你们的念想,起步走向另一段情景。有时明知道这只是路过的风景,却不知不觉的入戏,就像当初稚嫩的我们,断剧,伤局。宁愿自己一个人走过,但现实终归现实,它把梦摧残的一败涂地,而又必须相信梦的存在。矛盾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存在了。过去已经过去,但记忆还在记忆,记念,回忆。是谁又是谁,对手戏,对情戏。剧本已经不在,却要拼命想起过中的剧情。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生活被迫遗忘往事,因为眼前人需要珍惜。背包装载不了太多的情感,只能将它们埋藏,深不可触。岁月黯然憔悴的离开,一个温暖的现在,抵过一万个可爱的过去。故事需要放下,但不必遗忘。

  流年约同寓言,相见不如怀念。那年夏天我们约定过,承诺过。四五人的妄自菲薄,共同寻过、等过、错过、烟云飘散,深深沉湎。

  一场雪堆砌一个梦,灰色的世界从此有了灵魂,季节的生命里传来探戈声声,落日的余晖给过我们炽热的湿吻,迁徙的泪滴驻入火辣的红唇。往事随风卷起天宇深邃的远,一抹微云散落成黄昏的地平线。梨花带雨的容颜,星语心愿的从前。

  这世间有无数次相遇,也有千百次别离。但相知的不多,痛彻心扉的别离少之又少。有些东西不需要调好闹钟,去提醒,只需他日相见,仍能痛饮酣畅,开怀畅谈,犹如初见。正如当年,每个人都要走孤独的路,看孤独的风景。踉踉跄跄地受伤,跌跌撞撞地坚强,这便是成长。

  回忆让生命完美,她寄托着我们的希望,是梦的光点。此刻便没有那么多感伤,短暂的相逢,不过是下一次离别的伏笔。那份恬静的重现与脑中呼吁你们的声音,永远的青春纯朴哪怕带有残缺,都要重蹈覆辙,继而迈向不知归途的未来。

  【作者的话】最近忙于考试复习,感觉来的相对实在些。关于写作,正如莫言所谓创作不是为了读者也不是为了作者,只是单纯的写了,仅此而已。  (文/流年裳)

  【赠言寄语】本人挺喜欢这种文笔风格,尤其是那种引人深思的优美文章,不错,对我味口。
·(09-26)
·感:阳光里的柳(09-26)
·我想要一个小小的未(09-26)
·我不是一个传说(09-26)
·傍晚(09-26)
上一篇:2015,滚 下一篇:「短篇随笔」街上奇闻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09-26发表于 心情往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忆殇言己| 心情往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