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天山遇险情

爬天山遇险情

  在巴里坤的日子里我是清闲的,我是自由的,自由的只剩下了孤独和时间。也是我一生最落迫,落迫到除了清闲,也就只剩下孤孤单单的自我,远离家乡几千里,思念是一种痛,相见也是一种痛,只好做了生活的逃兵。

  那一天早晨我突发奇想,想要争服这茫茫天山,一个人谁也没给说,就偷偷的走向了天山的路,所谓的路也只是人和羊走多了形成的,一条曲曲弯弯布满山石的羊肠小道,路边枯死的野草和芦苇有一人来高,我望着天山,望着天山上的雪,还有那漫山腰的落叶松,它一片片一处处。白雪的山尖在蓝天映衬下显的格外醒目,绿松覆盖的山腰好像一块巨大的地毯。它是那样高,它是那样美,它是那样远,它又是那样近,我是否能爬上这天山,它的雄伟快压倒了我的耐心。

  天山看着近其实并不近,我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接近山脚,我的呼吸急促带着一种空鸣,我的心跳加快也许是一种急迫,其实都不是,它只是一种高原反应。终于走到天山脚下,离远看山不是显的很陡,走近了感觉还能爬,就选择了一个自以为不错的地方开始上山。可是从此处上山,光用脚爬还是不管的,我手脚起用喘差粗气爬了一阵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就这样越爬越高,这时已经爬到了半山腰,山下的路,山下的草在也看不清楚,刚才我自以为的缓坡现在也变成了悬崖,这时我已经感到了害怕顺着身边往下看已经看不到山脚,往下就是万仗深渊。

  是往上爬还是返回我已经无法选择,上,前方还有一半路程,下,已经看不到来时的路,这时我突然感到恐惧,感到死亡的威胁,瞬间整个人就软了,我呼吸急促,满头是汗。这时我默默的在心里念叨,苍天保佑,只要我能活着,以后在也不做这样的傻事了,继续往上爬,不敢在往下看,这时在我的前方有一块几平方的大石头,我想在石头的掩护下休息一会,爬到石头跟前,我坐在它的背面感觉真的很累,一个劲的喘着粗气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往下一看我上山的地方,百米以下已经悬空,那真是一个字怕,同时又后悔。

  山还得继续爬一段时间,刚才的那快大石头已经变的很小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清楚,还好我也爬到了一个相对平缓的坡面,我的心终于平和了一点,这时我无意中看到了一头黑牛在不远处吃草,在它的附近有大片的野月季花,它又壮又凶的样子很吓人,我想可别惊动了它,不然这条小命也要玩完,我抬头一看已经离山顶不远了,小心意意又爬到了另一段平缓的坡上。

  而在这段山坡上有一段近四米接近垂直的山崖,这是一条必经之路,我仔细一看这条小道好象被羊踩过,我想羊既然能上去,我一定也行,下面就是万仗悬崖,我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回头看,不然就一失足一切都结束了,我一点一点抓着崖边的野草,贴着所谓的崖面小路,最后摸到了崖顶的巨石边缘,一撑趴在了上面,我成功了,我争服了这座山,也争服了我自己。

  这座山顶相对来说是矮了一点,在相邻的一座山头,往上一段距离就是茫茫雪山顶了。这一片山顶是一片平平的山头,上面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

  我在山上的崖边往下看,原先爬山的山腰都变成了一片垂直的崖坡,如果给我第二次爬山的机会,今生在也不会从此处上山,我捡回了一条命,也深深感悟到了爬山的危险。

  休息了一会我往里面走,走着走着看到山上有动物的白骨,好像是牛的腿骨有几块,正在这时从山的南面草丛中飞快的跑來了两只动物,一开始没有看清,心想别是狼呀!心里特别紧张,两个白点越来越近原来是两只羊,它们是来攻击我的,心里还真有点紧张,说时迟那时快,我拿起一块山石大吼一声,哇啊哇啊同时把石块向它们扔去,两只羊立马回头就跑,它们一边跑,我在一边大声的喊叫,真想追上去把它们打一顿。

  羊跑了我继续往里走在山上我又看到了那只黑牛在山崖边吃草,我想牛的胆子还真不小,它就不怕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接着我走到山头的最南边,这座山头和另一个山头相连的近处,是高大的落叶松,细的有水桶粗,粗的也有一抱粗,密密麻麻都是大树,往里走到尽头就是天山最高的地方全是白雪,我没敢往里走,也不敢往上爬,这时我看看天已过了午时。

  转回头山的西边的一个山头上全都是高大的落叶松,从山下看接近山头的落叶松很矮很小,就像一米高的松树苗,其实是我们的眼晴欺骗了自己,松树又高又大。我又来到山朝北的那一面,看到了整个巴里坤县城,它就象一个缩小了的立体地图,在山上往下看,县城里看不见人,也看不见车,因为山太高了,城的四周都是高高的山,在山上眼低尽收百里,一百里以外的山都看的清清楚楚,还有八十里外的巴里坤湖整个也看的很清楚。

  这时我又站在一个相对安全的悬崖边上往山脚看,山脚下一马平川就象一块灰绿色的平地,其实不是这样的,山脚下有很多大坑,很多大石头,很多坟头,现在一点也看不到了,这时我又仔细看看山脚下的挖掘机是否能看见,看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黄色的卡特挖机,如同一个甲壳虫在工地上一摇一摆一点头真的很小。

  天不早了在山上呆了一天,山顶的中央有一泉眼已经干枯,不知以后是否还能泉水。我走到山的西边相对來说,它是很容易下山的,这也正说明我选错了上山的路。天色渐晚太阳西沉,用不了三四个小时天就要真正的黑了,我由于急着往山下赶,又怕万一山里有狼就下不了山了,唉又犯了一个错误,该提前下会山,这时下山的脚步有点加快,由快走变成了小跑,在羊走过的山腰小路来回穿梳,忽左忽右,这时我感觉总个脚步已无法控制,眼看就要收不住脚滚下山去,情急之下我双脚立正蹦了起来,一滑腚部贴住坡面停了下来。

  我继续下山不敢大意,在没走多久正下方有一个几十米的断崖,是由山洪爆发形成的,最下方就是一个冲了很深,流的很长一直延续到山脚的大河里的一个大沟,这个时间段还没有发洪水,我下了山顺着干枯的洪道以最快的速度往山下赶,这时太阳已经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就要落下,其实离天真正黑下来最起码也得接近晚上九点,我还有2个多小时的时间回到巴里坤镇,其实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怕晚,而是怕万一有狼出现我就完了,因为当地人说山里有狼,只是很少出现,所以我很害怕,其实我在天山脚下一个人看守挖掘机不止一次听见狼在低冥,一路慌慌张张终于走到了小镇边缘有人的地方。

  这就是我的一次亲身经历,一次自找的冒险,差一点魂断了天崖。

  【作者的话】一次爬天山的真实过程。希望不要一个人爬高山,荒山,大家都要引以为戒。  (文/戈壁狂风)


·(09-26)
·感:阳光里的柳(09-26)
·我想要一个小小的未(09-26)
·我不是一个传说(09-26)
·傍晚(09-26)
上一篇:昨夜茶话今朝酒 下一篇:赶车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09-26发表于 心情往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爬天山遇险情| 心情往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