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对待文字


  那时我去应聘,编辑。在和对方取得联系并且约定好时间后,我便匆匆地来到公交站,按照手机地图上的指示搭上了bus。

  大概半个小时后下车,我沿着街道走了一段路,看到马路对面一间门面上挂着:蟹大叔长江水产。就是这里了,我缓缓走过去,这时门外站着两个年轻人,我朝里面张望了一下,他们问到:“你是来面试的吧。”

  我们走进房里,面试我的人刚好有事要出去。他示意我等待。我和另两个小年轻坐在破旧沙发上,店里都是水族馆里的那种水箱,不过要小一些,里面有螃蟹和虾,地面湿乎乎的。

  “你是应聘什么的。”其中一人问我。  “编辑。”  “哦。”他把头转了过去,像刚才没有说过话一样,带着一丝茫然。

  “这是无线密码。”  我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同样过了大约半小时,中年人回来了。他把我带进里面的一件小办公室里。他问我简历带了没有,我来的匆忙没有准备,之前也并没有通知。其实有时候,联系你面试的人大多并不是面试官本人。

  “我叫Barlow williams,大专毕业,学的是工程造价……”  “你以前都做过什么?”  “做过普工、网络维修工。”  “工程造价……你不是应该在工地上吗,为什么想应聘编辑?”  “我喜欢写东西,所以想找这个方面的工作。”  “那你发表过什么作品?”  “我只在网站上写些诗歌文章。”  “能给我看看吗?随便找一篇。”

  我把读文章网软件打开,停留在前几天写的普罗你修斯:

  “你是纯洁的眼睛  你是纯美的笑容  你是洁白的脖颈  把普罗米修斯当成庇佑的女孩  在我的世界如同许愿池边的少女  她的凝视拂过春天的草原  她的微笑摇晃着夏花的炫烂  她的气质如兰  她让我听到并且深信  仙子的容姿和未来”

  “首先你要知道,作为编辑需要写什么样的文字——不是诗歌也不是散文,你看你写的东西,有吸引别人读下去的欲望吗?”  “我什么样的文字都可以写的。”  “那黄色小说呢?”  我尴尬的笑了笑。  他也笑了笑。  ……

  这是我第一次当面听到别人对我文字的评论,即使现在看来,这首诗也没有如此不堪,也并非精品。

  如果当时我有5万粉而不是5百,他也许会大肆赞扬这首诗。我只想说文学被世俗化得很深。有名者,光环无限;无名者,闲言不断。但文字不是一切,更不是一种职业。它是神圣的,一切玩弄手段的文字,都是班门弄斧,甚至是对人性与道德的亵渎。  (文/钟离下)

  【赠言寄语】文学家,音乐家,艺术家那是链接另一个世界的天才,他们有着我们无法想象的魔力。他们是天才,却被世人亵渎。噢,这太可怕了。我们要用我们的魔力打败他们的世俗。
· 口述实录:“短信夺(04-28)
· 口述实录:拯救6岁自(04-28)
· 口述实录:一夜情的(04-28)
· 口述实录:“电梯色(04-28)
· 口述实录:72个孤儿(04-28)

上一篇:对不起,谢谢你 下一篇:情与欲(男人)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09-26发表于 心情往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真诚对待文字| 心情往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