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给小弟弟取个名字叫小泥吧!”璟囡轻声地说。  “什么泥?”我不解地问道。  “泥土的泥。”璟囡回答着说。  或许璟囡并不明白取名的意义,但她在用词的清新与准确上却让我屡屡收获惊喜。就如这次,璟囡看见妻妹刚生下的小宝贝,用泥字为他取名,泥塑万形、育万物、容万器,为生命之源,土遇水为泥,泥遇火成瓷、泥化木生新,泥蕴金而贵,一个泥字清新爽口,又能演幻五行,我从内心底里赞叹璟囡取名的思维,或许这就是璟囡接受世界的方式罢了。  泥与妮音相通,故这个好的字讳,冠在一名新生男婴身上,估计常人不易接受。果然妻妹轻易否决了璟囡的提议,被否后的璟囡又提出了一个想的方案:“叫小明吧!”。  我再问道:“为什么叫小明啊?”  璟囡说道:“明字左边是日,右边是月,月要比日稍大一些,这个字我会写呀!”  孩子的世界就是如此直白,思维变化也常常让我这个当父亲的哭笑不得。  不知是学了谁,璟囡对生命有着一种天生的敬畏和自然的亲近。妻妹怀孕时,璟囡见铭钰在妻妹身上闹腾的时候,总会将她牵走,将她牵离妻妹身边,并陪伴她玩,告诉她道理:“铭钰要小心哦,妈妈肚子里有个小宝宝,你这样闹,小宝宝会很难受的哦!”  在望眼期盼近十个月后,璟囡终于盼来了妻妹的生育,早早爬起就催促着我们去医院看小宝宝。产房门前也是也有的耐心,在近两个小时的等待中,迎来了小宝宝,又从人缝当中左扭右挤,挤到最前面看闭着眼睛睡觉的小宝贝。  搞不明白璟囡的小脑袋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为什么,才挤进去的她又从大人腿中间探出脑袋,问我:“爸爸,为什么小宝宝没有睁开眼睛呀?”  “因为刚出生的宝贝每天除了喝奶就是睡觉,孩子只有睡觉才会长个,才能快快的长大。”  璟囡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跑到旁边床位看了看,除邻床正在哺乳的婴儿,其他的宝贝都在睡觉,这才信任似地跑到我身边。  “那,爸爸,等小宝宝醒了,我能抱抱他吗?”看着璟囡一幅挠心的样子,真让人忍禁不俊。  “不能,因为小宝宝现在还小,抵抗力很弱,我们的呼吸都有可能让他感染病菌,受到伤害,还有婴儿脖子没有力气,抱着的时候要扶住的呀!”  “是这样抱吗?”璟囡右手收于胸前,左手置于右手上,做出一幅常见的横抱位。  “不是的,一只手将小宝贝竖抱于胸前,另一只手托在小宝贝的脖子那里,这样才是正确的抱小婴儿的姿势。”我一边说一边做着,璟囡在旁边也一招一式地学着。  “还有,小宝贝的颅骨没有闭合,极易受到病菌感染,所以抱他的时候不能用手去摸他的头顶。”  “哦!是这样的啊,可是我真的很想抱他呀!”璟囡撒着娇说道。  “不行,因为小宝贝需要呵护,可是你能去摸摸他的手和脚,他也一样能感觉到你呀!”  话还没有说完,璟囡又挤进了人群,刚靠近床边,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急用一只手捂住鼻子,不让喘息的气流喷到婴儿身上,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抚触小弟弟的手,而后又拈起他的小手,将自己的手指伸入婴儿的小手,而小婴儿也似感知到了一般,四指牢牢的蜷握住璟囡伸在掌心的那根手指,温情就这样传递流动着,而璟囡也在这传递流动中的爱感知着生命。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生命(10-17)
·初获(10-17)
·沟通(10-17)
·帮助他人(10-17)
·有时候,笨也是一种(10-17)
上一篇:初获 下一篇:没有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0-17发表于 心情往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生命| 心情往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