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

  我有种说不出的迫切。脸上的痘痘像是着了魔一样,随着不停跳动的血液凸出来凹进去,然后留下不大不小的痕迹,以此证明它们确实存在过。我又看到太阳着急地从东边升起,而后又匆匆的落入西山,留下黑洞洞的云和毫无生气的光。    有些天数了,淅沥沥的小雨,在天地之间划着美丽的弧线,温柔、婉转。好似油纸伞下的姑娘想开了,迈着优美的步伐,起舞于漫天丝线中,能织出一匹好锦也未可知呢。可这里是北方,是泉城济南,该下点大雨,冲走整个世界的浮躁,只留下大明湖畔的声声细语,共过往的行人驻足倾听。    我终于要毕业了。    很确切的说,我想工作了,我想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可是,我没有卖油郎的本事,能透过铜币倒油,还做得那么潇洒。所以,我没有观众。我开始痴迷于这线条,落地无声,给无数农民带去了希望。如果能变成面条该有多好,这样我就能储存起很多来,顺便就摘掉“啃老”的帽子。我是喜欢戴帽子的,以前戴顶灰太狼的帽子,到处张狂。所以,好友送了我一顶“愤青”帽,我还乐此不疲的炫耀过一番。当然,我也就只是一名小小的共青团员,好在老师的施舍,一步踏入积极分子行列,在那以后,也没了消息。    刚踏入大学那会,发誓要在校园留下自己最魅力的身影,进学生会,入社团,泡图书馆……我忙的不亦乐乎。一年后,我的字典里只剩下了‘碌碌无为’四个大字。看电影,读言情小说,踏遍所有济南免费的景点……啊!我终于将‘一事无成’从别人的身上取下来,麻利的贴在了自己的脸上,紧接着,我又成功挤进挂科一族。想来,我的大学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吧。我开始到处找工作,招聘的信息多如牛毛,应聘上的幸运儿却比牛角还少。我本以为自己还可以眼观八方,可是我近视了,并且是高度近视。近来,看远处的东西也越来越模糊,摘下眼镜后总会想到《给我三天光明》。我有那么多的三天,可仍然不够我挥霍。    埋怨现在的教育体制吧,抱怨现在的社会黑暗吧。不然,又怎么能释放心中的怒火,不释放心中的怒火,怎能让天气变得热一些,我想,这也间接地带动了空调产业的发展,我还是能贡献于社会的。只是,增长的不是自己的薪资罢了。现在社会讲究‘淡定’,要有看透平湖秋月的心境,而我如此豁达,也算是彻底融进去了,溶进去了。    记得几年前,有人给我算过一卦。说我三年后必将有一份不错的工作,那时正值高三,高考在即。经那老人一说,不出三个月,我就接到了***高校的专科录取通知书。从那一刻起,我想要过我自己的生活,我要自由,我要快乐。当我拥有了这一切的时候,蓦然回首,满山的红叶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干,像将要‘去那边’的老人,佝偻着腰,写下‘老大徒伤悲’的字样。好像是小时候学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几经辗转,我忘却了这字,这字却没有忘记我。    秋天来了,冬天也就不远了。不知断桥边的荷花是否完全枯萎了。但我心里的荷花却依旧那么清香,闻着,读着,写着,梦着。一朵接一朵的站在水面上,任凭寒风轻抚。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毕业(10-17)
·时间都去哪儿(10-17)
·今宵酒醒何处(10-17)
·那年,秋至(10-17)
·突然爱上了一座城(10-17)
上一篇:时间都去哪儿 下一篇:没有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0-17发表于 心情往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毕业| 心情往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