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军婚撩人:中校溺宠小小妻全文阅读


军婚撩人:中校溺宠小小妻  小说简介:军政商三界鼎鼎大名的顾家,大少结婚了,新娘竟然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

第一章 初吻

初春的夜,依旧微微凉。

江向晚从家里跑出,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服,泪眼朦胧的看着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橱窗里灯火通明,流光四溢,喧闹的城市不遗余力的衬托着她的悲伤。

天空飘起了雨点,倾盆的趋势,似乎更应景了些。

微微扬起嘴角,轻笑出声,轻轻扬起头,任雨水打在脸颊,和着咸涩的泪水交错纵横。

满满的苦涩,在心头如野草一般,肆意的蔓延。

雨,像断了线的珠子,毫不留情的打下,瞬间湿透了她所有的衣衫。

妈妈,你看见了吗?小晚不幸福,一点都不幸福。

十几年的小心翼翼,换来的是句句锥心的说辞。

她甚至已经原谅了婚内出轨的爸爸,接受了继母杨柳,疼爱着只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江甜甜。

可是换来了什么?

耳边倏地又响起那个女人温柔却刺心的话,“向晚,算妈妈求你,这一次就再让妹妹一次,都到了那一步了,若是没有家明,你妹妹以后怎么办啊?”

又一滴泪滑落,让的,不再是童年的洋娃娃,蝴蝶结,漂亮裙子和舞鞋,而是男朋友啊。

雨水似乎在眼前勾勒出一个威严的面孔,还记得刚刚,他把水杯摔在自己脚边,一改往日慈父形象,说自己不懂事,没教养。

江向晚一直朝前走,没有目的,没有希望,她绝望的不是放弃了程家明,而是被她曾经视为最亲爱的家人的他们的步步紧逼。

走了很久,只觉得很累的时候,才抬头,环顾四周,看到了一家小店,直挺挺的走进去,“老板,来一打啤酒。”

有人说,不要为不值得的人买醉,可是醉了,总比清醒着要好。

江向晚在靠窗边坐下来,很快,一打啤酒搬上桌,只见营业员嘴角微微翕动,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却没有开口。

那营业员是名卧底,再过两个小时,这里将会有一场大型的毒品交易,他们已经在这个点蹲守了半个月。

很远处的广播台的顶层窗口处,一袭黑色皮衣皮靴的男人,手举望远镜,看到店里的情况,眉头一皱,反手从腰间取下对讲器。

“什么情况?”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暗夜里响起。

“正常顾客。”营业员只是稍稍低头,借着搬桌子的空,对着领口的隐形通讯器小声说,不禁回头看了眼江向晚,“情绪不好。”

顾北墨闻言拧起眉头,抬腕看了下时间,群众,永远要比任务重要,“等我过去,其他人,照原计划行事。”

倒酒,端杯,一饮而尽,江向晚一直机械的重复着三个动作,入喉处,发呛发苦,却又舍不得放下,渐渐的,开始迷离。

顾北墨站在她跟前时,江向晚完全醉了,大眼睛里含着将落未落水珠,直勾勾的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顾北墨习惯性的皱皱眉头,看着浑身湿透醉醺醺的女人,竟然破天荒的生出一种不知所措。

“小姑娘,快些回家。”

一听到家这个字,江向晚怔了怔,尤自嘟囔了一句,转头继续跟酒奋战。

顾北墨没有耐心陪她耗,一不做二不休,拽着她纤细的手腕,朝门外走去。

一个大男人,还是当兵的,手劲可想而知,江向晚头脑发懵,想停下,怎奈男人丝毫没有放手的念头,只能踉跄着跟上。

走了不到百米,江向晚一狠心,使劲咬上箍住自己的大手,顾北墨吃痛,猛的转身,冷冷的目光看着她。

“属狗的!”

被冰冷的雨水一浇,江向晚清醒了些,扁扁嘴唇,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刚要看清眼前的面孔。

谁知就在这时,一辆越野车飞速向二人驶过来,眼看就要撞上。

“小心。”顾北墨顺着拉住江向晚的胳膊,将她牢牢的保护在怀里,身影利落的转了几圈,稳稳当当站立。

很快,四辆黑色轿车紧跟其后,随越野车在店门口停下,久久没有人下车。

“该死。”顾北墨暗骂一句,情报有误。

“放开我。”江向晚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被男人暧昧的圈外怀里,他的皮衣敞开着,男性身上独特的温热气息将自己团团包围。

顾北墨正要放开,抬眸却见车里下来人,朝这个方向走来,感觉怀里的小人挣扎的越发厉害。

果断抬起她小巧精致的下巴,江向晚只看见一双发亮的眸,眼前便是一片黑暗,而自己的唇,被狠狠的碾住。

“呦呵。”

那两人走近,对着吻的火热的鸳鸯吹口哨,“要办事赶紧滚回家,别碍老子的事。”

第二章 年龄不是问题

看着丢下这句话就离开的人,顾北墨松了口气,这伙人里有人见过他,这也是这次行动他在暗处指挥的原因。

江向晚脑子又不转了,整个感官都是男人阳刚凛冽的气息,她无法动弹,也忘记了反抗,只是瞪着剔透的大眼睛,死死盯着男人饱满的眉头,精短的黑发。

两人的唇分开,在黑暗中竟然诡异的发出一声“啵”,让江向晚红了脸。

没给女孩质问的机会,转过她的身子朝向巷子口,低语道,“不想死就快跑。”

江向晚气急,明明是自己被轻薄了,刚要转身询问,就听到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猎物提前行动,准备收网!”

被这话吓了一跳,江向晚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为了小命着想,还是听从男人的话,溜了。

顾北墨见江向晚乖乖离开,不自觉的嘴角上翘,一个帅气的转身,隐入旁边的墙后。

……

江向晚在闺蜜颜一一这里悠悠转醒,头疼的厉害,颜一一没好气的递过一杯热牛奶,“江向晚,竟敢独自一人出去喝酒,胆肥了啊。”

听着颜一一数落的话,无一不透露着关心跟担心,心里划过一股暖流,正要说话,却被电视里一条新闻吸引住。

“昨夜在我市警察和特种部队的协作下破获了一起大型毒品交易,缴获海洛因共……”

原来他不是吓自己的!

“江向晚,你傻了啊。”

颜一一一巴掌拍上闺蜜后脑勺,惹得江向晚一声惊呼。

“你快收拾一下,我先去做饭。”

由于案子的成功破获,顾北墨得来了三天的假期。

“北墨,你过来下。”顾老将军将近八十岁,说起话来还是雄浑有力中气十足虎虎生威。

顾北墨身穿军用背心加一条迷彩短裤,正在客厅沙发上假寐,听老将军一声令下,猛的睁开眼,只听啪一声,立正,敬礼,“得令。”

老将军爽朗的哈哈大笑,“你这混小子。”

“顾北墨!”

“到!”

“坐!”

“是!”

顾雷霆老将军见孙子英姿挺拔的正坐,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两声,颇不自然的围着书桌转了两圈才坐下。

“北墨,你还记得四十年前苏城海港军火交易吗?”这是顾老将军一直不愿提起的深埋心底的往事。

顾北墨微怔,“记得。”

老将军点了跟烟,顾北墨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也就没像平日里一样劝阻,黝黑的眸子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一辈子都献给国家的老人,心里涌上一阵钦佩。

顾雷霆像是跟自己较劲,许久不曾碰到的烟,现下一口比一口吸的重,肺里却负担不了似的,咳的气喘吁吁。

“北墨,替爷爷挡枪子的那名向船长的遗孀,爷爷终于找到了。”顾雷霆深深呼出一口气,仰躺在沙发上,哪还有往日的意气风发。

顾北墨只是点头,知道老爷子还有话要说。

“我以为她们还在苏城,所有的人脉都在苏城寻找,却不知道她们来了京城。”抬起右手,才发现半截烟已经熄灭,苦笑着扔进烟灰缸。

“爷爷去见了她们,很是善解人意的一家人,想要补偿,却被委婉拒绝了,可我这心里总是良心不安的。”

“老爷子有话直说,婆婆妈妈没有一点军人样。”顾北墨挑眉,老爷子估计在算计。

顾雷霆酝酿起来的情绪被顾北墨嘴里突然蹦出的这一句自己经常训儿子们的话消灭的无影无踪。

“你个混小子。”随手抄起眼前的一本军事攻略扔过去,顾北墨稳稳的接在手里。

“向船长孙儿辈有三个孩子,最小的外孙女正在上大四。”睇了一眼孙子,继续说,“那姑娘还不错。”

顾北墨揉揉额头,感情老爷子打的是这事的主意。

唯恐孙子拒绝,顾老爷子急忙加砝码,“你妈中意的可是温柔小丫头,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蹿倒你俩。”

叱咤风云的大将军耍起无赖也是一套一套的,“听说今年年底会有一次调动,你奶奶可是说把你调到京城机关好久了。”

顾北墨无奈的扯着嘴角,老爷子这是明目张胆的威胁,弯起食指敲了敲太阳穴,“还在上大学,是不是?”

“年龄不是问题!”

“……”

顾雷霆走过来拍了拍孙子的肩膀,“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总归是要向前看的,耗着不是办法,折磨的不仅仅是你自己。”

老爷子第一次对小辈说出如此感性的话,脸色不自然的同时还微微透露着不好意思。

第三章 妻管严

顾北墨不置可否,老爷子走到书桌前一阵翻找,拿出来一张纸,笑眯眯的看着顾北墨,“过来。”

顾北墨接过,定睛一看,太阳穴狠狠的突突了两下,竟然是结婚报告,还是盖了章的结婚报告。

“老将军,你这可是滥用私权。”

“兔崽子,有能耐把老子告上军事法庭。”顾老爷子两手背在身后鼻孔朝天哼了哼。

顾北墨垂下头看着结婚报告上面女方的名字,江向晚,江向晚,挺好听。

“明天上午十点,京城东路西雅图,你敢不去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老爷子瞪着眼隔空指着顾北墨威胁道。

“等等。”见孙子要出去,老爷子突然想到一件事,底气不足的交代,“不能让你奶奶知道,知道了你也得包圆。”

顾北墨嘴角弯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谁能知道把一个营的新兵蛋子训哭的将军竟然怕老婆。

下楼梯时遇上母亲温晴,顾北墨目不斜视,不做丝毫停留,大步跨下,温晴转身看着儿子挺拔英俊的身影,心里酸涩难言。

……

江向晚盯着手机被雨水浸透的手机,微微叹气。

“喏,我上一个,先用着。”颜一一递过来一部六成新的手机,一屁股坐在江向晚旁边。

刚把卡放进去开了机,就进来一个电话。

“晚晚,怎么一直不接电话?”熟悉的略微带些沙哑的声音传过来,江向晚的眼泪又差点不争气的落下。

连忙抬起脸,似乎这样所有的悲伤就可以随着眼泪倒流回去,自己默默的消化掉。

“姥姥,我不小心把手机掉进水里,刚刚才开机。”江向晚不想让老人担心。

明显听到老人那边松了口气,“晚晚,现在方便吗?姥姥有件事要告诉你。”

江向晚下意识点点头,颜一一起身朝她脑袋上敲了一下,小声提醒道,“点头是给我看呢?”

“姥姥,你说吧。”江向晚蜷缩在沙发上,下巴时不时的碰碰胳膊环着的膝盖。

“晚晚,姥姥帮你相了一个对象。”

江向晚小脸一阵红一阵白,嗫嚅半天,才带着撒娇的口吻微微吐出几个字,“姥姥,我才多大呀。”

江向晚一直没向姥姥提起过程家明的存在,下意识感觉姥姥不会轻易接受他,总想着再等等再等等,可是,等的是时间还是机会,她说不清楚。

老人轻松的笑声在电话那头低低响起,似乎也感染了江向晚,最起码心里不那么扎心了。

“不小了,都是大闺女了,人家是当兵的,比你是大了几岁。”老人自顾自的介绍,虽然只是看了一眼相片,老人一辈子的直觉认为顾北墨值得托付。

而且还是顾将军的孙子,虎父无犬子啊。

“姥姥,我想过几年找工作后再说,好不好呀?”江向晚自认为自己不是可以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女孩,在与程家明一起的两年里,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能冷静应对处变不惊,对于爱情,没有风花雪月的期望。

“晚晚,姥姥想见到你有人照顾,这样姥姥才能安心。”安心去见你姥爷和妈妈了,这句话老人在心里默默想着。

江向晚自然明白老人没有说出口的话,鼻子一酸,连连点头,“姥姥,晚晚都听你的。”

“这才乖。”电话那边老人擦了擦眼角,颤巍巍的戴上老花镜,左手远远举着一张纸条,“明早十点在京城东路西雅图咖啡馆。”

“北墨啊,你要出去?”老太太吃过早饭在院子里打太极,老爷子则躺在一旁的安乐椅上看着报纸,摇摇晃晃,悠闲自在。

老爷子故意展开报纸隔住老太太对孙子挤眉弄眼,唯恐顾北墨和盘托出,暴露自己。

“嗯。”微微点头,余光瞥见门口的身影,眸子一黯,“我走了。”

驾上悍马,扬长而去。

温晴上了车,呆呆的坐在驾驶座上面,想着刚才儿子对自己不屑的眼神,心里一片苦涩。

顾成功早晨一直都是故意跟妻子温晴错开时间,今天出门却发现温晴的车还在,微微一愣,抬眼就看见略显颓唐的温晴。

不等温晴回神,顾成功立刻转身钻进旁边的车里,发动引擎,快速离开。

嘲讽的笑意蔓延上嘴角,她温晴到底哪里做错了,爱丈夫爱儿子也有错?

让他们一个一个视自己陌生人都不如。

视自己如豺狼猛虎,避之不及?

无论如何,她都是温晴,骄傲的温晴,没有亲情,她还有事业,永远不会辜负自己努力的事业。



· 口述实录:“短信夺(04-28)
· 口述实录:拯救6岁自(04-28)
· 口述实录:一夜情的(04-28)
· 口述实录:“电梯色(04-28)
· 口述实录:72个孤儿(04-28)

上一篇:全本《重生千金归来》小说全文阅读 下一篇:白晓月云天霖版霸道总裁宠文_傲娇总裁诱妻入怀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0-21发表于 心情往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军婚】军婚撩人:中校溺宠小小妻全文阅读| 心情往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