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槎仙客·长生


小说作者:柳青陵

上西海行

高亢的琵琶声从一望无垠的枫林深处传来,一阵急促拨弦后,弹奏之人开始转调,那声音就慢慢地幽怨起来。一个高瘦的人影手执长刀,蓦地升到枫林上空,挥刀劈出一道剑气,刹那间,枫叶纷纷坠落,像是下起了一场红色的雨。人影再一挥刀,那些坠下的红叶便止住飘落的势头,竟随着长刀的剑气旋转起来,结成一条红龙。

正在此时,琵琶声突然近了,伴着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穿空而来,那条红龙忽然从中间炸裂,枫叶又如雨一般飘下。

“阿蛮,这几个月你进步不小啊,”高瘦人影欣喜异常,道,“竟然可以用琵琶的音波击破我的剑气!”

莫娑蛮面罩轻纱,身着杏黄衫裙,手抱琵琶,徐徐落在地上,娇嗔道:“阿寒,你真是太小看我了!还有不到一年时间便是浮槎会期,我若不努力,又怎么去凤麟洲。”

萨孤寒笑道:“我说呢,平日里你师尊让你练功,你都会找各种借口偷懒,现在进步如此神速,原来是会期将至,再不努力就没机会了。”

“不准取笑我。”莫娑蛮绷着一张脸,一本正经道。然而,她忽地又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道:“算啦,阿寒你也没说错,以往我的确是疏于练功。”

萨孤寒看着莫娑蛮,伸手牵起她的手,认真问道:“阿蛮,你当真要去凤麟洲吗?”

莫娑蛮反手抓紧萨孤寒,轻声道:“一定要去,我必须去弄清楚,那尊石像与我究竟有什么关系。你知道的。”说罢,她扬起脸望着阿寒,一双星子似的眸子闪动着无以言说的渴望。

萨孤寒眼神逐渐迷离,不由得想起几年前的事来。

他和阿蛮都不是中土人,他来自西域精绝国,而阿蛮则生于楼兰。她喜欢在西域各国游历,那一次,她正巧到了精绝,赶上了精绝国每年一度的盛典。盛典上,精绝女王会游街,百姓们都会趁此机会来见女王,她也凑热闹在人群之中。

当所有的百姓都热烈地望着女王车驾缓缓驶近时,人群里飞出一个刺客,挥舞长剑直刺女王。那时,他是女王驾下第一勇士,负责女王的安全,当他看到有人想刺杀女王,立刻便举刀迎上去。

刺客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到盏茶功夫便被他生擒。女王震怒不已,当街就审起刺客。他原以为,能有勇气来做刺客的人,多少都有几分骨气,不会轻易说出谁是幕后主使。可那人显然是个软骨头,才被女王喂了一颗毒药,就吓得什么实情都招了。他说,是楼兰国王派他前来。

这样的话,其实是不可以轻易相信的,西域三十六国表面上和谐,其实都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那刺客说来自楼兰,也有可能是别国想要嫁祸楼兰,让精绝楼兰开战,以坐收渔翁之利。可盛怒之下的女王根本不管这些,当即就下令将精绝国所有的楼兰人都抓起来。

阿蛮正穿着楼兰服饰,一张绝色容颜站在一群精绝百姓中扎眼得很,那些接到命令的士兵竟然一窝蜂地扑向了她。他看着她惊慌失色的脸,不觉起了恻隐之心,飞身而起,赶在那些士兵之前将她扣在手中。士兵们看到他亲自出手抓人,立刻四散开去,去寻找别的楼兰人。

“你放开我!”阿蛮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他的控制。可就凭她那点力气,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很快,她便放弃了挣扎,被他带回了精绝国大牢等候发落。

过了两天,他等女王气消了,上殿进言,请求彻查刺客的来龙去脉,以免误中别国奸计。女王本不是糊涂人,一听之下,立刻把这事交给他负责。他查了好些日子,终于证实,那刺客真是为嫁祸楼兰而来,真正的幕后主谋,是乌孙国国王。女王得知真相,立刻将收监的所有楼兰人放了,一心一意筹谋起与乌孙交战之事。

行军打仗不归他管,他也没有因为即将到来的战事变得比往常忙碌,闲暇之余,他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被释放的阿蛮并没有离开精绝国,反而换了一身精绝国女子的衣服,大摇大摆跑到军营里报名参军。

他找了个机会,私下悄悄对阿蛮道:“精绝国虽然准许女子参军,但却不允许别国人进入军队。你是要自己悄悄离开,还是要我上禀女王,让她把你逐出去。”

没想到阿蛮却反驳道:“乌孙国王实在坏,竟然想要陷害我们的王。我这是要代替我王出征,去踏平乌孙的土地。”

他只觉有趣,禁不住笑起来,竟不想戳穿她了,并且还在心里想着,如果这一次女王决定亲征,他也可以随着上战场,那时,他倒是可以多照看她一些。他才想到这里,心中便遽然一惊,他们才认识多久,他怎么就想着要照顾她了?

不久,女王果然亲征乌孙,他与阿蛮之间,似乎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她是新兵,即使上了战场,不到关键时刻也不用上阵杀敌,每日除了进行该有的训练,其余时间只是在后方做一些照顾伤病分发物资的事;而他随着女王上战场厮杀,时时刻刻要保护好女王,这让武功高绝的他也不免受些伤,在她几次为他裹伤后,他们便熟络起来。到后来,上至女王,下至军中小卒,都知道他与她两情相悦,只等战争结束便要成亲。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大家所想。他曾向阿蛮求亲,她却没答应,直到战争快结束的一个晚上,她才告诉他,如果这一生,只是她一个人,她可以不去理会自己到底怎么来的也可以生活得很好,可如果她要嫁给他,就必须弄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她不想带着疑惑成为他的妻子。

从阿蛮有记忆以来,就是如今的模样,没有父亲母亲,也没有小时候的记忆。她时常在梦中见到一些奇怪的人。那些人的穿着和西域各国都不一样,似乎是中土打扮。


· 口述实录:“短信夺(04-28)
· 口述实录:拯救6岁自(04-28)
· 口述实录:一夜情的(04-28)
· 口述实录:“电梯色(04-28)
· 口述实录:72个孤儿(04-28)

上一篇:「521」我选你,在所有有你的选择题里 下一篇:大学宝典青芒杯征文丨所有的爱情都是属于胖子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0-21发表于 心情往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浮槎仙客·长生| 心情往事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