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青春的葬文


  一直想找到合适的文字拼凑出一首诗来,想用它怀念曾经叛逆的日子,却终究是没有勇气执笔。我不是诗人,我怕自己笨拙的笔头亵渎了那些单纯而又充实的回忆。但,即使我是诗人,即使我被济慈、莎士比亚这些伟大的灵魂附身,又能怎样,恐怕还是不能落下手中沉重的笔。    对我而言,那些日子就是一场梦,一场虚幻而又迟迟不能醒来的梦。梦里有很多故事,或喜或悲。故事里有很多人,或好或坏。可究竟是些怎样的故事怎样的人,梦醒过后,终究是该遗忘了。我就这样在孤独中,在每个漆黑的夜里,忍受着那些曾经熟悉的身影变得模糊的痛苦,那些故事就像诗集里夹的那张枯叶,因岁月的流逝开始腐烂。时至今日,我也只能隐约记起,那梦里有很多眼泪汹涌在灿烂的笑声中。那是噩梦?不,我记不得了。    从我被母亲用竹条打进教室那一刻到现在,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间段。听父母说,第一个阶段是我最“辉煌”的时候,那时候的我拥有很多。拥有很多,我是大致不记得拥有什么了,于是他们带我回忆,每次大大小小的考试的辉煌战绩,找出我小学二年级的作文,评语是比四年级的学生要写得好,那道老师不能解被我解出的奥数题……哦,原来我也曾是拥有这么多的人,但是我拥有什么呢?我的记忆里只要痛苦痛苦痛苦!在同龄的小朋友都能漫山遍野得嬉戏的时候,我却被关在家里苦练奥数;在别的同学为考试及格而欣喜不已的时候,我拿着九十分的卷子却被父母要求必须考满分。我小时候常常在想,我拿到了满分做对了所有奥数有什么意义?光宗耀祖么?呵呵,恐怕我的祖宗们也还弄不清奥数是个什么玩意儿。为了自己快乐么?我讨厌满分讨厌教室讨厌奥数,我从哪儿能快乐起来?后来想想,也就明白了,是爸妈在跟别的家长在比谁家的孩子“厉害”……这也是我做儿子该尽的责任,认了吧……    第二个阶段也是我最“堕落”的时候,这与第一阶段是两个极端。我姑且把这一阶段称作我的叛逆期,似乎我的叛逆期要比一般人来得早,兴许是父母对我的逼迫要比其他家长狠了一点吧。那年我十二,或者是十三,虽然才过一两年的时间,却像前面所说的,模糊不清了。父母一直认为,我叛逆的原因是因为那次转校。其实不然,那只是让我的叛逆期的生活更丰富了一点。在那之前,没人知道我的厌世,没人知道我的忧郁,更没人知道我曾有过想死的念头。所幸,在那个夏天,我遇到了那样一群少年。他们犹如在阳光下奔跑的幼狮,他们成群结党,他们目无尊长,他们有所爱有所恨,他们敢于跟一切规矩斗争……简单点,用大人的语气他们就是一群刺头儿,一群不三不四的学生。他们挽救了那个一直缩在最阴暗角落的我,他们教会我坚强,他们让我懂得友谊的存在,他们告诉我兄弟间不用谢谢不用对不起……简单点,用大人的语气就是那群“二流子”带坏了我。也的确是带坏了我,抽烟、喝酒、早恋、打假、损坏公物、自残……那些都是我曾经无法想象的生活方式,谁都不曾想到过,一个乖小孩会变成那种“人渣”,所有人都将责任推给了那群少年。可是谁都没有想过,我为什么单单敞开心胸只跟他们交往,说都没有想过,这群少年是不是一出生就这样“不三不四”?也不想去辩解什么,懂得人会懂,不懂得人也不需要懂,现在的我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终究也还是彻底离开了那种生活方式。我不想为过去跟人争吵,只是真地很怀念那些日子,真地很舍不得那些离我越来越远的少年。    我喜欢在每个下午跟少年们去校园后的小丘上嬉戏打闹,因为只有在那时候我才能抛开所有烦恼,就像一只出笼的鸟飞翔在自己的天空;我喜欢在每个深夜和少年们一起聊天一起想坏主意捉弄班主任与寝室管理员,因为只有那样我才能真正做到不带一丝防范不带一丝顾虑地跟人交流;我喜欢即使有钱也要跟少年们在食堂骗吃骗喝,因为只有那样我才能知道人与人之间其实不必介意那么多,有些事能不划清界限就别做得那么僵硬……我喜欢那些日子的阳光,喜欢那些清新的风,喜欢那些为青春露出的笑容,为年少落下的眼泪……如果可以,我愿意永远在回忆中存活。    如果可以,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那些岁月在心中印下的痕迹,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道得清了?    只是觉得,不管别人觉得那些日子我是堕落了还是怎样,只要现在的我不后悔,那些日子做过的蠢事也就都值得了。也罢,终究是要学会取舍的,勇敢地让心事随着风沙失散在人间。    关掉回忆的棺,把它静静地埋葬。  

  赞                          (散文编辑:月然)
· 口述实录:“短信夺(04-28)
· 口述实录:拯救6岁自(04-28)
· 口述实录:一夜情的(04-28)
· 口述实录:“电梯色(04-28)
· 口述实录:72个孤儿(04-28)

上一篇:拥一颗朴素宁静的心 下一篇:陪君醉笑三千场,不诉离殇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30发表于 心情往事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写给青春的葬文| 心情往事 +复制链接